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加些珍珠的话,效果会更好”

  “嗯哼,这个主意真不错”

  当司圣男驾着跑车来到这个服装设计室时,就看到玻璃窗内,有几个女孩子不停的忙碌着,张黑色办公桌关,他的文静在跟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热情的讨论着什么。

  那个男的他也曾有过面之缘,只不过上次见面太匆匆,他根本没机会跟对方交谈。

  “砰!”

  他用力的推开玻璃门,刺耳的声音把里面的工作人员吓了跳。

  纪文静本能的回过身,看到身戾气的司圣男风尘仆仆的闯进来,顿时,她的胸口狠狠窒,在她还没搞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的手腕已经被只有力的大掌揪住。

  “跟我回去!”

  他就像个恶霸,把将她从椅子上扯起来,转身向门口走去。

  “放开我”

  她急忙的向小魏投去求救的目光,小魏站起身横挡在两人面前。

  “司先生,虽然对于你的大驾光临小店有些受宠若惊,但现在是凌晨十二点,你杨你应该待的地方是你家,而不是我的工作室”

  司圣男冷冷地瞪着他,“你事先付了多少订金给她?”

  小魏被他阴狠的目光看得有些畏惧,他看了纪文静眼,沉吟会儿才道:“十万。”

  “司圣男你要干什么?”纪文静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他没理会她,直接掏出本支票,在上面迅速的签了组数字,“这十万块我替她还给你,另外,我希望你明白件事,从今以后,如果没有我的同意,我不希望再看到她出现在你的工作室,大家都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口气说完,他扯着纪文静的小手大步离开。

  被他这副模样吓个半死的纪文静这仿佛这才回过神,她被他半拖半扯的带到外面,当夜风袭上她苍白的面颊上,她徹底的清楚过来。

  “司——圣——男!”她用力甩开他的掌控,娇弱的身子不停的向后退去,“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份工作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而你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破坏它”

  “工作?”忍了肚子的怒火的司圣男扭头狠狠的瞪着她。“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休息,却跑到这个地方来加班熬夜,你就只是想告诉我,这是你的工作?”

  “没错!公司并没有规定员工下班后不可以兼差”

  “好吧,那你告诉我,你要在这里工作到什么时候?明天早上吗?你准备整整夜不睡觉,就去做那些无聊的破衣服?”

  “我”纪文静被他吼得有些退怯也有些委屈。

  他真想把她抓过来暴扁顿时,“你想折磨死你自己前,麻烦你先搞清楚,我才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主人,在我还没有允许你死掉的情况下,你最好给我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喂”

  “闭上你的嘴,现在跟我回家。”

  “司圣男”她仍旧拼命的挣脱他的大手,“放开我,我必须回去,因为我真的很需要那份工作”

  “纪文静,你要钱不要命了吗?”他被她气得又大吼起来。

  “是的!我的确是要钱不要命。”

  她被激得也对着他大吼出声,“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虽然我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很可悲的人,可现实就摆在我面前,我的确很需要钱,因为我生在个糟糕的家庭中,我有个差劲到极点的老妈,有个嗜赌如命的老爸,他们对我从来没尽过天为人父母的责任。我痛恨他们,但是当我爸哭丧着脸对我说,他欠了人家屁股债,如果不还,他的下场就是被人活活打死的时候,我根本没办法做到袖手旁观。”

  她口气喊出这么多话,眼泪也没出息的汩汩流下,司圣男冷冷的瞪着她,此时的夜,静得听不到点点的声音。

  “所以你拼命的赚钱,目的就是想要替你那个嗜赌如命的混蛋爸爸还债?”

  “至少在血缘上来讲,他还是我爸爸。”她抖动着肩膀偷偷看了他眼,“如果你想笑的话,我不介意。”

  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最难堪的面,可是她伪装到最后,还是会被他给识破。

  “他欠了多少钱?”他压低喉咙沉声问道。

  “两两百万。”她小声的回答。

  “你给那个设计师当助手,他会给你多少?”

