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194部分(1/2)

加入书签

  说完,一摆手,直升机慢慢升起,轰鸣着渐渐远去。

  女人们望着远去的飞机,沉默着,不知谁先哭泣,最后大家都止不住泪流满面,心如刀割

  那个神奇帅勇的大男孩男人消逝了,她们对他的情感万分复杂,但深深的思念从飞机升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牢牢地在她们的心田里生根。

  半个月后的一个下午,小雄正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材料,材料是青岛的大桃传过来的,2008奥运的帆船帆板在青岛举行,她请示总公司买下运动场里的一块牌,报告里有预算和将收到的效益估算。

  “少爷,有两个女人找你”

  对讲里传来菲菲的声音。

  “有预约吗”

  “没有,她们说是你患难的朋友”

  “哦那让她们进来吧”

  进来的两个女人让小雄吃了一惊,原来是靳欣和夏雨,“是你们”

  小雄示意菲菲退下。

  “是我们”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靳欣说:“去接我们的那儿女少校迟云枫,她不认识我,可我认识她,自然是从她那里找到你的”

  “有什么事吗”

  靳欣说:“你说过我们是你的女人,可是获救了你就不管我们了”

  “呵呵,我那是在报复你们”

  靳欣眼睛里含着炙热的火焰说:“我不管,我已经辞职了,我要到你的公司来工作我要跟着你”

  “你老爹是国家建设部部长,你跟我没名没份的,我可担待不起”

  靳欣直视着小雄说:“我获救回去后,我周围的朋友知道了我生存下来的经过后,都不理我,我爸爸对我也很冷淡,我没法再在我原来的环境生活下去了,你若不收留我,我只有一死”

  “你在威胁我吗”

  “我”

  靳欣看了夏雨一眼,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眼泪“哗”的流了出来,“不敢”

  小雄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还认为我是下贱人吗”

  靳欣羞愧的摇摇头,小雄叹了口气说:“当时,你若不说那句话,我不会那么对待你们的那是你们咎由自取”

  “是我才是最下贱的人”

  小雄又看看夏雨,“你呢”

  “我回去后,我老公就和我离婚了,我在学校名声也臭了,虽然你当初是威胁我就范的,但是我不恨你,我和老公结婚两年了,从没有”

  她红着脸看看靳欣说,“从没有得到过性高潮而那几天和你,我真的很快活,虽然没有尊严,但是我宁要没有尊严的快活,也不要有尊严的苦闷”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小雄转头又问靳欣,“你女儿呢”

  “她在酒店看电视呢”

  “我的女人很多”

  “我们知道”

  “你们愿意不什么也不求的跟我”

  “也不是,我们求的是你能公平的对待我们”

  “说句实话,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大山,所以心底的兽性站了上风,才会那样对你们,回来后我也挺后悔的特别是对夏雨,我真的很过分,你没有招惹我”

  听到这里,夏雨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小雄按下内线电话的键子,“菲菲,你来一下”

  菲菲闪身进来,小雄说:“你带靳欣到老邢那里,让她给雪岚作助手,告诉秀清把夏雨送到家里去,哦,对了,靳欣你告诉她,你的女儿在哪里,让秀清去接回家”

  菲菲白了小雄一眼,无奈的点点头。

  靳欣和夏雨还要说什么,小雄挥挥手,“下班回家在说”

  晚上吃过饭后,小雄跟胡翎和菲菲交待明天的工作时候,胡翎心里就明白小雄今晚会折腾这两个新来的少妇一宿。

  当小雄走进了夏雨的房中,她一下就扑进小雄的怀里,“我真担心你不要我”

  她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小雄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夏雨慢慢把嘴压上来,舌头伸入了小雄的嘴里。

  “噢”

  小雄发出轻哼声,夏雨贪婪的在小雄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唾液在她的贪婪的吸吮中流进小雄的嘴里,小雄品尝着少妇略带香味的舌头和唾液,把她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俩人才分开,夏雨凝视着小雄,用满足的口吻说道:“我要把我的全部给你”

  夏雨轻舔小雄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小雄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小雄耳边轻轻说:“好老公,雄哥,我是你的了,任你玩任你肏”

  小雄吃惊的看着她,真不敢相信这是那个高傲的夏雨,“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淫荡竟能说出肏字来”

