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坐了将近十五分钟,她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她最近到底是怎么了?那个男人明明是她生命中的克星,她该极力远离的对象,可现在她对他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

  他们只是青梅竹马,他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而她,只不过是他家花匠的孙女,就算她想作白日梦,他也不是她梦中出现的白马王子。

  想到这里,她自嘲笑,走出洗手间,外面记者仍旧很多,衣着光鲜的司圣男似乎在梭巡着什么,当他看到她的身影后,眼睛蓦地亮。

  她看到他向自己走来,不过却出现三四个漂亮的美女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要求记者为他们合照。

  她转身离开,个人来到天台。她没有吃醋!不对,应该产刀子根本没有资格吃醋!

  “你怎么没在里面陪着圣男?”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她好大跳,她急忙转身,只见头长发的楚希尧懒洋洋的坐在张长椅上把玩着手机。

  “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楚希尧撇着性感嘴唇微微笑,“我现在怕死那些记者,趁他们还没把我抓去采访之前,当然要逃之夭夭喽!”

  “是啊,那些记者实在是有够疯狂。”她慢慢走近他,百无聊赖的坐在他身边,目光突然变得有些空洞,“所以人最好不要出名,否则会变得很忙碌。”

  “你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司圣男?”

  “我我并非故意针对谁,只是说出个事实,因为人旦备受瞩目,感觉连隐私都没了,不知道那些大明星在上厕所的时候会不会担心被记者偷拍他们如厕的过程。”

  楚希尧呵呵笑了起来,“别说是上厕所,名人就算放个屁也会上报。”

  “真的吗?”

  “当然。”他指指自己的鼻尖,“有次我走在街上,因为屁股痒,所以抓了下,结果就上了娱乐版头条。”

  “哈哈!”郁闷了好久的纪文静终于大笑出声,“看来做明星果然要有很好的心理调适能力,否则因为那种小事上报,还不自杀谢罪,不过我觉得很奇怪,既然你这么怕记者,为什么还要选择去做明星?”

  她知道楚希尧的家世并不普通,据说英国威森集团的幕后大老板楚霸天跟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就算他不是天之骄子,至少也不是那种需要为了金钱而奔波的上班族。

  面对她的问题,楚希尧仅仅是耸肩笑,“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做和必须做的事情,做明星,无非是想向某些人证实些事情,我能,所以我会去努力,就这么简单。”

  “不懂。”她蹙眉,“这话所含的意义在广泛了,我智商有限

  “也许有些事你不需要懂,只要你知道自己对某些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就够了。”

  “某些人?”她更加迷惑。

  他优雅的收回手机,换了个更加迷人的看着她不解的小脸,“还记得以前在美国读书时,圣男那家伙很拽很嚣张,我们主动跟他讲话,他都摆出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偏偏却很受那些女生的欢迎,没多久,便有群女生开始向他求爱”

  闻言,纪文静的心立即提到喉咙。她就知道他魅力无法挡,肯定在外面招惹无数桃花。

  可是,就算如此,她又有能力改变什么?

  “不过你绝对猜不到那家伙他有多变态,他居然对每个向他求爱的女生问说,如果跟我交往,你会不会给我欺负,我欺负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无条件不反抗,不皱眉,还要摆出副任劳任怨的样子,并且永远都不可以有脾气。这家伙他很离谱吧”

  纪文静无言以对。

  楚希尧突然好笑的看了她眼,“在此之前,我也觉得圣男那家伙很变态,不过,在见到你之后,我才发现,那小子所以会提出那种过分要求,是因为某个人喔。”

  她被他盯得脸色微红,“你你在说什么啊,我好像都听不懂。”

  “是听不懂是装不懂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圣男在美国待了整整六年,他可是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喔,所以到了现在,我很怀疑他是不是还是处男。”

  纪文静的脸更红了,“你干么跟我讨论这种问题,他他交不交女朋友好像也跟我没关系吧,我和他充其量就是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而已,如果他不交女朋友,搞不好是他性向有问题,你说呢?”

