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250部分(1/2)

加入书签

  好半天没有听到女儿还嘴,她微微露出了头,却吃惊的看到,小雄正在和女儿接吻,还在脱着女儿的衣服,看到女儿陶醉而不反抗的样子,她就明白,女儿一定和小雄已经作过了。

  她气急败坏的说:“你们俩出去,别在我面前乱来”

  但是小雄和珍美都不理她,珍美已经被小雄把上身脱光了,小雄两手捧住了她的双乳,向中间挤了挤,中间出现了一条深深的乳沟,他伸出舌头就舔了起来。

  一股少女的体香扑鼻而来,珍美开始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头也朝后仰去,小雄将她的乳房舔得湿湿的,两颗乳头也因为受到刺激而变得更硬挺挺的,并向前凸出来,咬住其中的一颗,牙齿在上面轻轻地摩擦,珍美的呻吟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凤英红着脸看小雄和她女儿这一切,本想下地离开,但是仿佛被定了身似的,动不了,身体不受大脑支配,她明白这是为什么,是一种想看女儿这个少女是如何应付小雄的,这种想法愈来愈强烈

  小雄放开了珍美的双乳,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动手脱她的裤子。珍美今天穿的是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在包着阴部的地方已经有点湿了,抬起她的屁股,把她的裤子和内裤褪了下来,她的阴部一张一合的蠕动着,小雄将整个脸贴在她的胯下,开始舔起她的阴唇,双手则在后面不住地抚摸她那富有弹性的屁股。

  舌头刚靠近她的屄缝,她的淫水就忽地流了出来,小雄卷起舌头,向她的小屄里顶了进去。

  她尽情地叉开了双腿,两手抱住小雄的头,朝她的下身拼命地按下去,眼睛还看着满脸通红的妈妈,她真是个淫欲的小恶魔啊

  舔了一阵后,小雄坐到床边,珍美跪在小雄大腿之间,将鸡巴移到她面前,她慢慢将鸡巴含入口里,用舌头轻轻的舔上边的龟头,柔软的舌头舔着小雄分泌黏液的马眼。一双樱唇含着小雄粗大的鸡巴,开始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这双阴唇主人的妈妈还靠在床上观看,这种刺激让小雄很兴奋。

  珍美的牙齿偶尔会碰到小雄的鸡巴,轻微的摩擦反而更加深快感。

  小雄躺到床上,就在凤英的脚前,珍美倒伏在小雄的身上,成69式的姿势,用手拨开她的阴唇,诱人的粉红色嫩肉完全曝露在眼前,而淫水也慢慢顺着她大腿根,流到了小雄的脸上。

  小雄像只喝水的小狗般舔着她的蜜洞,而手指则搓弄着她的阴蒂。

  “啊嗯凤英啊”

  小雄呼唤着,“看你女儿的小屄漂亮不啊好香啊”

  “小雄你不要这样羞辱我”

  凤英红着脸,感到这羞辱让她身体热了起来。

  小雄笑嘻嘻的舔舐着珍美的屄缝,舌头伸进里面勾动着,珍美试着想把小雄的鸡巴整个的吞到口腔中,但是几次都没有成功,她就放弃了深喉的企图,裹住小雄的鸡巴用力吸吮起来

  小雄翻身将珍美压在身下,将她摆放在凤英的面前,托起她的双脚,劈开她的双腿,让凤英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鸡巴一点一点的插进她女儿的屄缝中。

  凤英浑身颤抖,刺激得双腿间的屄缝又开始流淌淫水,双腿紧紧绞住,不想让自己出丑。

  小雄一边抽插着,一边用牙齿将珍美白色的棉袜一只一只的脱去,然后含住她娇嫩的脚趾吸吮起来。

  珍美低低的呻吟,身上的肌肤因为亢奋而变得粉红,小屄被小雄抽插得阴唇翻动,淫水被带出来,流过会阴到肛门上,在滴落在床单上。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凤英扭头看去,是嫣云被冯嫂推了进来,凤英此刻已经不知道羞耻了,她已经麻木了,反到是嫣云看到姑妈看她和她看到室内淫靡的场面,脸和脖子都红透了。

  她无论怎么挣扎都反抗不过这个乡下女人的力气,很快的就被冯嫂扒了个精光,推上了床。

  “啊我泄了雄哥,你好有力,啊啊肏肏得我好爽我好幸福啊再往里用力啊啊把我的小屄都顶烂了太舒服了啊”

  随着鸡巴的一进一出,把珍美的淫水从她那已被肏得发红的小屄中带出,流得床上一大片。

  小雄用力向前一顶,珍美“啊”的一声,小雄只感龟头一热,知道她又一次泄了。

  小雄便将鸡巴抽了出来,看到嫣云喘息着,全身泛着红晕,伏在床上不敢看,小雄过去,俯身在她耳根上吻了一口,然后抓住她的双腿翻了过来,摆在珍美身边,同样是扛起她的双脚,大鸡巴肏了进去

  嫣云穿的是长筒丝袜,小雄就隔着丝袜舔舐她的脚趾,大鸡巴狠狠的肏着,三十几下后,嫣云的屄中开始分泌淫液,屄腔慢慢的润滑了,小雄加快了肏干的速度。

  嫣云闭着双眼,忍受着小雄的肏插,咬着嘴唇不肯叫出声音来。这时冯嫂也把自己脱光了,跪在嫣云的头前,用手在嫣云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搓

  珍美回过神来,钻进妈妈的被窝,头枕在妈妈的胸口上,低声说:“妈,雄哥好厉害啊”