  夏雨说:“下午我到这里,凤柔姐姐跟我说了你的喜好,我既然决定要跟你了,也让你搞过,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就干脆作个你床上的荡妇算了”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小雄仍感觉到乳房的柔软和坚挺,手感是那么的好,这种感觉是在丛林中没有感受到的,令小雄兴奋,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

  夏雨被搓得软在了小雄的怀里,轻轻呻吟道∶“啊啊啊啊真舒服”

  她自己开始解开自己裙子的钮扣,房间内一下就充满成熟女性的体香。

  小雄也急忙脱下背心和短裤,夏雨美丽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使小雄感到头昏目眩。

  她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嫩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夏雨迅速的扯下碍事的内衣,赤裸的压在小雄的身上。舌头在小雄身上移动着,小雄敏感的颤抖着,还忍不住发出哼声:“哦啊雨”

  判若两人的夏雨滑嫩的舌头继续向下移动,在小雄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迹,热热的呼吸喷在身上,使得小雄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

  很快,她的嘴来到小雄的两腿中间,夏雨抬起头,分开小雄的双腿,凝视因兴奋而勃起的阴茎,火热的呼吸喷在小雄的大腿根。

  “真好,这么大好可爱”

  她的脸色红红的,小屄中已渗出了淫液,就连握着小雄鸡巴的小手也有些颤抖。

  夏雨用手握住小雄鸡巴的根部,伸出香舌轻舔龟头,啊意外强烈的刺激使小雄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鸡巴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吸着,湿滑小舌还在龟头上来回地舔着,小雄的鸡巴已涨到极点,又大又硬。

  她在鸡巴上舔了几遍后,张开嘴,把阴囊吸入嘴内,滚动着里面的睾丸,然后再沿着鸡巴向上舔,最后再把龟头吞入嘴里。

  强烈的快感使小雄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夏雨这时也用嘴在小雄的鸡巴上大进大出,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鸡巴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

  小雄拍了拍夏雨的屁股,夏雨会意的仰躺在床上,小雄把鸡巴对准了她浓密阴毛处娇嫩的屄洞说:“凤柔没有告诉你把你的屄毛刮了吗”

  “说了,但是她说要你亲自给刮才好”

  粗大的鸡巴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她的肉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

  她从下面抱住了小雄。

  小雄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

  “雄哥你的鸡巴真大,肏得我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肏”

  她在小雄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小雄的嘴,香舌滑进小雄的嘴里。

  夏雨的白嫩的双腿紧勾着小雄的腰,那圆圆的肥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鸡巴插的更深。

  “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哥哥啊你你把我的小屄肏得美极了嗯喔喔我喔干死我吧喔啊啊喔爽死了爽死了”

  她全身猛烈地颤抖,小穴中流出大量的淫液,顺着她的阴部流到了大腿上,滑腻腻的

  女人就是这样的,不论有多么的高贵,一旦被某个男人肏过,在这个男人面前就失去了伪装的屏障,会变的让人无法理解的放荡。

  屄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肉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龟头,使小雄快乐到了极点。

  夏雨的两片肥臀极力迎合着小雄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嫩手不停在小雄的胸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叫∶“雄哥嗯喔唔啊我好爽你肏的我爽死了喔受不了了我爱你你肏死姐姐了啊”

  这种刺激促使小雄狠插猛干,很快地,小雄感觉到夏雨的全身和臀部一阵抖动,娇屄深处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小雄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鸡巴顶住夏雨的子宫口,一股热流往子宫深处射去,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小雄趴在夏雨的身上,白色的精液顺着鸡巴和屄的间隙流了出来,流过夏雨的肛门,流向了床上。

  “嗯雄哥,我表现的还可以吗”

  夏雨妩媚的问。

  小雄在她的奶头上咂了一口说:“非常的好”

  夏雨说:“我累了,靳欣还在隔壁等你呢”

  夏雨和靳欣母子住在一个户型中,今天晚上小雄本来要把她俩摆在一起肏,但是转念又一想,还是一个一个来享受吧

  靳欣的女儿很乖巧,让失去孩子的关灵喜欢得不得了,晚饭前认了干女儿,吃过饭就把婉莹带回自己的房中。

  所以当小雄走进靳欣的卧室时候,靳欣独自一人在房里,看到小雄进来,她情不自禁的跪到了地上,小雄忙扶起她,“你这是干什么”

  “我侮辱过你,请你原谅”

  小雄抚摸她俊俏的脸蛋说:“你侮辱过我,我也侮辱过你,我们扯平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宝贝儿了,不许在提过去的事情”

  靳欣轻轻的“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