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148部分(1/2)

加入书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慢慢的恢复了知觉,耳边鸣响伴随着女子娇媚和淫荡的叫声,她试着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小雄伏在菊川怜的下体,舌头在菊川怜的菊花蕾上勾舔。

  “呼”

  歌儿长长的出了口气,身子微微的动了动,一个娇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公,歌儿姐姐醒了”

  “别动她,让歇歇”

  小雄扭头冲歌儿笑了笑,歌儿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头慢慢的回转,看到小绮正跪伏在她身边关切的看着她。

  歌儿不知道就在她晕过去的那一瞬间,菊川怜是嘶叫着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如果她在坚持几秒钟,菊川怜就会和她一样的昏迷。

  小雄要再接再厉摘取菊川怜的后庭花,他的舌头在菊川怜的屁眼上一阵勾舔后,拿起润滑剂涂在日俄混血少女的屁眼上,并用手指向她的屁眼里插弄,一根两根三根

  菊川怜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脸上现出似痛似痒的神色,轻咬着下唇,身体崩得似根弓弦

  小雄看是时候了,起身拿过一个枕头垫在是少女的屁股下面,往自己手上挤了写润滑剂,在鸡巴上撸了撸,扛起菊川怜的双脚在肩上,龟头顶住她被手指拓开的菊门,鸡巴向内挤进。

  “嗯哼”

  随着菊川怜的呻吟鸡巴尽根没入了她的菊穴中,“啊哥哥好胀啊啊不不不要了啊啊啊嗯哼啊哦耶啊啊啊啊啊”

  小雄慢慢的抽动鸡巴,低头亲吻她柔软的雪足,十根珍珠般圆润的脚趾是如此的诱惑人,含在嘴里细细的舔舐吸吮。

  都影和岚姨趴在一边喘息,身上布满了高潮的汗水,菲菲跪在菊川怜身边,俯身看着小雄的鸡巴在菊川怜的屁眼里抽顶,眼睛里尽露欲火。

  “给我嘬嘬”

  小雄把鸡巴从菊川怜的屁眼了抽出来,对菲菲说。

  菲菲毫不犹豫的抓住了鸡巴放进自己嘴中吸吮,鸡巴离开了菊川怜的屁眼,菊川怜感到身体的空虚和失落,睁开了眼睛,低声的说:“雄哥,肏我”

  小雄的手指插进了菊川怜的屄中抽插,“不我要你的你的鸡巴”

  小雄把鸡巴从菲菲的嘴里拔出再次肏进菊川怜的屁眼中,“菲菲,舔阿怜的小屄”

  菲菲由一个桀骜不驯的女孩变成如此的乖顺,都是小雄大鸡巴的功劳。她听到小雄的命令,如奉圣旨伸出香舌抵在菊川怜的屄上肆意的舔了起来。

  “啊”

  菊川怜浪浪的叫了一声,双手抱住了菲菲雪白挺翘的屁股,搬到自己的面前,头抬起来,牙齿咬住了菲菲厚实的阴唇裹吸

  小雄的鸡巴加快了抽插速度,把菊川怜的屁眼嫩肉肏的渐渐翻了出来,她的直肠奇异的蠕动着,这蠕动的力道比妈妈颖莉还要强烈,吸吮小雄的龟头十分的舒畅。

  菊川怜的舌头伸进菲菲娇嫩的屄中舔舐她的淫水,小腹在急剧的起伏,她的肛门里开始分泌一种液体,随着鸡巴快速的肏干,这液体越来越多,把一个本来是旱道变成了水道,小雄还是第一次肏到这么“油”的屁眼,愈发的兴奋了,肏的越疾,屁眼里分泌的“油”越多

  那“油”被小雄的鸡巴带了出来,菲菲用舌尖试着舔起来,收回到嘴中品味着,腻腻的感觉,有一股淡淡的菊花的味道。

  “真是菊穴啊屁眼里会分泌出菊花味道的液体”

  菲菲咂着嘴巴说。

  实际大家都嗅到了空气中有股菊香,本来还不知道这菊香是哪里来的,听菲菲这么一说,都好奇的围了过来,随着小雄鸡巴的抽插,菊川怜越来越兴奋,肛门里分泌的“油”越来越多越来越黏稠,那菊香也越来越浓郁了。

  真是个奇怪的尤物,这菊香刺激得小雄更加用力,菊川怜的叫声也更高亢了,屁眼的吸吮力道也更将强烈

  简直要把小雄的鸡巴咬掉一般的往屁眼里拽,小雄拼命的和这股吸力对抗,终于不敌,把他的精液吸了出来,精液在少女的直肠力射出,击打着菊川怜娇弱的直肠,菊川怜希斯地里的浪叫着,双手的指尖陷入菲菲的屁股肉里,娇躯向上挺起,身体只剩下头肩着床,脊背整个的悬了起来。

  接着是浑身剧烈的颤抖,“啊受不了了啊我要疯掉了啊”

  大叫着,从屄中喷出了阴精和尿液的混合物,淋在小雄的下体上,她潮吹的很厉害。

  而小雄还有令一种感觉,就是菊川怜直肠里有巨浪,很有力量的巨浪把他正在射精的鸡巴往外顶,“啊”

  小雄真担心菊川怜会不会是大便失禁了,就紧顶了两下让自己的鸡巴彻底的射完了精

  鸡巴向外退出是,那股巨浪席卷而来,看菊川怜整个身体泛起了绯红色的光晕,银牙紧咬,小腹起伏的更加强烈。

  当鸡巴推到只有龟头在舒括肌里夹着时,那股巨量“噗”