  凤英用手狠狠的在女儿屁股上拧了一把,拧得珍美嗷的叫了一声,凤英说:“都怪你,让妈妈怎么见人”

  “妈这里又没有外人,怕什么这不也是对你老公最好的报复吗”

  “什么我老公,不是你爸爸吗”

  “他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把你撇在家里,我早就不当他是我爸爸了”

  女儿的话又勾起了凤英的伤心事,她幽怨的抱住女儿,垂下了泪水。

  珍美感到肩头上一凉,扭头看到妈妈在落泪,她懂事的说:“对不起,妈妈,我不该提他”

  然后用小巧的舌头去舔舐妈妈的眼泪。

  凤英一时意乱情迷,竟忘记这是自己的女儿,凑嘴过去和女儿吻在一起

  嫣云颤抖着被小雄肏到了高潮,屄腔痉挛中感到小雄鸡巴的脉动,她知道小雄开始射精了,于是紧紧夹住小屄,吸吮小雄的鸡巴

  好一阵子,小雄的鸡巴停止了跳跃,从她屄中抽了出来,她长长的出了口气,很舒畅的转身背对着小雄,偷偷睁开了双眼,却看到姑妈和表妹在热烈的亲吻,她震惊了。

  冯嫂看到小雄的鸡巴离开表小姐的屄缝,她跪低身体,抓住小雄半硬的鸡巴放进嘴巴中,舔干净上面表小姐的体液和小雄残留的精液,大口的吸吮起来

  “姑妈你们”

  嫣云叫了一声,这一声如五雷轰顶,将凤英从陶醉中惊醒,“啊”

  的一声,她羞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眼泪止不住的再次涌了出来。

  见次情景,珍美狠狠的瞪了表姐一眼,捧住妈妈的因羞辱而苍白的脸蛋,再次吻了上去

  凤英挣扎着,推拒女儿,但是此刻她已经被羞辱和性欲弄得全身乏力,推在女儿身上的双手就似在给女儿按摩一般。

  嫣云一见自己惹祸了,顿时不知所措,冯嫂吐出小雄的鸡巴说:“还不去帮你表妹安慰夫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嫣云也顾不得羞臊了,爬了过去,去亲舔姑妈脸上的泪水,还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姑妈,对不起”

  珍美扯了扯表姐嘟囔说:“下面”

  嫣云立刻掀起被子,分开姑妈软绵绵的双腿,把头埋在姑妈的双腿间,毫不犹豫的吻上姑妈的小屄,姑妈身体颤抖,瞪大了双眼,脑袋一阵眩晕,“唔”

  的一声晕了过去。

  嫣云不知道姑妈已经晕了过去,舌头在姑妈的屄上舔舐着,就像小雄舔舐自己小屄那样舔舐。

  珍美看着晕过去的妈妈,更加怜爱的吻着妈妈的红唇。

  冯嫂已经将屁股转了过来,双手扒开自己的屁股说:“好哥哥肏我吧”

  小雄在她屁股上抽了一把掌,很脆响,冯嫂扭着屁股媚笑着,“打的好雄哥,用你的大鸡巴使劲肏我肏我这个淫贱的屄吧”

  小雄说:“雄哥也是你叫的吗你要叫主人”

  “是,主人,请主人用你高贵的鸡巴来肏我下贱的屄吧”

  她的话音刚落,小雄的鸡巴已经尽根插了进去,并开始狂暴的肏插着

  一阵楼梯响过,一个俏靓的身影出现在刚才冯嫂和嫣云进来没有关的门口,小雄和冯嫂同时扭头看去,竟然是去而复返的晓庆。

  她吃惊的看着室内的一切,吃惊这一男四女的淫乱,吃惊嫣云和珍美在凤英身上所施,最后眼睛落在小雄那在冯嫂屄中抽插的大鸡巴,她兴奋的打了个冷战,说:“我来得正是时候”

  然后甩掉脚上的拖鞋跳上了床,站在床上,脱去上衣,脱去裙子,脱去衬衣胸罩,脱去内裤,脱去袜子,赤条条的站在小雄的面前。

  小雄伸手将她拉了过来,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她咯咯一阵浪笑说:“回家越想越不对,你明天就要走了,这一走不知道何时再能见面,所以就偷偷又溜回来,再尝尝你鸡巴的威风真是淫乱啊你把二姑家的女人都给肏了咦姑妈怎么了”

  小雄笑着说:“太刺激了,晕了”

  “咯咯”

  晓庆浪笑着叉开双腿露出她淫荡的嫩屄,小雄捧着她的屁股,去亲吻她阴毛丛中的小屄,嘴吸舌舔的让她的小屄很快就开始流水了。

  昏迷中的凤英被自己的高潮弄醒了,睁开双眼,看到小雄在冯嫂身后肏着她的屄,搂着侄媳妇晓庆的屁股在亲舔她的屄缝,而自己还在被女儿亲着嘴,揉着她的乳房,下体上是嫣云在“哧溜哧溜”

  的舔舐自己流出了津液。

  她叹了口气认命的闭上双眼,左手推女儿,右手推嫣云的脑袋说:“放开我吧你们想让我泄死吗”

  珍美松开嘴巴说:“妈,别哭了,好吗”

  凤英说:“都已经这样了,再哭也于事无补你们真是害死我了我以后还怎么去管你啊”

  珍美说:“妈,你还是我的好妈妈,该骂就骂,该打就打,我还是你的女儿唷我们这样不更能增进彼此的了解吗”

  “你这死丫头,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妈,我保证,绝对不是,我就是想和妈妈一起来享受雄哥的宝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