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作品:主人请你别惹我

  作者:明星

  男主角:司圣男

  女主角:纪文静

  内容简介:

  她是上辈子没有烧香拜拜吗?

  小时候不小心打破他块玉被他逼著签下纸卖身契,

  已经让他当成玩具凌虐七年,好不容易盼到“小主人”被送出国念书,

  她马上搬家换电话,就连也不敢上,为的就是躲他,

  可谁知他学成归国才不久,他们就在餐厅偶遇,

  而且还很不幸的让他目睹到她被上司逼著做情妇,

  唉唉唉,套句他常挂嘴边的话——

  本少爷的东西哪个不要命的敢染指,

  她点也不意外上司会被他给揍成猪头,然后她跟著丢了饭碗,

  虽然他“好心”的要她去他公司上班,

  但她又不是第天认识他,哪可能不知道他是要重温欺负她的旧梦,

  所以当然是留给他假电话,虚与委蛇番,然后躲得远远的,

  可怜她不过逍遥个三天就被他逼得不得不现身

  正文

  楔子

  帝国饭店二十八楼,飘扬着理查德。克莱德门优美的钢琴曲——

  坐在沙发椅上的女人蓄着头及腰直发,白皙的面孔泛着淡淡的粉红色光晕,柳眉杏眼,菱形的小口微微轻启。

  洁白的连衣长裙遮住她修长的双腿,略显苍白的双手规矩的搭在膝盖上,她怯懦的偷偷凝视坐在对面的英俊男子。

  对方大概四十岁左右,因为保养得好,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皱纹,他身着套亚曼尼深灰色西装,修长双腿傲慢的交迭在起,好看的唇角勾勒出抹嘲弄的浅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纪小姐在我们公司工作将近两年了吧?”齐天桓磁性的嗓音穿透钢琴曲传进纪文静的耳朵。

  她不安的深吸口气,尴尬耸肩,“是啊,过完下个月,我在齐氏集团就工作满两年了。”她小心翼翼的回答着上司的问题。

  在公司里向来没没无闻的她,兢兢业业的做着份内的工作,岂料大老板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在今天下班前要秘书拨内线到她分机传达旨意,“纪小姐,请你准备下,晚上总经理要请你吃饭。”

  带着不安和疑惑,她战战兢兢的随着齐天桓出现在这家五星级大饭店的顶楼餐厅。

  “请问总经理,我是不是在公事上犯了什么过错,或者是有什么地方令您不满意的,您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尽我最大能力去改正”

  她紧张的模样令齐天桓脸上的笑容越积越多,“纪小姐多心了,事实上我观察你很久了,你不喜欢出风头,做事有条不紊,也很受同事欢迎,所以我今天叫你出来吃饭,无非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他品了口酒,脸上露出邪恶的浅笑并倾身向前道:“做我的情妇吧,条件随你开。”

  “情情妇?”纪文静被他的话给吓傻在原地。谁能告诉她今天到底是不是愚人节,大老板居然要她做他的情妇?

  “总总”

  修长的食指越过桌面轻轻掩在她的唇边,“最好不要让我听到拒绝之类的字眼,因为我这人有个毛病,如果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我会很不甘心的,希望你别多想,我之所以选择你做我情妇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第,你目前没有男朋友,第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还是个女。”

  话至此,他笑得更加邪恶了,“个二十八岁的女人还是处子之身,这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性,毕竟,在现今这个社会,想要在幼儿园以外的地方寻找女的踪迹,似乎已经成了神话”

  听到这里,纪文静不禁有些愠怒。这男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会提出这种可笑的要求?更可恶的是,他言语露骨,连女这种字眼都可以大剌剌讲出来。

  但他终究是自己的上司,即使心底有许多不满,她个小小的职员又怎么敢大加放肆?“对不起总经理,我想我可能无法胜任这个差事,就算我目前还没有男朋友,但中国传统的美德教会我要懂得洁身自爱。”

  齐天桓玩世不恭的把玩着指间的酒杯,英俊的脸上闪着嘲弄的笑意,“呵!传统美德,这话听起来真好笑”

  “就算听起来很好笑,我也不会为谁改变我做人的原则”

  她的拒绝终于令他冷下面孔,“纪小姐,希望你搞清楚你的身份和立场,能够被我齐天桓相中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眼见他态度强硬,纪文静叹了口气,做了最坏的打算,“很抱歉,即使会得罪您,对于您的这项提议,我还是无法接受,明天早我就会将辞呈交到您的办公室”

  “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显然你小看我的影响力,好啊!如果你不怕自己在香港无立足之地的话,尽管离职试试!”