  “如果三天内顺利完成那批衣服,他答应给我三十万。”

  “其余百七十万呢?”

  “我银行里还有五十万”

  “还差百二十万?”他的声音冷到了极点,目光眨也不眨的死盯着她。

  “我”被问住的纪文静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下去,她不安的绞着手指,脑子里真是团糟。

  “文静!”他的大手突然袭上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在你这个笨蛋的脑袋里,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她默默的看着他,表情有些畏惧。

  他是她的什么人?她自己也很想知道,他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玩具,可是他对她的疼宠已经将她搞得心扉大乱。

  她迷惑于两人的暧昧关系,甚至开始在午夜梦回之际幻想自己有天可以成为他的新娘

  “文静”

  就在她陷入迷惑之中的时候,他的大手微用力,“我有没有说过你是个不乖的叛徒?”

  “我”她仰头看他,好像从他的脸上看到丝错综复杂的神情。

  他拇指轻轻压向她的唇,“如果你不想惹我生气的话,现在跟我回去。”

  “可是”

  “没有可是”

  “我要替我爸爸筹钱”

  “你可以来求我!”

  “我不想欠你。”

  司圣男的目光终于冷了下来,他的背着甚至就快要掐进她的肉里,“我不会让你欠我。”他咬牙切齿的说:“你可以为我工作,而我会付给你相对的报酬。现在马上跟我走。”

  纪文静有些错愕,她被他拎上跑车,然后,他们来到司圣男位于豪华地段的住处。

  “你马上去浴室洗个热水澡,二十分钟后出来见我。”

  “你不是说过要我为你工作”她被他的行为搞糊涂了。

  “文静,你该了解我的脾气,现在我要让你做的,就是对我的每道命令做出服从的态度。”

  他酷酷的用下巴指向豪华的大浴室,她不敢再多加反抗,只能转身走向浴室,放水让自己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

  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他坐在床边的软椅内,床头,还摆着杯冒着热气的香浓牛奶。

  “过来把它喝了。”

  她刚要出口反驳,就换来他的记凌厉目光,她吞了吞口水,乖乖的坐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捧起牛奶口口的喝起来。

  “然后我要做什么?”

  这杯热牛奶让她的胃暖和起来,折腾了整整个晚上,她真是累坏了。

  司圣男挑着英挺的眉,漠然的注视着她,“你很疲惫吗?”

  她点了点头,几乎是迅速地,她又摇了摇头,“我想我还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他的右手轻轻摸上她的小脸,来回抚弄几下,“文静,躺下。”

  “呃?”她不解的看着他,惊惶的小脸上带着抹不确定。

  “你不是想要为我做点什么吗?”他微微挑眉。

  “是是的!”她越来越糊涂了。

  “乖乖的给我躺着,我要出去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我再回来告诉你,我将要交代给你的事情。”

  他霸道的将她按倒在大床上,在她的惊诧中,他的吻轻轻的落在她的额头上。

  纪文静想开口问清楚,可是她已经转身离开卧室,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狂跳不止。

  她的额头还残留着他唇瓣上的温度,那么轻柔,仿佛将她当成尊易碎的玻璃娃娃。

  他为什么而再,再而三的吻她呢?

  他为什么要将她从工作室中强行带回他家?

  他是在为她担忧吗?

  太多的疑问搞得她心力交瘁,今天晚上她真是累坏了,好想闭上眼睛睡会儿,他说十五分钟之后他会回来,那么他先睡小会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轻轻的闭上眼,铺天盖地的睏意向她袭来,她只睡会儿,会就好

  不知过了多久,当司圣男重新回到卧室里的时候,纪文静已经进入深层的睡眠状态。

  他来到床边,将被子小心的为她盖好,看着她秀气又略带苍白的面颊,他微垂下头,疼惜的吻了吻她。

  “笨女人,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明白我对你的心啊?”