  呼!心跳得好快,为什么当她得知司圣男在美国读书时个女友都没交过的时候,会没来由的感到雀跃?

  而楚希尧暧昧的表情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好像她和司圣男有情似的,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见她露出脸尴尬的表情,楚希尧又继续道:“上次的拍摄,之所以可以如期上档,还多亏了你从中帮忙,为了赶制出那套服装,你连续几夜没睡好,圣男那家伙真是心疼得不得了,我猜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亲自拿起针线代替你工作”

  “当时他自己也很忙”

  “他是忙着用工作麻醉自己,免得个不忍心,怕你太辛苦而放弃这个。”好友的心事他最懂,这几个哥们中,唯司圣男在感情上最单纯。

  “你乱讲,他怎么可能会因为我而放弃拍摄?”

  “是不是乱讲,以后你就知道了。”突然,他双手扳过她的肩膀,在她还来不及思考的时候,他修长的食指摸了她脸颊下。

  面对这张性感迷人的面孔,纪文静下意识的想要躲,但他的力道却大得出奇,“别动,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帮你弄下来。”

  还没等她有反应,身后已经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司圣男冷冽的嗓音中夹着清晰可辨的愤怒,刚刚被记者和那些女模特儿缠得都快要崩溃了,偏偏在他最需要纪文静的时候,她居然很酷的当着他的面闪人。

  好不容易摆脱那些缠人精,他开始四处寻找她的身影,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躲到天台,更可恶的是,她还跟希尧坐在起,两人那么的亲密

  “圣男,你忙完啦?”楚希尧像没看到他脸上的怒气般笑问:“咦?你脸色怎么臭臭的,是不是被里面的那些美女缠得快要虚脱了?”

  司圣男冷着脸瞪了他眼,“身为今天受采访的男主角,你居然还有心情躲在这里吹风,难道你不知道那些记者找你找得快要疯掉了吗?”

  “我猜现在让那些记者最感兴趣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毕竟能采访到圣雷集团的少东,比采访我这个小明星会更具话题性,是吧文静?”

  “呃?”纪文静的表情显得有些呆呆的,她偷看了司圣男眼。这家伙的脸色的确臭得要死,让她开始怀疑他此时的怒气跟自己到底有几分关系,可是她真的没有得罪他好不好。

  “纪文静,给我过来!”粗暴的吼声,充分说明司圣男的怒气已经达到临界点了。

  从小认识他到现在,她还是第次听他用这么重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圣男,有风度的男人是不会用这种粗暴的语气跟女士讲话的。”楚希尧笑得有些阴险。

  “我用哪种语气跟我员工讲话还轮不到你来干涉。”他再次将厉目移向脸无辜的纪文静,“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叫你过来。”

  她小心翼翼的起身,不懂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又为什么针对她,不过她太了解他的脾气,如果不乖乖听话,只会让他怒火更炽,她的下场更惨。

  还没等她走到他面前,他已经用力扯过她的手腕,“从今以后你最好给我记住你是谁的人,拿谁的薪水,替谁做事,公司现在正在举行记者招待会,好歹你也是公司员,居然会个人跑到外面清闲,还不乖乖跟我回去!”

  事实上他想吼的是,你这蠢女人居然敢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在天台上约会,看我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摆明就是个妒夫心理,但他死也不会承认这个事实。

  纪文静可怜兮兮的被他揪着走。

  楚希尧在两人身后好笑的扬声道:“圣男,要不要留下来说句话?”

  他的声音拉住司圣男的脚步,他侧过脸,冷冷看了他眼,“你想说什么?”

  看看现场的情势,纪文静悄悄挣开他的大手,“如果你们两个有事要谈,我先回去了。”说完迅速闪人,以免再遭训斥。

  当天台上只剩下两个大男人的时候,楚希尧慢慢踱着步走到好友面前,俊美的脸上露出抹调侃的微笑,“承认喜欢上个人并不是件丢脸的事,你从读书的时候就在感情上闹别扭,现在都已经是成年人了,难道还不敢面对某些事实?”

