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所以我从十二岁就会煮面了耶。”

  看着满脸斯文还带着丝孩子气的钱立多眉飞色舞的讲述着他的童年,纪文静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给了她种安全感。

  围裙腼腆的笑容有个人能在自己身边嘘寒问暖

  这,不就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吗?

  可为什么当司圣男闯到她的生命中后,切就全变了样?

  她开始习惯他不讲理的性格,沉溺于他三不五时的戏弄,甚至痴迷于他每霸气的命令。

  就在她以为自己走进天堂的时候,竞然被她亲眼看到那么残酷的事实。

  司圣南在跟她交往的同时,居然还和别的女人那么亲密,只要想到那个画面,她的心就痛得要死。

  没有看出她脸上的优郁,钱立多仍喋喋不休的讲着自己的童年趣事。

  “所以,就从那时候开始,我妈妈就告诉我,将来如果我娶了老婆,定要用心疼她照顾她,我妈妈还说”

  他突然禁声,表情也变得有些害羞,“我妈妈还说,如果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定要勇往直前。纪小姐,你知道吗?其实第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

  “吱——”

  刺耳的声音从厨房内传来,正想表白的钱立多怔,“哎呀!我厨房里还烧着水。”

  急忙奔向厨房关火,当他走回来的时候,纪文静已经在品尝着他煮的面了。

  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纪文静根本没有注意到钱立多刚才说的话,看到他出来,她还温柔的投给他记微笑,“没想到你煮的面味道真的不错喔,面条,汤头浓郁,钱助理你真的很棒耶。”

  被她夸奖的钱立多不好意思的摸着头,“你喜欢就好,还有啊,不要总叫我钱助理了,大家都在同家公司上班,而且每天朝夕相处,你直接叫我立多就行。”

  “好啊,那你也不要叫我纪小姐,叫我文静就好。”

  “嗯嗯!”听到她允许自己直呼她的名字,钱立多顿时觉得心花怒放,“纪小姐呃,不,文静,你定要多吃些喔,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再来为你做猪肝汤红烧肉,知道我最拿手的什么吗?就是蜜汁鸡腿,不过你现在扭伤了脚不适合吃那种东西,首先要将自己的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他如此关心自己,纪文静发现自己的心感受到了股温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忙前忙后的钱立多不好意思在她家多逗留,所以极不情愿的带着股不舍打道回府。

  当司圣男满脸焦急的驾着跑车来到纪文静的住处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他从面前经过。

  钱立多?

  这个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看他脸发花痴的兴奋样子,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五百万让他捡到般。

  看着他拦下计程车离开,司圣男仰头看向纪文静家的窗户,却见室内居然灯火通明。

  这女人难道忘了今天她应该做的事情吗?

  口气冲到楼上,他按着门铃,没多久,传来纪文静的询问声。

  “来了来了,立多,你忘了什么东西在我家里吗?”

  拉开门的瞬间,她怔住了。

  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脸难看无比的司圣男。

  本以为回到家就会看到她的身影,可是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出现,不只如此,打她手机直接转语音,打她家电话又打不通,带着股焦躁,他四处寻找,生怕她在路上出了什么状况,没想到

  他阴着俊脸开口,“刚刚我在楼下的时候,好像有看到钱多多那家伙的身影?”

  他不想生气,心想或许这切只是场误会,可是当他听到她叫那臭小子叫得那么亲密时,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想错,钱立多那家伙真是来找她的,他们两个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

  面对他的臭脸,心情并没有比他好的纪文静就像故意跟他作对样,点了点头。“没错,立多刚刚从我家里离开。”

  “我以为你此时应该出现的地方是我家。”他忍着即将爆发的怒气,“是我忘了通知你吗?还是你不小心患上失忆症?”

  “你是说要我去你家里跟你同居?”她的口吻中带着明显的嘲弄。

  他怔怔的看着她,脸上的阴鸷因为她故意表现出来的漫不经心而越来越浓。

  “文静,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的面孔同样冰冷,只要看到他,背叛这两个字就会浮现在脑海中。

  他对她到底是真情还是假爱?

