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1/2)

加入书签

  你要体谅,改天一定请你喝酒赔罪,而且你还想要什么尽管说,除了我自己不能送外,其余的就差你张张嘴巴了”叶络安状似开玩笑一样把该说的都点到为止:“要不让我的美女助理陪你去看房子吧,或者是别的什么人,你们还能在来段浪漫之旅什么的,咱们两个大男人去那么美的地方多煞风景啊”

  两个男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好像真的就像他说的一样,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一件多么不可理喻,多么煞风景的事情

  叶络安你敢不说这么诛心的话吗?严郎灏很想这样问问。那些年咱们两个也都是男人,不是一样过得从没有过的快乐放纵。现在叶络祁也是男人,难道你们在一起就不快乐,不让我看着就跟别人拿刀子捅心窝子一样痛吗

  叶络安你可真会骗人,谎话编的这样好听那什么不让我在你编织的谎言中直到死去呢,为什么招惹了我又说不要就可以不要了呢,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那个陪在你身边的人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耳边是那个魂牵梦绕的声音,用甜美的声音又不知道在编制着什么谎言,严郎灏感觉自己都听不到了,只知道自己做的这么多努力又都白费了,他给自己的诺言又都不能兑现了

  “好”严郎灏最后听到自己轻轻的应道。最后一丝理智被用光,全身的力气都用在狠狠的一掷,屏幕还亮着的一个特殊漂亮的男人的笑脸被飞快的扔出去,然后砸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四分五裂

  书房角落里坐在长沙发右首出的男人目光平静的目睹这一切,然后啜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来,淡淡的说道:“看来我没有白白多等这一会儿,这次你该死心了吧。”

  书桌后面的大座椅上,严郎灏紧紧地闭着眼睛,双手抓着头发,骨节分明的手背上都能看到青色的血管突兀着。足足过了两三分钟,他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松开手,睁开拉满红血丝的双眼,好像是做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轻飘飘的吐出几个字:“就找你说的办。”

  一直耐心等待的男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漆黑的眼珠在阴影中闪着阴毒的光芒,他站起身来,弹了弹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细小褶皱,黑色的皮鞋踏过四分五裂的手机,走到严郎灏面前拿起他书桌上唯一的一个相框递过去,笑得阴暗的得说道:“事成之后,他就是你的了。大哥”

  李弘晖走后,严郎灏盯着相框中比现在还要更年幼些,更青涩些的叶络安,眼神越来越深沉

  既然倾我所有也得不到你丝毫,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你一起下地狱了

  叶络安放下电话从二十七楼的落地窗俯瞰整座城市。街上车水马龙,路上行人匆匆,仿佛天地间都是忙碌的。离得太远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叶络安也能猜到,一定是或者疲惫,或者欣慰,或者失意,或者高兴,或者带着下班后的喜悦,或者带着对明天美好的憧憬

  他也曾经是他们之中的一个,饶是出生豪门世家的叶络安,曾经也有跟他们一样单纯直白的愿望和理想,想要把叶氏再发扬宏大,想要家族的产业在自己的手中从未有过的辉煌,想要跟那个心爱的女人共同孕育一个或者多个神奇的小生命,想要有温暖有争吵,想要闭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