  “请你不要太过份”

  “我给过你选择不是?做我的情妇或永远的滚出香港!”

  “没想到在这种五星级大饭店里也听得到这种低级笑话,是我落伍了吗?还是又有人在借酒装疯?”

  道低沉的声音从纪文静的身后传来打断两人争执,蓦地,只修长白皙的大手轻轻搭上她的肩膀,“如果是后者的话,我不介意帮助这位先生清醒下脑袋。”

  齐天桓偏过头,打量起突然介入的男人,而这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则令还在激动中的纪文静屏住呼吸,首先映入她视线的是双漆黑而闪亮的小牛皮皮鞋,再慢慢地向上看—

  修长的双腿包裹在黑色皮裤里,黑色的宽皮带,闪着银光的古典皮带扣,瘦削的窄臀,优雅的腰身

  视线继续向上,光滑的丝质黑衬衫,宽阔的胸膛,坚挺的下颚,性感又令人充满遐想的饱满嘴唇,他的鼻子挺而翘,双漆黑的眼眸内流露出几许邪恶的光芒。

  齐天桓怒声质问,“你是什么人?”显然被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激怒了。

  他微微冷笑,大手继续轻轻抓着纪文静白嫩的颈子,声音夹着恐怖的阴森,“我是这女人的主人,所以在此之前,你最好先问问我有没有给你这个权利要求她做你的情妇,不过可惜得很,你已经犯到我的忌讳”

  “砰!”

  记重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落在齐天桓的脸上,哀叫声伴随桌椅碰撞声响起,惊动整个餐厅。

  纪文静彷佛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天哪!谁能告诉她眼前所发生的切不是真的,那个让她恶梦连连的男人—司圣男,他回国了吗?

  第章

  清晨,床头的闹钟滴答作响,纪文静本能的想要起身梳洗上班,却及时想起自己已经失业。

  她重新躺回床上,瞪着眼盯看洁白的天花板。

  所以说遇到恶魔的下场定会霉运连连!

  在她过了整整六年悠闲的日子之后,司圣男那家伙像雷样被老天再次劈了下来。

  不但害得她原本来抱线希望的工作泡汤,就连钱包里的钱也被他给无情的走,恶劣的行径如当年。

  幸好当时她够聪明,没将自己真实的情况告诉给他,还记得三天前—

  像鬼样突然从她身后冒出来的司圣男挥起拳头,狠狠赏赐了她顶头上司顿,揍得齐天桓差点没跪地求饶,幸好饭店的保安及时将他拉开,才避免悲剧上演。

  临走时,他扯着她的手臂,傲慢的看着被揍得满口是血的齐天桓,“我倒想看看你的影响力有多大,从明天开始,这女人会正式被圣雷集团录用,大家可以走着瞧!”

  当他说出圣雷集团这四个字的时候,齐天桓明显被吓到了,脸色由铁青转为苍白,不过司圣男那霸道的家伙才不管他反应如何,扯着她路冲出餐厅。

  “纪文静,你到底是不是白痴,被那个色狼都欺负到这种田地了,你是不会反击啊?”

  刚踏出餐厅门口,劈头便遭到顿喝斥,手腕被揪得生疼的纪文静真是又气又委屈,“你以为我愿意发生这种事吗?我都说要离职了,谁知道那家伙还不肯放过我。”

  她扯回手腕轻轻揉了揉,眼角不自在的瞥向他,“你不是去美国读书了吗?怎么会突然回香港?”

  事实上她想说的是,为什么你不直接在美国生老病死,最好这辈子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世界中,只可惜她没那个胆。

  “我只是去美国读书,当学业完成之后,当然要回国继承家业了。”假装看不到她眼底真实的盼望,他故意道:“文静,老朋友多年不见,我猜这些年你定非常想念我,而且刚刚在餐厅里我还帮你教训了那个老色狼,于情于理,你是不是该请我去吃点什么?”