  除了她以外,他还跟几个女人保持着暧昧不清的关系?

  为什么要玩弄她的感情?

  他可以奴役她恶整她,就是不要践踏她的真心!

  “纪文静,我在问你话!”

  嘶吼声险些刺穿她的耳膜,他粗暴地揪住她的肩膀,“你跟那个见鬼的钱多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时间他会出现在你家里?还有,你居然那么亲密的称呼他”

  “他的名字叫钱立多而非钱多多。”

  “该死!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讨论他叫什么,我只想知道你和他之间是怎么回事?最好不要告诉我,你有胆背着我跟那个混蛋偷偷交往!”

  “够了!”再也听不下去的纪文静不客气的甩开他的掌握,“没错,我是喜欢钱立多,事实上从他刚被调到同个办公楼层的时候,我就已经和他产生感情偷偷交往了,今天就是因为我实在按捺不住对他的相思之苦,才会跟他约在家里私会,这么解释你满意了吗?”

  她的吼声让司圣男十分震惊,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他的文静口中说出来的。

  那个对他惟命是从,喜欢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为什么今天会变得这么可怕?

  他恨恨地捏紧拳头,表情阴暗得如同地狱来的魔魅,“你确定你真正喜欢的是那个钱多多?”他压着嗓音问道。

  瞪大即将要流出泪水的双眼,纪文静定定的看着他,终于,她绝望地点头,“没错。”空气瞬间凝固。

  司圣男就这样看着她,动也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微微颔首,“我知道了。”他带着抹怒气转身无情的离去。

  两道热泪从她的眼眶内立时滑落,望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她好想追过去抱住他,告诉她爱他,可是背叛的阴影却像恶魔样萦绕在她的心头。

  她无力的跪坐在地板上,全身的力气好像下子被抽空似的虚弱。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第二天,司圣男居然没有来公司上班。

  纪文静不时看着电脑右下方的时间,九点十点十点

  为什么到了中午,他还没有来公司?

  昨天晚上他从她家离开后究竟去了哪里?难道是开车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

  或者他到那个娇小女人的家里发泄怒气去了?

  整个上午她在担优中度过,到了中午,她发现自己点食欲都没有,看着保温桶,里面按照惯例的装着她和司圣男两人的午餐。

  平常这个时候,他都会把她抓到他的办公室里,你侬我侬的吃起午餐。

  可是现在,她却孤零零的个人坐在这里。

  看着摆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她不只次想要打电话问他有没有事。

  只要让她知道他平安,她的颗心就可以放下来,然而她发现自己竟然连给他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她甚至害怕,接听电话的会是那个女人。

  心好烦好乱,她到底该怎么办?难道他们之间的缘份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结束?她不禁自嘲的笑了下,她现在开始怀疑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开始过。

  从两人重逢的那天开始,他便像空气样存在她身边的每个角落,在两人发生关系时,她甚至没自信他们是在谈恋爱,怕到头来,空欢喜场,所以她傻傻的跑去向他确认,他的答案安了她的心,他往后的行动也让她深信她是被他宠爱着的,可是她似乎弄错了。

  对于司圣男,她真的做到百分百的了解吗?

  太多的疑问将她扰得心烦意乱,不知不觉中,午餐时间已过,几个同事都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跟个男同事并肩行走的钱立多刚踏出电梯口,便看到纪文静个人坐在位子上发呆。

  他关心地走到她的身边,“文静,你怎么了?午餐没有吃吗?”

  纪文静闻声怔,几乎是下意识的将保温桶藏到桌子下面,然后不自然的朝他笑了笑,“没我不饿。”

  “怎么可以这样子呢!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脚现在受伤了,需要多吃些营养的东西才能快点恢复健康吗?”他满脸担心的半蹲在她的面前,“来,给我看看你的足踝还肿不肿?”