  他的大手轻轻的握着她的小手,熟睡中的她,宁静得就像个无辜的孩子,他知道她这天肯定是累坏了。

  如果他不在她刚喝掉牛奶中加了两片安眠药,她可能会用整晚的时间来跟他讨论为他工作的事。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他知道她短时间内是不会再醒过来了。

  掏出手机,他迅速的拨了组电话号码,“阿三,不管你用任何方法,马上给我调查个人的资料,我明天就要是的!就现在。”

  第六章

  “放开我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放开我”

  废弃的炼油场内,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被几个年轻小伙子押着走。

  他路挣扎的被带到这个诡异的地方,然后,他的眼前出现几个身材高大面孔冷厉的年轻人。

  他们是清色的个个身穿黑西装,阴冷的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他们团团包围着的是个二十出头的英俊男子。

  件纯白色丝绸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他小麦色欣长脖头,下身是条银灰色的西装长裤,腰间系着条真皮皮带,皮带扣上镶满人眼眸的碎钻。

  这个浑身上下充满贵族气息的男人坐在张椅子内,显然,他是这群黑衣男人的老大。

  看到中年男子被众人押解过来,司圣男有些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袖口上的钻石补袖扣。

  “你你是什么人?”中年男子被这场面吓得舌头都快打结了。

  “纪大鸿先生是吧?”磁性嗓音在这个空旷的地方响起,仿佛还带着诡异的回音。

  纪大鸿被吓得狠狠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司圣男对他扯出抹冷淡的邪笑,“现年五十四岁,广东籍,毕业于日本应庆大学经济管理第,二十五岁娶妻,二十六岁时有女纪文静,先后曾任职于广州九华集团台北环球集团,以及香港陆氏集团,由于嗜赌成性,在三十岁的时候和妻子离婚”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的情况?”纪大鸿心惊又害怕。

  “纪先生,干嘛这么大反应?”

  司圣男优雅的站起身,在保镖的护卫下踱近他的面前,“这才只是个前奏而已,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他的笑让纪大鸿头皮发麻,“我在想,九年前你在泰国的地下赌场因为赌博而惹上黑社会,后来误杀了那个赌场的服务生这件事,定很少有人知道吧?”

  听到这里,纪大鸿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膝盖都不禁软了下来,如果不是有人押着,他想他肯定会当场跪倒在地上。

  司圣男傲慢的扬起下巴,“当年你用皮带把那个服务生勒死之后,非常残忍的把他的尸体支解并且扔到海中,然后你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泰国”

  “是是那个服务生自己送死,我都已经说过会还钱给赌场,可他却对我死缠烂打,我不想杀死他,我是无心的无心的”

  仿佛受到过大的惊吓,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脚步不断的退缩,“我不想让他死,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任何人死”

  “纪先生!”司圣男手揪住他的衣领,“现在还不是你失控的时候。”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挑起嘴唇,邪恶的冷笑声,“很简单,从今以后,不要让我知道你因为钱而去马蚤扰文静。”

  “文静?你怎么认识我女儿?”记大鸿紧张兮兮的问道。

  他忍不住冷哼声,“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身为个父亲,你不但没有对自己的女儿尽过天的责任,还在被债主追得火烧眉毛的时候,恬不知耻的要她帮你还赌债。”

  “文静不是你的私人提款机,如果你还有点人性的话,就不要让她为了你们这样的父母再受点苦。”

  “啪”的声,司圣男朝身后的人打了记响指。

  只见个拿着摄影机的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少爷,刚刚所拍摄的镜头完全可以让这个男人被送进大牢,里面有他承认自己杀人的口供。”

  司圣男扯动嘴唇微微笑,而纪大鸿吓得张大嘴巴。

  “纪先生,如果你不想证据落到警方手里的话,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做些事情。”

  纪大鸿已经完全呆掉了,浑身因被这样的发展吓处瘫软无力。

  “你欠别人的两百万我会替你偿还,另外”司圣男很酷的掏聘张崭新的支票,“这里是百万,不管你用任何方法,三年后,我希望你可以给我赚十倍回来。”

  他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支票。这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告诉我你做不到,当年你在读大学的时候,是经济管理系的高材生,虽然嗜赌成性,可是你在投资方面很有研究,我对你的要求并不过份,三年后,我要还给文静个不让她丢脸的爸爸,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对不起,证据我会在三年后的今天送到警方手里。”

  司圣男的口气突然变得冷血无比,“你最好相信我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

  他将手中的支票很优雅的塞到纪大鸿的衣领内,然后朝身后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我们走。”

  呆怔在原地的纪大鸿看着群人浩浩荡荡的从面前走过去,他忍不住扯开喉咙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你和我女儿之间是什么关系?”