  “我请你?”她不满的低叫,感觉头顶瞬间浮现出团团的乌云。

  这个香港赫赫有名的圣雷集团第三代小开,居然次次都将他最恶劣的面在她面前呈现出来。

  “对不起司少爷,我想大家并不算很熟,而且我刚好想起来等会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喂,你野蛮人啊,干么那么用力的扯我手腕,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她维持多年的淑女形象,就因为司圣男的出现而在瞬间消失殆尽。

  二十分钟后,司家大少驾着他那辆超拉风的保时捷跑车,带她到家装潢豪华的餐厅,这男人久久没回香港,不过显然对国内的消费场合还是有研究的。

  刚刚坐定没多久,他便点了整整桌子的食物,咖啡要最贵的,餐点要最好的,害她乱心疼把,生怕他再点下去,会令她破产。

  今年才二十五岁的司圣男,可是商界的传奇人物,他不仅拥有显赫的家世和俊美的绝世容貌,就连头脑都是超级水准的稀有人种。

  只不过这号闪亮人物却是她生命中的头号恶魔。

  看他副狼吞虎咽的样子,纪文静忍不住皱眉,“你到底几天没吃东西了?居然被人虐待成这副德行?”

  司圣男埋首拿叉努力吃着眼前的黑胡椒牛肉炒饭,不忘喝口水顺顺喉,“我刚从美国回来就接到个大,上周去了日本签约,今天回香港,人刚到机场,就被朋友约出来吃饭,只可惜屁股在椅子上还没坐热,就听到某色狼要包养某白痴女做情妇,我好奇打量下这位即将晋升为大老板情妇的女人长得什么样子,结果发现居然是你。”

  “那还真是不幸。”

  “你说什么?”

  “呃”纪文静急忙干笑,“我是说,你饿了的话就多吃点,加上这样的奔波你定累坏了,吃完后赶紧回家睡觉,养足精神好认真工作。”最好觉睡到忘掉她是谁,从此不要再来招惹无辜的她。

  已经吃得七分饱的司圣男很有个性的挑挑眉,眼睛饶富兴味的盯着她的小脸,“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我们六年没见了,你怎么还跟当年我走的时候样,不成熟不妩媚,二十八岁的女人了,却还像碟清粥小菜?”

  听到这种形容,纪文静真想拳爆他的头。这家伙永远都学不会什么叫恭维奉承,她也是有自尊的好吗?

  “清粥小菜总比人老珠黄要好听得多,再说我哪像你这么闪亮,连出场都那么别具格,刚刚那场合可是五星级大饭店耶,你在那里打架,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说到这里,她心底便有些郁闷,顶头上司被,就算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明天她去递辞呈将会受到何种刁难?

  司圣男冷哼声,“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那色男人将你纳为情妇吗?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修养,而且打都打了,那是他应得的报应”

  他满脸的不以为然,“话又说回来,文静,我直很奇怪,六年前我出国之后为什么再也联系不到你?你家电话号码突然换掉,发从来不回,就连你的似乎也很久没上了,能不能告诉我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被连串问题问住,她不知所措的端起咖啡喝了口,“呃,电话不通是因为线路故障所以换了号码,发邮件不回是因为我忘了信箱号码,你寄来的信,我连看都没看到,至于,我已经好多年不玩了。”

  她随口扯谎,死也不会告诉他真相是她故意在躲着他。

  两人十几岁时便结下孽缘,从她惹上他的那天开始,她的生活便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好不容易盼到他去了美国读书,她第件事就是放串鞭炮庆祝,第二件事就是割断与他之间的切联系。

  “是吗?”司圣男有些怀疑她话中的真实性,“怎么可能会连发生这么多巧合,再说,你也真是没良心,电话换号码居然不及时通知我,害我刚去美国那段时间超郁闷的,身边连个可以聊心事的朋友都没有,想打电话给你诉苦,可却都找不到人。”

  他抱怨,纪文静则在心底偷笑,并画了个十字架。找不到才好咧,我哪可能那么傻的被你轻易找到。

  说起两人的渊源,那还要追溯到她十五岁那年。

  她是命不好的人,爸妈在她五岁时就离异了,老爸嗜赌成性,离婚后,去了澳门很少回来。

  老妈则仗着有张还算过得去的俏脸急忙改嫁,把她丢给爷爷养育。

  她爷爷是在户有钱人家做花匠,爷孙相依为命的日子虽然困苦,不过还算平静。

  直到有天,她按照惯例为爷爷送便当,却跑得太快不幸的撞到人

  “咚!”