  “没关系,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痛了”

  “可是你的脸色还是很差耶,不要固执了,我只要看下就好。”他弯身蹲跪在她的面前,轻轻的拉开她的裤管,只见右脚足踝明显红肿。

  “文静,你没有涂药油吗?”他开口责备。

  “因为已经不那么痛了,所以”

  “怎么可以,你的脚昨天才扭伤,如果不趁早治疗,将来也许会留下后遗症,真是的,我还以为只有我们男人粗心,没想到你们女人也会这么粗心大意”

  他殷切的关怀令纪文静有些不知如何反应,就在她想随便说点什么的时候,电梯门突然敞开,身全黑的打扮的司圣男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钱立多半蹲在纪文静面前的时候,他原来阴暗的表情立刻变得更加可怕。

  股危险的气息就这样萦绕整个办公室,纪文静几乎是本能坐着椅子向后退去,钱立多有些不明所有的抬起头。

  “文静,怎么了?”

  他句亲昵的文静,更是激得司圣男剑眉紧敛。

  “呃午休时间过了,我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她牵强的找着藉口。

  钱立多傻呆呆的站起身,刚回头,就看到顶头上司正阴着俊脸往这边走来。

  “总总裁午安。”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总裁,他都会紧张个半死。

  眼睛危险眯起的司圣男阴森的瞪着纪文静,“如果你有特殊嗜好请不要在公司内表现出来,长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公众场合,你不怕笑话,我这个上司还怕丢人呢。”

  硬生生的撂下话后,他带着怒气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砰!”巨大的甩门声吓得在场所有员工都冷汗直流。

  下子被当成焦点的纪文静难堪的承受着众人的关注,股委屈堵在胸口,难过得要命。

  慢慢站起身,她脚步艰难地向茶水间走去,不放心的钱立多急忙跟过来。

  “文静你没事吧?”

  她哽咽的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口渴,所以”

  “总裁刚刚的话也说得太重了,难怪你这么难过。”他为她抱不平。

  他的话终于令纪文静痛哭失声,“我很傻是不是?居然喜欢上个根本不会给我任何安全感的男人,我以为只要他关心我在乎我,甚至帮我解决些困难,就代表着他爱我,可是我似乎搞错了,那也许只是他在同情我”

  看她哭得如此难过,钱立多忍不住拍了拍她抖动的肩头,“文文静你真的在跟总裁交往吗?”

  这个事实太打击他了。

  他的女神,竟然在他面前为了另个男人而哭?

  没错,他是有听过些流言,也亲眼看过两人有些亲密的互动,不过他总以为那是因为文静是总裁私人助理,朝夕相处的,有些流言或者互动热络些都是正常的。

  老天!他绝对是个白痴,这么明显的事实他竟然直在自欺欺人。

  更让他心痛的是,他还没来得及表白的爱情居然就这么胎死腹中。

  好想哭!此时此刻,他比她更想痛哭场。

  看着心上人哭得难过至极,钱立多叹了口气,将她纳入怀中安慰。

  “没事的,我妈妈说,只要心中有信念,那么天地间所有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我也直相信,只要努力朝个目标前进,那么那个目标迟早有天会达到,你要勇敢!”

  被他抱在怀中的纪文静只是哽咽着,而这温情的幕,却被路经门口的送文件小妹看到,成了公司另则大八卦。

  由于圣雷要举办周年庆典,所以最近司圣男忙得分身乏术,他和纪文静之间的冷战,也因为茶水间那个插曲而越演越烈。

  这段日子以来,他整天绷着俊脸,就连下属跟他报告业务佳绩也不曾露出笑容。

  面对身为他助理的纪文静,他完全是副公事公办的表情,除了公事,他甚至连句话都懒得跟她讲。

  被冷落的纪文静从迷惑到心痛到无声接受,或许,她和他之间最终也只能这样了断。

  筹备整整个星期,周年庆典终于如期举行,地点就设在司家坐落浅水湾的处别墅内。

  场面办得十分隆重,前来祝贺的宾客多半是他生意场上的好友。

  纪文静穿着套装脚踩细跟凉鞋穿梭于宾客之中,脚上的扭伤虽然稍有好转,可因为伤到筋骨,走路的时候偶尔还是会痛得她冷汗直流。

  再加上最近段时间的紧张和忙碌,害得她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自己的伤处。

  从庆典开始到现在,身着名贵西装的司圣男始终流连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就算经过她的身边,也没有停下来跟她多说句话。