  的把小雄龟头顶了出来,从洞开的屁眼里喷出了黏稠的“油”喷的小雄小腹和下体上都是。

  霎时满房间都是浓郁的菊花的香气,这香气经久不散,三天后在小雄的卧室里还隐隐约约能嗅到淡淡的菊香。

  “雄哥,这是什么样的屁眼啊太奇妙了”

  菲菲赞叹着用舌头把小雄龟头上的“油”舔起来,满口留香。

  都影用手指沾了些“油”放到鼻子下嗅了嗅,把手指放在嘴里吮着。

  菊川怜屁眼里喷出了菊油后,身子抖了几抖,才软软的落回到床面,朦胧中听到大家在议论她屁眼中喷出的东西,羞臊和恐惧的不干睁开眼睛。

  几个女人轮流在小雄小腹和阴部舔舐这菊油,都赞不绝口。

  小雄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奇异的女孩,觉得她应该还有点什么故事没有开发出来。

  “妈妈,我有点事要问你”

  早晨小雄等上班走后,菊川怜回到妈妈身边,看着妈妈试穿昨天买的衣服问。

  “什么事亲爱的”

  这事还真的难以启口,菊川怜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莎丽诺娃看着女儿走到她身边抱住她,“什么事不能对妈妈说”

  菊川怜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支支吾吾的把昨晚自己肛门喷出菊油的事简单的说了。

  莎丽诺娃瞪大了双眼,扳住女儿的香肩,眼睛里有兴奋的神采在流动。

  “真的吗真的吗宝贝儿”

  “是的妈妈,当时我好害怕,我是不是怪物啊”

  菊川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宝贝儿这真是太妙了那是我们家族的遗传”

  “啊遗传”

  “是的是的”

  莎丽诺娃拉着女儿坐下说,“你的父亲当初迷恋我就是迷恋我的这个,后来惧怕我也是惧怕我这个,他不知道听谁说的,屁眼会喷出花油的女人会吸死男人的,他才离开我,偷走了你”

  “真的会吸死男人吗”

  “那是胡说有些事也该告诉你了,不过不是现在,我问你,你是真的喜欢这个小雄吗”

  “是的,妈妈,我爱他”

  “他的女人太多了”

  “不管有多少,我都爱他”

  “那好,这件事要他知道,要告诉他,以免他产生恐惧像当年你父亲抛弃我一样抛弃你”

  “妈妈”

  “晚上,晚饭后我来说,告诉他我们家族的一个秘密”

  “那好吧”

  小雄今天和乔莲签了合同,本来想一起吃晚饭,但是胡来告诉他说,菊川怜打过电话,要他今晚无比回家吃饭,吃饭后有重要的事情向大家宣布。

  吃过晚饭后,在一楼宽敞的会客厅了,所有在这个楼里居住的女人都到了,莎丽诺娃看到一个个如花的美女,自己的女儿是里面最漂亮的一个,心里不免有些自豪。

  “我知道,你昨晚有些疑虑”

  莎丽诺娃看着小雄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她四下看了看问:“你们谁有香烟”

  原来韦盈盈是抽烟的,但是跟了小雄后看他不抽烟,自己就说要戒掉,但是有时背着小雄偷偷的吸,此刻听到莎丽诺娃的问话,偷偷的看了小雄一眼,小雄正对着她微笑,她知道什么也瞒不了这个小老公,只好红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玉溪递给了莎丽诺娃。

  莎丽诺娃抽出一只叼在嘴里点上,吸了一口说:“在西伯利亚的一个小镇子上生活着一群独特的人,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有一种不为世人知道的奇异之处。我不知道那个词怎么翻译成汉语,但是发音近似于汉语的闪吮攒,暂且就叫吮族吧”

  她边吸着烟边优雅的讲述:“吮族是个古老的民族,遍布世界各地,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恐怕有些人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吮族的后裔,只有俄罗斯这支是最明白自己的,二战的时候,德国人入侵,当成犹太人杀了一批,我的外婆侥幸逃脱了,被当时的一个苏联军官收留,当他发现我的外婆肛门可以吸吮,并能喷出一种带有花香的液体时,如获珍宝,把我得外婆献给了一个陆军元帅,而这个陆军元帅为了向当时的最高领袖表示忠心,把我的外婆送给了领袖,名义上是领袖官邸的一名服务人员,实际是领袖的玩物。

  “后来苏共有人在高层会议上把这件事提了出来,领袖本来是可以杀人灭口的,但是他实在舍不得我外婆身上这奇异的洞穴,为了掩人耳目,就把我外婆嫁给了他一个刚刚死去妻子的人做夫人,一年后我的外婆生下了我的母亲,我们家族这个奇异的特征只遗传给女人,据说很早以前,我们家族的女人都要献给国王皇帝做妃子的,所以流传说我们家族是个世界上最好的妃子族。

  “我妈妈继承了我们家族的遗传,十八岁嫁给了当时的一个将军,后来生了两男一女,女的就是我,后来我的父亲母亲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监狱中死去,我的两个哥哥被发配到西伯利亚做苦工,不久也相继的离开了人世,我在一个父亲的老部下安排下逃到了中国,在哈尔滨生存下来。

  “这就是我们家族的秘密,在战争没有开始的时候,我们家族的人都是长寿的,从没有听说那个男人是被我们家族的女人吸死的。我的女儿爱你,她害怕自己的这个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