  个矮上她颗头的小男孩被她撞倒在地,而刚刚还还勾在他指上晃来晃去的块祖母绿色的玉佩,“咻——”

  略过他的头顶,直直的飞向另端,然后壮烈牺牲断成两截。

  “对对不起!司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怀中抱着便当的纪文静被这样的场面吓得连声道歉。

  跌倒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司圣男慢慢地站起身,虽然年仅十二岁,可他犀利的目光中却绽放出骇人的光芒。

  “你打碎了我的玉。”他很不客气的瞪着她。

  “对不起!”她弯腰道歉。

  “赔!”他双手环胸,副高高在上的跩样。

  “多多少钱?”纪文静死搂着便当,很小心的询问道。

  “辆跑车外加两幢别墅的价钱,折合美金,就算你八百万吧,三天后把这笔钱汇进我的私人账户,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着,他熟练的掏出身上的记事本,刷刷刷,龙飞凤舞的写下几个大字,他很酷的将张写着银行账号的纸张递到她面前。

  “记得喔,三天后。”

  老天!

  纪文静被吓得两眼发呆,嘴巴也张成没出息的型。

  八百万美金?

  看她副被吓呆的样子,他挑了挑眉头,“怎么,你赔不起?”

  缩着肩膀,她很哀怨的点点头,即使他矮上她足足颗头,而且还小了她整整三岁,可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却充满地狱色彩—恐怖!

  司圣男不屑地勾唇冷笑,“穷人果然是穷人,连两幢别墅和辆跑车的价钱都可以被你们误以为是天文数字。”

  这个死小孩!

  纪文静真想暴扁他漂亮的下巴,可是她没胆,因为人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而她,只是他家花匠的孙女。

  “对不起,可不可以让我选择别的赔偿方式”她嗫嚅道。

  “别的赔偿方式?”他很傲慢的抚着自己好看的下巴,做出副沉思状,大眼睛来回转了四五圈,还闪耀出几抹很明显的恶魔般的光芒。

  刷刷刷——

  他又在记事本上挥洒着,然后,飘到纪文静眼前的居然是张很可笑的卖身契!

  噢,天哪!那的确是张该死的卖身契。

  她诧异地张开嘴想抗议,可是他却懒洋洋的投给她记冷笑。

  “我建议你还是乖乖在这张契约上签下名字,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爷爷不会成为这世上众多失业人口中的个。”

  纪文静傻眼了。这小鬼前世肯定是个绝世魔头!

  接下来的日子——

  她成了他的专属玩具,每天放学都要帮他写那些令人头疼的作业。

  他会三不五时的霸占她仅有的零用钱,威胁她请他去吃各种小吃。

  每当他被学校里的女生缠得快要崩溃之际,他就会把她打扮成非常难看的样子,揪着她到那些美眉面前说他喜欢丑女而非美女。

  他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会打电话到她家,命令她陪他出去看星星,根本不管她第二天要不要去学校上课。

  他迷上网络游戏,会抓着她陪他起打怪赚经验值,他困了可以呼呼大睡,她却很倒霉的得个人守在计算机前等大头目出来好打宝。

  她交了男朋友,他会像鬼样跳出来搅局,并且还很不客气地宣称,旦她有了男友,那岂不是没有时间被他整?厚!

  在她被这个混蛋家伙折磨了整整七年之后,他终于被家人送到美国去读书。

  他前脚刚走,她后脚马上把家里的电话拆掉,还缠着她已经退休的爷爷打包搬家,断绝切可以让他找到她的管道,就怕那小鬼哪天突然神经错乱杀回香港再来折磨她。

  他是她的头号克星,今生今世不想再碰头的男人—司圣男!

  “铃—”

  摆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大响,打断了纪文静的思绪,她急忙回神,拿过来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刚刚接通电话,彼端便传来道彷佛来自地狱的嗓音,“纪文静你好大的胆,居然敢用假电话和假地址骗我”

  她被吓得将电话挪至半公尺远。天哪!他怎么会知道她手机号码的?而且,离她用假号码假地址蒙混过关才三天耶,他居然已经查到她手机号码,这家伙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你有没有听到我讲话?不是要你礼拜来圣雷应征吗我等了你整整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