  纪文静很想知道那天靠在他怀中的那个女人是谁,可是现在这种僵局让她开不了口,他怕自己承受不了事实。

  “纪小姐,宾客的名单都已经记录下来了吗?”个主管走到她面前打断她的心不在焉。

  “是的,邓经理。”她急忙回过神,“发出去的请贴都回收得差不多了,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几个客人还没到”

  “嗯,总裁说,等会宾客到齐的时候,就要举行切蛋糕仪式,待会儿你吩咐厨房看看那六层蛋糕准备得怎么样了。”

  “好的。”她点点头,目送对方离开。

  忙了整整两个多礼拜,足踝的疼痛已经让她开始有些吃不消,就连在应付客人时的笑容都变得有些勉强。

  “纪助理”

  就在她微微蹙眉之际,那道让她为之心痛的熟悉嗓音突然在耳后响起,她的心怦怦直跳,回过身,只见已经很久没有跟她讲过话的司圣男向她走来。

  “这是会抽奖时的节目安排,记得通知下去,这次的抽奖活动我要举办得跟往年不同。”他的表情完全是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纪文静有些艰难的接过他递来的节目单,还没等她回话,他已经酷酷的转身离去。

  “圣”她想要叫住他,可是他的身影却很快的走远了,她心底涌起股怅然,吞了吞口水,她强迫自己接受这现实。

  此时,门口处传来阵马蚤动,只见身材挺拔的展傲泽挽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走了进来。

  票记者急忙跑到两人的面前并将麦克风推向前去,“展先生,先前展氏集团的股票因为批劣质化妆品而大跌,最终导致贵公司被美国集团以低价收购,关于这件事,您直都没有在媒体面前做过回应,请问”

  “对不起,我们泽少此次前来是要参加朋友公司举行的周年庆典,纯属私人活动,所以不接受媒体的任何采访。这位记者先生,如果你对集团和展氏集团的渊源感觉到好奇的话,等到泽少比较有空闲的时候会再召开记者会说明,到时候我们会欢迎你的到来。”

  跟在展傲泽身后的风扬急忙替上司挡记者。

  原来出现的是司圣男的好哥们,就在纪文静刚要转身之际,她突然发现偎在展傲泽怀中的那个女人有些眼熟。

  对方个子不高,头长发像是经过名家修剪,显得十分时尚,她的面孔不算漂亮,可是浑身上下却透着股清纯的气息。

  她被高大英俊的展傲泽牢牢覆住,仿佛将她当成件易碎的工艺品,保护着她不被拥挤的记者给推挤到。

  而那女人也十分安详的偎在展傲泽的怀中,偶尔,她还咧着嘴巴对镜头露出可爱的微笑。

  老天!纪文静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她不就是前不久偎在司圣男怀中的那个女人吗?

  这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是司圣男背着她另外交的女朋友,那么她现在又怎么会跟着展傲泽起出现?

  连串的疑问把纪文静都搞迷糊了,终于,展傲泽细心的搂着那女人,在助理的陪同下,走到正在招待客人的司圣男面前。

  几个人见了面先是寒喧阵,站在远处的纪文静看到司圣男在看到展傲泽怀中的女人时,面部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纪文静悄悄向那边靠近,只见司圣男没好气的将腕表递到对方的眼前,“展先生,有没人对你说过你这家伙很没有时间观念,不是警告过你九点定给我到场的吗?可是你自己看看现场在都几点了!”

  “希尧去了日本拍片,正伦在医院做手术,所以我能到场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永远都是副酷酷表情的展傲泽保持贯的淡淡语气回应。

  没好气的瞪她眼,司圣男将目光调向他怀中的小女人,“小米,有句话说得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趁现在还来得及,快点将这个人格有缺陷的男人给甩了,我可以免费为你介绍打帅哥供你挑选,你觉得怎样?”

  “喂”绷着俊脸的展傲泽霸气的将女友死死的揽住,“不想在这种场合挨拳头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少在我面前打我女人的主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