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间时,她吓得急忙张开双眼,然后,她看到个中年男子正张大嘴巴怪异的望向她。

  她这才警觉她和司圣男的姿势有多暧昧。

  她想要从他的怀中离开,可是他却霸道的将她牢牢按住。

  “有事吗郑经理?”迅速恢复过来的司圣男十分镇定的看着下属。

  “呃那个威远集团的老总突然改变了决定,投标大会改在下个月六号举行”郑经理尴尬的站在原地,不敢再靠前步。

  “也好,这样给了我们更充分的时间去做些准备工作。郑经理,威远集团的投标案我誓在必得,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是,我知道了司先生。”郑经理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之际,司圣男又叫住了他。

  “郑经理,你是聪明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我想你分辨得出来,不用我多叮咛,对吗?”

  “是!是!我知道,我定不会乱说话的。”

  郑经理吓得急忙点头,并且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现场。

  纪文静回过头,看到司圣男很邪气的冲着她挤了下眼睛,并且还咧开嘴露出记迷人的微笑。

  “文静,有些事你毋需太担心,我会把它处理得很好的。”

  他的大手突然抚向她的胃,并朝不远处的午餐努努下巴,“我猜你饿了,要记得把那些东西统统吃光喔,因为你的屁股瘦得撞痛了我的腿。”

  说着,将她的身体推开,还在她的屁股上轻击下,这个动作将她吓得逃向远处。

  可恶!这个男人竟然随便碰她的关键部位。

  抹羞红瞬间染满她的双颊,回过头,她看到那个恶劣的男人正对着她露出邪佞的沉笑。

  她会用辈子的时间去讨厌他的。

  站起高大的身子,司圣男边打哈欠,边伸了个懒腰,“我要进去睡会儿,记得在下午上班之前叫醒我。”

  他优雅的转身,走向他豪华的办公室。

  纪文静觉得自己每次只要跟他在起都会被他搞得团糟,她叹了口气,屁股坐回自己的椅子,然后,她从已经关闭的电脑屏幕上看到副奇怪的景象——个女人凌乱的头发上被绑了个小辫子,她本能的摸向头发。

  噢,见鬼不!

  “司——圣——男”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怒吼,“你给我滚出来!”

  “对啊,三个月前我是有去你们婚友社填写些个人资料,但那次我只不过是陪同事去的,所以资料也是顺手填写”

  “叩叩叩——”

  这时传来阵剧烈的敲门声,纪文静边讲着手机,边走向问口。

  “没错,过完这个圣诞节我就年满二十八岁了”

  “叩叩叩——”强烈的敲门声不绝于耳。

  她皱着眉头将家门打开。

  赫然惊见居然是她的魔鬼上司司圣男,这男人今天穿了件黑色亚曼尼的丝绸衬衫,搭配同品牌的黑色西装裤,头凌乱的发仿佛被风刚刚吹过,带着股桀骜不驯的味道。

  他此刻正黑着张俊脸,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不肯还样。

  “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开门?”他的口气有些凶恶,表情也有些不耐烦。

  “嘘”她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是!是!我在听,抱歉,刚刚我家有人来敲门,你继续什么?!相亲?你是说你要安排我近期去相亲?喂”

  她突然感到自己被股庞大的力量扯过去,然后手机被很粗暴地抢走。

  “啪!”手机被某人用力关掉,甩向沙发上。

  “司圣男,你到底在干么?”

  她想要去拿回被他扔到边的手机,可他却牢牢的扯着她的手腕。

  “我刚好像听到你要去相亲?”司圣男不悦的挑眉,表情是山洪暴发前的愤怒。

  她不以为忤的耸耸肩,“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的。”她都快二十八岁了,这男人该不会连婚都不让她结吧?虽然在此之前,她对相亲这件事点兴趣都没有。

  这个回答令司圣男心底没来由的产生股很强的醋意。

  该死!她忘了她是他的吗?居然想要离开他去寻找新的主人?她想都别想!