  司圣男孤傲的看着他,面孔中带着股不服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和你的文静太亲密,你嫉妒了吧?”他不答反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司圣男忍不住捏紧拳头,目光变得更加危险。

  抹邪笑爬上楚希尧俊俏的嘴角,“她是个不错的女人,如果你不行动,我会出手,大家走着瞧,如何?”搁下话,他越过他身边,笑嘻嘻的走出天台。

  “楚希尧,她是我的,我不准你动她”

  只可惜司圣男的话被吹散在风中,并没有换来对方的回答。

  第四章

  “她是个不错的女人,如果你不行动,我会出手”

  这句话像魔鬼的声音,直在司圣男耳边盘旋不去,甚至只要闭上眼睛,楚希尧那张可恶的俊脸还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该死!他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喜欢上个人就是这见鬼又糟糕的感觉吗?

  没错!虽然他已经是二十几岁的成年男子,可是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花过心思在任何个女人身上,也懒得浪费时间谈恋爱。

  朋友都说他性向有问题,事实上,他只是坚守自己的原则—不是我的,我不会要。

  从那天他趁文静睡着时偷偷吻了她,他对她的心境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每天看到她,心情都会得到满足,虽然这阵子忙得焦头烂额,但心底仍旧惦记着她。

  直到希尧的那番话点醒了他,如果他再不行动,他的文静也许就会被其他男人追走。

  敲门声在这时响起,身穿套白色套装的纪文静拎着叠文件走了进来。

  司圣男急忙回过神,怔怔的看着她款款走向办公桌,她饱满小巧的胸在剪裁合宜的套装包裹下,显得既性感又迷人。

  这张素净的面孔永远都不会让他产生讨厌的感觉,她的唇小小的,就像粒漂亮的樱桃,挺翘而迷你的鼻峰,薄薄的单眼皮,卷曲的长睫毛就像两把小刷子。

  喔他好像到今天才发现,他的文静居然秀气得不像话。

  他看着她因为走动胸脯微微的上下起伏,她的小腹平坦而玲珑,及膝的裙子下是双又直又细的腿,她穿着丝袜的脚正踩在双纯白色的细跟凉鞋内。

  老天!他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当这样副娇躯被他抱在身下的时候,他有多享受那种片刻安逸的感觉。

  他和文静在起的时候,脑子里很少想到“性”这个字,也许他在潜意识中尊重她疼爱她保护她,甚至不敢去轻易染指她。

  如果不是希尧的介入,他可能永远也不会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这么在乎文静,是因为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深深的爱上了她。

  上天肯定在跟他开玩笑,让他在这么多年后才意识到这点。

  “这是威远集团的企划案,郑经理已经将上次在会议上出现的问题做了大幅修改”

  走到办公桌前微微弯下身,纪文静伸出细嫩的食指指着企划案上的内容。自从天台事件之后,她发现司圣男变成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还是小心为妙。

  司圣男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瞟向她的领口,那令人想入非非的||乳|沟居然这么明显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发现自己裤子里的某地方挺翘了起来。

  该死!将文静定位成他爱的女人之后,就连他的身体也不受控制了。

  “总裁总裁,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纪文静纤细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及时唤回他的思绪。

  他急忙假装轻咳了几声,“那个我刚刚只是在想,是的!这个计划做得不错。”

  她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满脸不自然的样子,“既然你觉得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就在这里把名字签上。”

  他龙飞凤舞的签上名字,抬头,瞄到桌上本保健类的书籍。

  “文静,你对女人的美容技巧有研究吗?”

  司圣男天生就是行动派,旦确认了自己的目标,他就会义无反顾的朝着目标向前走。

  没错!他爱文静,虽然他喜欢欺负她整她,可是他从来都没有伤害过她。

  纪文静不解的挑眉,“美容技巧?”

  这男人的思考跳跃速度总是快到让她跟不上。

  他弯起唇瓣,迷人的目光掠过她胸前的柔软,“你不知道吗?当个女人想要让身材更加丰满的时候,她们通常会借助些外力来实现目的,比如说”

  他很邪恶的朝她勾勾手指,“你过这边来下。”

  她不疑有他的走到他身边,他伸出条手臂很亲昵的搭在她的脖子上微微施力,让她的小脸靠近他的嘴唇。

  他邪恶的目光瞟向她的胸部,“比如说那里,你的看起来似乎有点小,如果被人按摩下,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变得更加傲人”

  纪文静白皙的脸瞬间烧红起来。这男人在说什么?