  “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这切。”

  司圣男连头都懒得回,在众保镖的簇拥下,他扬长而去,只留下无数个迷给纪大鸿等待他慢慢去发掘。

  下子从床上坐起身,纪文静紧张万分的看着挂在墙壁上的时钟。

  老天!下午三点半?

  她看了看所处的地方,居然是间豪华卧室,此时的房门被人轻轻打开,身着家居服的司圣男走了进来。

  “醒了?”他的声音低而富有磁性,像怕惊扰到她样。

  “我”她脸茫然,好像时间还没有理清头绪。“那个今天我好像没有去上班,还有昨天我记得我答应过你要为你做事,可是很抱歉,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对不起,我我并不是有意的”

  她有些语无伦次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司圣男在她身边坐下,伸出大手帮她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

  “不得不通知你声,你的确睡了很久。”他坏坏的扬起腕上的钻表,“从昨天凌晨直睡到现在,我猜大概有嗯,十四个小时。”

  “噢”她不禁倒吸口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旷职的。”她惊慌的小手捂在嘴巴上。

  “嗯哼!”

  他优雅的用右手食指轻轻抵住眉头,“让我想想公司的规定,无故旷职而且连请假单都没有的员工,通常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纪文静很无力的垂下双肩,自己招了,“会被扣掉当月奖金以及交通费和午餐费。”

  “真是个诚实的女人。”他隐忍着笑意,“我会记得亲自通知财务部门这件事。”

  她苦着张脸,目光有些不敢正视他,“更让人悲哀的是,我昨天竟然会糊里糊涂的睡着,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我叫了,可是你没醒。”

  “是吗?”她忍不住抓抓头发,“我很少会睡得这么沉啊,你确定你真的有叫过我吗?”

  他很恶魔状的点点头,“当时我拿着锣敲着鼓,还在你的耳边大喊失火了,可是你却点反应都没有”

  终于从他的俊脸上看到忍俊不住的笑意,她敛起眉头,“这点也不好笑,我现在很需要钱,可是我却没有完成你要交代给我的工作”

  “你已经完成了。”

  “嘎?”她诧异的挑高了眉,“我我怎么不记得你有交代过我什么?”

  “洗澡喝牛奶,然后乖乖躺在床上好好的睡觉,这就是我要让你为我做的事。”

  她的嘴巴忍不住张成夸张的形,“可是”

  “你仍旧担心你爸爸欠人家的屁股赌债的事?”

  她吞了吞口水,“他毕竟是我爸爸,我我不没恨他恨到让他去死的地步。”

  “就算这次你替他还了,那么如果再有下次下下次,你也要拼了自己的小命去替他还钱吗?”

  “我”她没有想过这么多,“我想事情不会变得那么糟糕。”

  “不会吗?”他冷冷的扬起眉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帮了他,就等于是在纵容他,如果这就是你的孝心,我可以告诉你没那必要,因为他并不值得你去同情。”

  纪文静默默的任由他数落,虽然她心底明知道这是个事实,可是那个男人在血缘上跟她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她没法做到真正的冷血。

  “如果你不想帮我,我可以自己想别的办法。”

  他挑高了道浓眉,“让我听听你口中所谓别的办法。”

  “我可以多打几份工”

  “或是再去找楚希尧那混蛋?”他知道自己是在吃醋,到了现在,他仍旧很在意这件事。

  “不是迫不得已的话,我也不想麻烦他噢”

  她话还没有讲完,额头便惨遭记重击,她可怜兮兮的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