  “所以你决定去相亲?”他咬牙切齿的确认。

  “如果对方条件还可以的话,我倒不排斥去见见。”像是故意气他似的,纪文静故作漫不经心的说。

  “我不准!”他突然低吼。

  “为什么?”他的样子有些吓坏她。

  “因为因为我饿了。”他没头没脑的回答,不只她傻眼,连他自己都呆掉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笨拙,明明他最想说的是,他不想她嫁人,不想让她离开他身边。

  “旦你嫁人了,那么我饿的时候想吃你亲手做的饭菜怎么办?”他硬拗下去。

  “我又不是你的煮饭婆。”纪文静不由得抗议。

  “别忘了你的卖身契还在我的手中,所以就某种意义上来讲,身为你主人的我没同意你嫁人之前,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迫不得已,他再次翻出旧账,虽然那张所谓的卖身契现在在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只要能拖住她不嫁人,他倒不介意做小人。

  她没好气的白他眼,“当年我不过是不小心害你摔那块玉,这么多年被你欺负着,欠你的债也该还清了吧?”

  “那还远远不够”他再词笑成恶魔样,“当年被你摔坏的那块玉可是我们司家的祖传宝物,所以我已经准备让你用辈子的时间来偿还自己所欠下的债了。”

  “恶魔!”她不满的咕哝。

  “是啊,现在恶魔饿了,你这个仆人要不要好好伺候下你的主人的胃?”

  郁闷的心情突然好转,从小到大,每次看到她向自己屈服的瞬间,都会令他产生莫大的满足感。

  今天他本来跟哥们约好晚上去俱乐部聚会。

  没想到他车子开到半的时候,楚希尧突然接了个临时,尹正伦的医院来了个急性病患,展傲泽那个混蛋说他弟弟的家庭老师和他弟弟之间似乎发生些不愉快,他走不开。

  结果,聚会临时取消,他已经老大不快了,他的跑车偏偏选择在这时候给他使性抛锚,打量过环境,他发现这里距离纪文静家并不算远。

  所以,来找她时,他其实是满肚子气无处发的状态,不过当他看到她之后,暴躁的心情奇异被安抚了,这感觉还不错,就像回到了家。

  认识他十几年,纪文静太了解他孩子气的面。

  算了。她都已经被他欺负十几年,也不差这次,看在他是她的老板还小了她三岁的份上,她决定忍。

  等她把大少爷伺候得服服帖帖酒足饭饱,已经是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

  司圣男很不客气的占据她的浴室,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纪文静则任认命留在厨房里洗碗筷。

  她边洗碗,边在心里发誓,将来绝对不会嫁给像司圣男这样恶霸的男人做老婆。

  好不容易将家里收拾干净,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卧室,却发现司圣男居然穿着套看上去比他身材小号的男性睡衣,很不客气的呈大字形躺在她的床上。

  “文静,你猜我刚刚在你家里发现了什么?”

  屁股坐了下来,他咧着嘴巴笑嘻嘻的指了指她的衣柜,“我居然在里面找到我小时候的那些衣服还有这块玉耶。”

  他将块祖母绿色的玉佩拎了起来,中间有着明显的裂痕,看得出来曾经断得很严重,后来被人用胶水黏合。

  纪文静怎么会忘记,毕竟就是这块玉害得她成为他的奴隶的。

  她小心翼翼的收藏它,为的是有天可以拿到法庭上做为控告这男人的罪证,说他因为这个破玩意虐待了她数年。

  她又瞟向自己的衣橱,此时此刻,它已经被他翻得乱七八糟。

  她怒视着他副慵懒又气人的模样,“司少爷,现在已经快到十点了,我觉得这个时间你该出现的地方是你们家的大床,而不是我的卧室。”

  他邪气的看了她样,“文静,现在已经是半夜十点了。”

  “我以为你没有时间观念呢。”她把抢过被他拎起的玉佩,很不客气的又重新塞到床头的抽屉内。

  “另外,到了别人的家里,请你不要随便乱翻别人的东西。”

  “我是你的主人,所以你家就是我家。”他躺回床上,还玩世不恭跷起二郎腿,气人的晃动着他的脚丫子。

  她没好气的瞪着他,“就算是主人,这么晚了,你也该滚回自己的家里睡觉去了吧?”

