• 格里芬士兵前哨第22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音越来越大,情绪略加激动,他突然推开那围栏的门走了出去,没人阻止他,他走到了陪审团的面前,他与这些衣冠楚楚的人对视,一直看到……法庭外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接着,一群全身武装的职业军人冲了进来。

          阿尔平手里举着一把连的冲锋短枪,先是丢出几枚烟雾弹,接着冲着屋子里大喊着:“一!一!你在哪,我看不到你!”

          法庭内外烟雾迷茫,年轻的人犯觉得自己的手一直被牵着向外跑,他能从哪些不停被换着的手的宽度,温度感觉出来那是谁。

          那是他熟悉的人,熟悉的每一个人,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奔跑,总归他在奔跑,他们一起跑到法庭门口,老黑穿着他的机枪手制服,开着一辆大马力的大脚怪,一路捻着可怜的小轿车而来,他站在那里,傻笑着,看上去像是回到了憨傻的年份。

          年轻的人犯喘着粗气,扶着膝盖问:“啊?你们……啊?”

          “劫狱,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用说,说了也没用,劫狱!”

          旭日坐在车顶,抱着成堆的烟雾弹在丢着,一边丢一边喊:“快点,快点!”

          又是一阵忙乱,年轻的人犯感觉自己被世界包裹在最中央,没有比他所处的位置更加中央的了。在所有的温度轻柔的呵护下,他跌宕起伏的穿插在这个都市,他们一直在走错路,甚至有一次,有人把车开进了人家的游泳池,接着他们水淋淋的从水里爬出来,劫持了一个正在做菜的家庭妇女,抢了一辆女式甲壳车,老黑钻不进去,只好骑着一辆单车在后面追……后来,单车轮胎爆了……再后来……老黑只好跑步跟随……

          塞不进车子的身体,支楞在车子外面,年轻的逃犯看着奔跑着的满头大汗的伙伴,他觉得很快活,从未这样快活过,他大喊着:“快啊!加油!使劲跑!加油啊!你能追的上!”

          他哈哈大笑着,看着伙伴越来越远,他一点都不担心那人会丢掉,即使他钻进地球的最中央的缝隙他也能打个洞找到自己。

          再后来,他看到,那人抚着两条腿的终于累趴下了,他恼火的举起自己的枪,毫不客气的打爆了小车轮胎,小小的甲壳车再次滑进了别人的院子,那里正在开着一场家庭晚会。

          老黑喘着粗气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年轻的逃犯正跟主人家解释:“我很抱歉,哈哈!我忘记了!哈哈,他是个狙击手,是啊,我忘记很多事情,很多,我很抱歉,生日快乐……呃,蛋糕很好吃!真的,您妻子真棒,别误会,我是说身材……”

          “这次,要找大一点的车子。”老黑终于缓了过来,他带着命令式说。

          邵江一尽量温柔的对主人家说:“我们要一辆……大一点的车子……”

          面对一群真枪实弹的劫匪,别人能说什么呢,就这样,他们得到了一辆车子,一辆……崭新的,洛卡斯出品的……农用车……老黑喜欢!

          他们一起来到港口,远处的海鸥在冬日盘旋,那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辆上升的“永恒之光”。大卫站在舰艇的前方,穿着笔挺的船长服,帅气的指挥,他看到邵江一安全到来,不由高兴。

          “我就知道,他们可以办到的。看到你没事,这可真好……”

          寒冷的海风吹着,年轻人的逃犯好似反应过来了,他在接受大卫先生热情拥抱的时候,无奈的辩解:“我是无罪的。”

          “什么都不要担心,我给你准备了最好的美酒。”

          “我是无罪的……”

          “该死的伯内特把监狱看的很严,你不能怪我……”

          “我是无罪的……”

          “我给你准备了不少好吃的,你可以在海底度个美好的假期。”

          “我是无罪的……”

          “别担心,几个小时后就是公海。”

          “我……我是无罪的!!!!”

          拉扯间,更多的车辆赶到了海边……

          “夏尔!夏尔!夏尔……不!夏尔”琼妮被凯蒂扶着向这边踉跄的奔跑,下车下的太猛,琼妮的高跟鞋都掉了一只,她一瘸一拐的向前跑着:“夏尔……不,你别跑……夏尔,我是妈妈……是妈妈……夏尔?”

          “夏尔?”大卫看着年轻的逃犯:“叫你?”

          年轻的人犯笑着摇头:“不。”

          “永恒之光”的鸣叫响起……

          华莱士停下车子,看着螣柏最后问他:“你要去?”

          螣柏低头看下手掌,接着抬头冲他笑笑,无比确定:“恩。”

          “再不回来?”

          “天知道。”

          “我安排好了一切,全被搞乱了,该死的!”华莱士击打方向盘,十分恼火。

          “呵……我们……我们总要给他一个句号,一个没有遗憾的句号,我觉得这样不错,是特丽娜或者洛卡斯的风格。处理好事情,赶快回来,我们等着你,在洛卡斯,你有家,这一点,我希望你别忘了!”

          他们拥抱,就如兄弟一般。

          螣柏走下车子,再也没有回头看身后个人,他慢慢走向永恒之光,走到年轻人犯的面前,冲他笑。

          “你是谁?”

          “随便谁。”

          “你必须是个谁,不然……华莱士会担心。”

          “华莱士不是妈妈,不能给你门禁。”

          “好吧,我想知道,你是谁。”

          他笑了,很认真的想了下:“邵江一。”

          螣柏走过去,抱住他的腰,亲吻他的光头:“好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就那样,他们旁若无人的亲吻,一直亲吻到大卫无奈的拉扯他们上了舰艇,挣扎间螣柏无奈的叹息:“很抱歉,也许……这不是你要的结局……”

          邵江一放开他,拉住他的手,看着海岸远离,有人跑下车子向海里奔跑着,那个人,他想他认识,不过……那又如何?他现在想要的是一段美好的假期,好吧,几小时后,就是公海……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