  她想要挣脱他搭在自己肩上的大手,可是他的力道却异常的大。

  “还有啊”

  他伸出食指在她小巧的嘴唇上抚弄两下,“女人的嘴唇也要用心修护,市面上卖的那些唇蜜有的品质很差,还掺了好多化学物,我觉得最有效的办法就是”

  话顿,他突然将她的后颈微微拉,在她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她的双唇已经被用力的封住。

  “唔——”

  这男人在干嘛?

  他的舌尖灵巧的撬开她的嘴唇,迅速的探入她的嘴巴内,他的大手用力拉,她重心不稳的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

  天哪!

  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已经被他全部夺走,他长长的睫毛甚至碰到她的脸颊,她半躺半仰在他的怀中,他的大手带着股挑逗,在她的全身来回抚摸。

  她本能的挣扎,他却霸道的制止,唇舌更加狂野的席卷着她,就像在驯服着只不听话的小兽。

  她完全被他的吻所迷惑,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心脏狂跳不止。他吻了她?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喜欢她?可在此之前他从未向她发出过任何暧昧讯息。

  串悦耳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出现在这旖旎的空间之中。

  纪文静回过神推拒着他,可是司圣男并不为所动。

  “唔圣男你的电话”

  “不要管它”他继续吻她,带着股任性的野蛮。

  铃声继续没完没了的响着,司圣男可以不管,纪文静却没办法装作没听到。

  “不行”

  “!”

  司圣男忍不住低咒声,伸手想按掉手机,可是纪文静却在这时迅速从他的腿上站起身。

  他这才看到她的张小脸变得有多红润,她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嘴唇红肿,眼内全是迷离。

  样子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她慌乱的整理着衣衫,然后,尴尬的摊了摊手。

  “好吧圣男,也许这只是个并不好笑的玩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但是我肯定你受了些刺激,现在让我们忘了它,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有些语无伦次,事实上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紧张的抓过桌上刚签好的文件,逃命似的跑开。

  “文静”

  司圣男的叫声在她身后响起,伴随着那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

  他怒火冲天的接通手机,劈头就骂,“该死的楚希尧,你最好找个强而有力的理由来解释你为什么给我打这通电话”口气恶劣到想要杀人。

  纪文静不想再听下去,她狼狈的用手捂着肿胀的双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圣男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吻她?

  难道这也是他欺负她的恶作剧之?回想起十几岁时,当圣男正值青春期,那时候他会好奇的抱着她,有次他甚至要求她主动吻他,目的是想体会下接吻的感觉。

  当时他们完全的懵懂无知,当两人的牙齿差点被撞得粉碎之后,圣男发誓再也不跟女生玩接吻了,因为好痛。

  那个吻,可以称之为成长历程中的笑谈,可是刚刚的吻又算什么呢?

  心烦意乱的坐回位子,脑子里挥散不去的全是刚刚那幕火热的镜头。

  楚希尧说,圣男在国外没有交过女朋友,他还说,在圣男的心底,隐隐挥之不去的是她的身影,他很断定的告诉她,圣男在乎她。

  可这切,她从来都没有从当事人口中得到证实,那么这个吻,她又该如何解读?

  她懊恼的将脸埋进双掌之中。事情怎么会进展到这种地步?

  包包内飘出她的手机铃声,她迟疑而慌乱的掏出手机,甚至忘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

  “文静,是爸爸”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我已经帮你修改过了,鼎丰集团提供的报价单你打错个数字,另外,下次记得在这地方做个标注,这样整理的时候就会方便多了。”

  “谢谢你纪小姐。”

  新上任没多久的助理钱立多对于纪文静耐心的指导,真是又感激又感动。

  他刚刚被调到这个楼层没多久,如果不是纪文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