  “我的车子在你家附近抛锚了。”他痞痞的朝她笑着。

  “现在这个时间满街都是计程车”

  “你觉得让自己的主人在这个时候坐计程车回家好吗?”他很恶劣的扬高俊俏的下吧,“而且我的容貌这么不凡,万计程车司机刚好是位色女”

  “你可以选择男司机。”纪文静发现自己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可是要是遇到”

  “司圣男——”

  她的吼声刚响起,他下子从床上跪了起来,很霸道的把她扯到床上,双大手还不客气的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文静,既然已经很晚了,拜托你放低自己讲话的分贝,否则吵醒邻居会被人砸门的。”他本正经的说道。

  被他压倒在床上的纪文静,只觉得鼻子到处都萦绕着他沐浴后的清香味道。

  小号的丝绸睡衣充分显露出他精瘦的身材,浓黑的头发半湿,有股性感的味道,这男人的皮肤真好,毛孔细致得如同女人,可从他的身上,却找不到半点娘娘腔的味道。

  很少有男人会帅成这副没天理的德行,还充满着阳刚之气的。

  纪文静从来都不否认他是个优秀的家伙,大多时候,他的存在甚至会让她感觉到自卑,他就像被上帝眷顾的宠儿,出生,就拥有全世界。

  偏偏这个位在世界顶端的男人,却将他最恶劣的面全奉献给无辜可怜的她。

  她思绪间他已经手将她拎起,要她去拿吹风机来帮他吹干头发,她反抗,他又祭出那张卖身契威胁她。

  真是够了!她上辈子到底招谁惹谁了?

  被他这折磨了将近半个小时后,他就像个玩够了的大男孩,将他高大的身子蜷起,俊脸贴在她的肚皮上,他的长腿还不要脸的搭在她的腿上。

  这种暧昧的动作任何人见了都会产生遐想,如果此刻躺在她肚皮上的,不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司圣男,纪文静知道她定会因此而脸红心跳的。

  他微微闭着双眼,每当肯跟她在起的时候,他都会有种很奇怪的安心感觉。

  “文静,我敢肯定你曾偷偷暗恋过我。”

  她向天花板翻了记白眼,“我哪个表情让你突然产生这种自恋的想法了?”

  暗恋他?老天!杀了她吧,她可没有被虐的癖好。

  “否则你干嘛还留着我小时候穿过的衣服?你衣橱里的衣服有很多都是我当年穿过的,现在都过去那么多年,可是你还留着它们,文静,睹物思人,中国的成语是多么的博大精深啊。”

  “因为你穿过的那些衣服样式和材质都不错,而且绝大部分是国际名牌,扔掉的话会很可惜,之所以留下它们,是打算给我将来的儿子穿的,你知道养小孩很花钱的。”

  纪文静不知道自己干么要向他解释这些,记得当年这小子只要有时间,就会跑到她家里欺负她。

  他来惧时常赖着不走,到了晚上,还会很不要脸的跟她挤张床,后来为了方便,他就把他的衣服搬来部分。

  回想起两人相处的点滴,从他十二岁知道十八岁,她几乎参与了他整个成长过程。

  时间多可怕,转眼间,那个习惯刁蛮任性的小男孩,跃变成今天跨国公司的总裁。

  而今天的司圣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的让人心动,他们现在都已经是长大了,可是两人之间的感情未变,仿佛时间不曾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唯改变的,知道彼此的容貌。

  她二十八岁了!这个年纪的女人还乏人问津,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她可不想辈子留守在家里做老女。

  只不过当她努力去想象自己另半长相的时候,司圣男这个恶魔的面孔会冒出来。

  噢!她到底在想什么呀?

  “在想什么?”他好听的嗓音沉沉响起。

  纪文静微怔,而后轻笑,“在想你啊,想你小时候总是喜欢欺负我,就连跟女生约会都要把我带去,害我差点成为你学校女生的公敌,想想那时候,我被你害得还真是不浅。”

  “要怪就怪那些女生太疯狂,明明都已经跟她们讲过我有女朋友了,偏偏她们都不信,所以只好把你抓来做挡箭牌喽。”

  学生时代的他已经很受女生欢迎了,只不过那时候他沉迷的是网络游戏而非女生,所以被缠得实在不耐烦了,他就抓她来做掩护,甚至还对着全校女生宣称,他喜欢玩姐弟恋。

  回想起当年两人在起朝夕相处的日子,司圣男再也不禁露出微笑,“文静,我该感谢你,因为有了你的存在,才让我保住处男之身。”

  他痞痞的样子令她无奈,“那我是不是也该感谢你,让我在二十岁的时候还没机会尝试初恋?”

