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117部分(1/2)

加入书签

  “爱爱死了喔我爱死了”

  高声叹叫才完,隋秀芹已迫不及待求小雄解开她紧身衣的按扣,直接插入洞内按摩。小雄仍然不依,要她亲口道出晚上将如何用屁股讨他的欢喜。

  “哎你好会整人哦明知道人家。讲不出那方面的事,却偏偏”

  “说还是不说”

  逗她时,小雄收回手指,只在丰臀上轻轻抚摸。

  “哎,你好我说,说就是了嘛”

  她这才双颊绯红吞吞吐吐地说:“我让你肛交让你肏,肏让你享受我屁眼的晚上”

  “说什么啊享受你屁眼的晚上真是语无伦次。”

  小雄评论道。

  “哎,不来了啦,人家讲不出口,你还嘲笑人”

  她摇臀娇嗔,小雄一听说她不来了,立刻停止抚摸说:“好我不嘲笑,你也就别来,don”te吧”

  意思是别想高潮了。

  说着将隋秀芹纤小的娇躯抱住,由沙发上扶起,在她喊出抗议之前,附到她耳边问:“不如咱这就走吧,提前晚餐多留些大好光阴玩,好吗”

  “唉,好,好吧”

  她才点了点头。

  伴着两杯红酒,用罢丰盛的晚餐,回到性爱家园,今天要和隋秀芹约会,所以把冯瑞打发到安琪和胡翎的住处去了。

  走进房间,电灯还来不及开,就四肢交缠在一起搜索彼此的身体;以热烈的触摸刺激对方的性感带与性器官。让急迫的喘气和咻咻鼻息充塞寂静无声的整个房间。

  “啊,嘶啊噢宝贝宝贝”

  隋秀芹在暗中呼唤;两腿已经分开,小腹紧紧抵住小雄硬挺的阳具,不停磨磳;她仰起脸孔厮磨小雄的下巴;散落的黑发飘逸出一股幽雅清香。

  “啊,你的手好烫喔摸在屁股上都快教我发疯了”

  她叹着扭着。

  “那就疯吧,芹儿宝宝看你今天会疯成什么样子”

  “啊啊”

  边唤边扭屁股;更加强语气说:“令我想到结婚前,跟一个男友上旅馆时,也是这么疯狂,进到房间,灯都来不及开,两人就黏住了一直亲一直亲;衣服胡乱扔了一地,倒上床。就干起来”

  “是吗你那位男友,也这么样喜欢玩你的屁股吗”

  问隋秀芹同时,用力捏她的臀瓣,还特别将手指顶进股沟,扣刮凹陷下去的臀眼部位。

  “oh,yes他也好喜欢我的屁股耶”

  音调中带着得意。

  听她这么说,小雄刻意在她丰腴的圆臀上不停把玩。或轻或重地揉捏挤压,一会儿扒开肉瓣往外扯,一会儿又将它并夹住旋转推动;不时挑弄果冻般,逗弹屁股下缘,并以手指向下探到她的会阴部位,阵阵按摩。

  总之,无所不用其极予隋秀芹臀部最大的刺激,令她如歌如泣地咏唱唤叹出抑扬娇声,回响在黑暗的房间里。

  窗外的夜色,闪烁着都市的一片灯火,如亮丽的点点繁星饱含浪漫。

  身体轻盈的隋秀芹环起手臂攀上小雄的脖子;小雄以双掌捧住她的浑圆丰臀轻轻一抬,使她两腿脱离地面,绕到小雄的腰杆用力紧夹;然后小雄一步步就着暗中走向床边

  坐上床缘,抱住她不断亲吻;一会儿舌头探入她口中抽插,一会儿把她的丁香小舌吸进自己嘴里用力吮吸;同时两手不忘持续把玩丰腴的圆臀。

  挣开热吻的剎那,就听见她附在小雄耳边沉浊的呼喘,喉中阵阵迸出受到强烈刺激的娇亮声浪,伴着断断续续的赞美:“哎哟,你好会摸人家的屁股喔”

  边说边颤抖。

  小雄手指探至隋秀芹紧身衣按扣扣住的胯间,触到已被淫液湿透的质料,轻轻扣刮几下,就听她急喊:“天哪你把人家搞得里面又水汪汪的全都湿掉了啦”

  手触紧身衣,便脱口问道:“芹儿在健身房运动,是不是也让教练搞得水汪汪呢”

  “你说什么”

  “问你下午跟教练,也这么样湿透了胯间吗”

  她喘着回嗔:“哎呀别那样子讲人家好不好人家只不过作了作运动跟韵律。操了一下的动作,又没有真的跟他操什么”

  “什么操不操,韵律。”

  肏“了一下的动作故意打哑谜吗”

  小雄假作生气狠捏隋秀芹的丰臀。

  她尖声一呼:“噢别弄人痛嘛人家只操了一下,并没有跟他fuck嘛”

  “喔你意思是没让他肏啰”

  “就是嘛,你又何必吃醋呢”

  她一边回应,边吻小雄颈子。

  “我没吃醋,倒是芹儿讲话如此顽皮,真该打屁股”