  “其实恋爱有什么,无非就是两个人在起看电影听听音乐会,彼此兴致高昂的时候再嘿咻番,在美国读书那些年,好像全校的人都在玩这种无聊的恋爱游戏,无趣得要死。”

  “你在美国没有交过女朋友吗?”她突然对他的世界有些好奇。自从他走后,虽然觉得自己的身边总好像少了些什么的有些失落,可只要想到可以不必再被他奴役,她还是很偷笑的。

  只不过每当夜深人静,她的脑子里还是会冒出他阳光般的俊脸,十七八岁的司圣男,阳光帅气得让人心动,以他的条件,随便几个眼神丢过去,都会有成千上万个美女扑过来。

  这就是帅男人的好处,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去泡妞,况且美国是个开放的国家,难保他禁得起那些金发碧眼美女的色诱。

  “我对女人的要求很高。”他仰起俊脸看着她的下巴,“对于那些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我可没半点兴趣,况且那时候我还沉浸在因为找不到你而极度郁闷的状态”

  “哼!自大狂”嘴上虽然这么说,心底却没来由的涌起阵窃喜

  “如果那时候不是因为功课太繁重,我肯定飞回香港亲自通缉你。”

  “我是否该感谢你的各科教授给你施加那么多是压力,才让我幸免于难?”她也顽皮的开着玩笑。

  “文静,你是故意躲我的,对吧?”他突然语道破。

  “我哪敢!”她急忙否认。

  就算有也不会告诉你。她在心底偷画十字架。

  他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修长的手臂轻轻搅着她纤细的腰,“今晚我不走了,就睡这里,记得明天早上要做早餐给我吃,我最喜欢吃你煎的荷包蛋了”

  他的声音因为困倦而变得十分微弱,轻轻的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纪文静忍不住摇了摇头。这男人真是点都没变,都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大男人了,居然还会表现得这么孩子气。

  难道他不知道成年男女如此亲昵的搂在起是意味着什么吗?

  或许,是她多心了,他对她,不过是如多年钱的依赖和欺负习性。

  她实在不该产生多余的想法,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两人重逢之后,她的心情变得很奇怪,偶尔想躲他,偶尔又想见他,矛盾得连她都觉得自己很变态。

  唉!大概是年纪大想嫁人了,看来哪天真该联系下婚友社的李小姐,让她帮忙介绍个男朋友,或许那样,切都会好起来吧?!

  这夜,很长

  第三章

  原来同情心真的是不能随便施舍,如果不是她的百般纵容,司圣男那个恶魔怎么会死皮赖脸的吃她的,喝她的。

  每天中午为他准备丰盛的便当已经超出她的忍耐范围,没想到到了晚上,他还会没事就跑到她家里来吃吃喝喝。

  看着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快要七点半,他就要来了,她悲哀的想,心里却没来由的产生丝盼望。

  盼望?她惊觉于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想法,难道被他欺负得上瘾了吗?她居然会在潜意识中盼望他的到来?

  阵敲门声打断她的思绪,司圣男竟然会用这种温柔的方式敲门,他被神给改造了吗?

  纪文静急忙放下咖啡壶去开门。

  “你今天呃?”

  她微怔,因为出现在她家门口的不是司圣男,而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贵妇,头被染成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披在身后,名贵的香奈儿套装穿在她有些臃肿的身材上,有些破坏了美感,不过仍可看得出她风韵犹存。

  “文静!”吴雅容在看到惊怔中的纪文静之后,由喉咙内发出声类似哽咽的音调,“我的女儿,看到妈妈,你不想过来拥抱我下吗?”

  纪文静知道自己的表情肯定相当难看。这个女人明明没有对她尽过母亲的责任,即使是爷爷过世了,明知她孤苦无依个人,她还是不曾来看过她。

  如今,却突然找上门她没那么天真,她相信,她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文静”

  吴雅容轻咳声,并做出副准备认亲的架式张开双手。

  纪文静木然的投给她记冷讽浅笑,“你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表情看上去有些尴尬,吴雅容讪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