  于是,小雄放松了拥抱,将隋秀芹的娇躯移上床,拉住她双手,摆成两肘曲撑伏趴,作韵律操的“猫爬”姿势然后撩掀起她的裙子,翻至腰际,将整个紧紧裹在韵律衣和长统丝袜下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

  “要这样子打人家。屁股啊”

  她问。

  小雄点头轻嗯了下,于是在暗中,在穿过落地玻璃窗透入一片蓝色的月光下小雄轻轻拍打隋秀芹自动高举的圆臀。

  而她也款款摇甩旋扭诱人的屁股,同时故意娇唤:“喔打得好舒服喔我从来没有让人这么既疼爱又严厉的。处罚过耶哎哟虽然有点痛,但是却好性感大鸡巴哥哥,你真是。好会对付女人唷”

  “是吗芹儿小时候,被父亲处罚打屁股的滋味,是不是也一样”

  “”

  “说”

  “嗯可是那滋味,不好讲耶”

  隋秀芹屁股扭得更媚了。

  “不行,非讲出来不可”

  往圆臀肉瓣用力一掴,打得她哀声娇呼:“噢呜好我讲我讲可是你能不能像刚刚那样子,抱住我”

  小雄挪进床里,盘膝而坐,重新将隋秀芹拥入怀中,让她张开两腿环绕小雄的腰际,而小雄的双手则捧住早已熟悉同时感觉充满神秘的丰腴圆臀缓缓抚摸。

  为了充分了解她此时心境,小雄一手离开她屁股企图倚身扭亮床头柜上的台灯。

  “不,求你别开灯那样子我会讲不出”

  隋秀芹忙请求道。

  小雄才放弃举动,回到她细嫩的丰臀肉瓣继续抚摸,同时听她如诉道出心底的另一个秘密

  “我父亲年纪比我大上很多。因为他生我生得晚,小时候,很早很早我就觉得他老老的,虽然他长得算蛮英俊可是我一直非常害怕,怕他很快就会变得更老,很快就死掉离开我所以心里总是藏了一种非常不宁的感觉,而老想黏着他

  “那,大概也正因为年龄的差距,我爸,从小就最疼我

  “每次抱我亲我的时候,都像这样子捧着摸我的屁股底下,让我感觉好快乐好温馨,于是也死死攀住他颈子赖在他怀里嗲嗲的撒娇

  “那,直到我上了初中,他还经常搂抱我,手掌在裙子外面揉我的屁股,使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回事,身子会忍不住扭动,一面扭一面禁不住轻轻哼出声音。”

  隋秀芹顿顿嘴时,小雄说:“嗯有点像父女间所产生的情结”

  “你意思是指父女间”

  她急忙反问,又加添一句,“那种爸爸掀女儿的裙子打她屁股,像成人电影里的变态行为”

  小雄正要辩解不是这意思,隋秀芹就接着道:“其实他从不曾用打屁股方式处罚过我所以每次我被他一摸一揉,而自动扭起来的候,并不会产生任何罪恶感

  “相反的,有好多次,因为他手指动得太厉害,弄得我全身发抖,抱住他颈子直喘气,听他问我知不知道爸爸爱疼宝贝我就巴在他耳边直点头,说:”

  知道,知道爸爸疼我好爱我

  “那我一方面以为自己身体被爸爸疼爱式的抚摸,会产生反应,好像有点不应该,但心里却觉得只有那样子我跟他才好亲好近,比我妈跟他还要更亲近更要好可是同时也隐藏着更深的不安:认为自己比我妈妈更接近我的父亲才是最不应该的事,就好像背叛母亲,以她当成假想敌在父亲那儿争宠,是极不诚实,有罪恶感的作为

  “然而,我完全没办法制止自己,即使有罪恶感,我还是不由自主的黏住爸爸,每当妈没看见的时候,只要爸一叫,我就投入他的怀里撒娇扭动屁股,感受快乐与安慰直到那一次,我清清楚楚感觉身体里被爸爸抚弄屁股弄到触电似的像忍不住小便要流出来的,性高潮的反应

  “是被爸的手指动一直动,弄出有生以来。初次”丢了“人的体验。”

  隋秀芹喃喃回忆般说到这儿时,向后耸挺的屁股扭得更动人了。

  “他手指动得多厉害”

  隔着紧身衣小雄指尖顶住她的臀眼部位,问:“像这样吗有没有进一步插进去”

  手指稍稍用力往下压。

  “啊我讲不出口”

  隋秀芹嘶声喊道。

  “有什么你都给我肏了,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有,插进去”

  她一手捂住嘴说,然后抓小雄肩头用力扣了一阵:“求你别问了”

  两眼饱含晶莹泪珠,“害人家觉得自己好变态,羞得难过死了”

  小雄才放松手指轻轻抚摸圆臀肉瓣,同时想了想,对她解释:“压在心底的事,讲出来就好了其实,即使你每次都被父亲手指插进过,而多年之后还记得那种感觉,都不能说变态因为真正事实,是你早已长大,不必再为小时的经历感到羞耻了。”

  她说:“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正因为我从小被爸爸的手指插进过肛门以后,会产生性高潮,所以一直到长大,都觉得羞耻无比,而反过来,却发现自己只有在感觉羞耻的时候,才能撩起持别强烈的性感

  “尤其近几年来,我对肉欲的需要比以前更强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