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32部分(1/2)

加入书签

  小雄埋头苦干着,双手攥着女人的乳房,一个劲的向前猛烈的撞击,享受嫩屄对自己的包裹,“我我要射在你屄里。”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啊今天不不安全啊啊”

  女郎被吓得浑身一抖,连子宫都痉挛起来了。

  “那就射在你嘴里。”

  “啊啊”

  “快回答,快。”

  “好好嘴里射在我嘴里啊啊”

  小雄猛的把鸡巴从胡翎水汪汪红艳艳的屄里拔了出来,左手在她的肩膀上一按。

  女郎转过身来,靠着办公桌蹲了下去,张开了小嘴巴。

  小雄本想把膨胀到极点的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再射的,但刚举到她面前的时候就忍不住了,狂喷而出

  “啊”

  女郎惊叫了一声,想要躲避,但头被小雄的大手按住了,扭动不得,只得任由大量的白浊精液喷洒在自己脸上。

  “哦”

  小雄等最后一滴浓精都射了出来,才把半硬不软的鸡巴送进她的嘴里,“胡总,弄干净点儿。”

  “嗯”

  胡翎用口舌把精心的清理起鸡巴

  “胡总,胡总,在这吗”

  门口传来严格的叫声。

  胡翎站了起来,整理着衣服,“你真是的你真是的”

  从办公桌上的纸盒里抓了几张面巾,边擦着脸上的精液边开门出去

  下午三点多钟,小雄处理完所有的公务,静下心来的时候,才想到该陈雅洁了,这个骚屄局长昨天又打电话来了,妈的,被肏上瘾了。

  先给检疫局打了个电话,方知今天陈局长请病假了。

  “叮叮”

  门铃响起,“来了。”

  陈雅洁把电视关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过去把大门打开了,“啊,怎么是你呀你怎么知道我住着”

  防盗门外站着一个戴金丝眼镜的年轻人,正是小雄,“你儿子在家”

  “不在。”

  “那还不开门儿,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

  “嘘,“陈雅洁赶忙把防盗门打开,将小雄让进屋,“你真是的,万一让邻居听到怎么办”

  “你呀,不要怕这怕那的,“小雄往大沙发上一坐,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双脚翘到了茶几上,“要是有人告诉你老公了,你就跟他离婚好了,还怕我满足不了你吗”

  “你胡说什么呀”

  陈雅洁又把电视打开了,跟着里面的指导做着韵律操。

  “你不是病了吗还这么用功啊”

  “装的,这几天给阿力办出国手续,臭小子还不愿意走呢”

  陈雅洁回答的同时,双腿微分,尽量的下着腰,双手抓住脚腕,根据要求,这个动作要维持两分钟。

  小雄歪着头从后面看着女人撅起的屁股,被厚裤袜式的紧身裤包裹着,紧身衣是一件式的泳衣型,裆部勒进屁股沟中,两瓣臀瓣显得很突出。

  小雄看了看表,站起身来,走到陈雅洁背后,并起两根手指,在她的臀缝中用力一搓。

  为了在下腰时不使血液集中在脑部,女人的头是尽量抬起的,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小雄就在身后,突然被淫猥的摸了一把,吓了一跳,身体本能的向前一窜,“啊”

  小雄一把抱住美妇人的腰,将她的双脚都提离了地面,向卧室走去,“还做什么韵律操啊,我这就带你去做最好的运动。”

  陈雅洁边笑边蹬着腿,“急什么啊我一身都是汗,先让我洗个澡嘛。”

  “不用洗了,马上又得出一身,反正你的都是香汗,我不嫌弃的。”

  小雄已经进入了卧室,把女人脸朝下压在床上,把她的双臂举到头上,拉下她有松紧的汗带,套住她合拢的双腕,绕了好几圈,就像是捆住了一样。

  陈雅洁喘着气,轻扭着腰身,屁股蹭在男人的裤裆上,能感到一根硬梆梆的的东西,“啊,你好硬了。”

  “是啊,“小雄吻着女人的脸颊,双手滑过她赤裸的双臂,途经腰身,直到捏住她臀部的外侧,“谁让你屁股这么丰满,这么柔软的,我压在它上面,当然会杠了。”

  小雄将女人翻过身,跨跪在她腰上,两人四目相对,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燃烧的欲火。

  陈雅洁是因为又有好几天没做过爱了,四十出头的身体需求很强烈,一想到马上就有一根年轻有力的肉棒要插入自己体内了,自然会兴奋异常。

  小雄是因为身下的是个局长,长得也不错,每次肏她时,都会有特强的快感。

  陈雅洁不说话了,呼吸急促,双眸微闭,放射出浪荡的光芒,胸前的两个肉球跟着一起一伏,样子很是诱人。

  小雄伸出双手,隔着紧身衣攥住女人的双乳,四根手指捏搓着顶在衣服上的乳头,“你也很硬了,想死我了吧”

  “嗯”

  陈雅洁把舌头伸出了檀口外,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小雄的问题。

  小雄附下上身,张大嘴巴喊住女人的舌头,津津有味的吸吮,从口袋里掏出瑞士军刀,用上面的小剪子将紧身衣的裆部剪开了。

  “你你干什么我的衣服啊”

  陈雅洁不满的说。

  “有什么关系,回头再给你买新的就是了。”

  小雄把紧身衣一直推到女人的手腕处,她的上身就算全裸了,小雄下了床,淫笑着看着自己的猎物,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

  陈雅洁棕色的紧身裤下没穿内裤,大片乌黑的阴毛形成了明显的阴影,发觉小雄紧盯着自己的双腿间,那眼神是如此的火热,阴道内不由自主的产生了瘙痒感,不用他动手,已有淫液分泌了出来。

  “你快快一点,别再让我等了。”

  妇人的双腿开始相互磨擦,却一点不能减轻身体中的躁动

  小雄脱光了自己走向陈雅洁,扒下了她的紧身裤,跪在她被分开的双腿中间,两手轻轻分开浓密的阴毛,右手的大拇指按在勃起的阴蒂上旋转,中指插入了湿滑的屄缝中。

  陈雅洁的淫水已经顺着臀缝流到肛门处,聚了小小的一泓,男人左手的小指借着它的润滑,小心的钻入了紧小的屁眼里轻抠。

  “怎么样,爽不爽”

  陈雅洁没有回答男人,举在头上的双手紧握床头的横栏,“啊啊啊”

  她拼命挺着腰,两脚的脚尖在大腿下撑住床面,使屁股悬空,声音打着颤,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小雄低下头,在妇人湿淋淋的阴唇上舔了又舔,抬眼看着她“痛苦”的神色,真想让王国力瞧瞧自己是怎么玩他妈的。

  “呀雄雄哥受受不了了好人快快给我吧啊啊”

  陈雅洁的腰肢乱晃,双腿也跟着颤抖。

  小雄故意不让女人如愿,左手揉着她奶子,右手攥着鸡巴,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上下滑动,偶尔有没对准的时候,就会被小屄吸入阴道口内,但也只是浅浅的一点,就立刻撤出来,“好玩儿吗你的屄缝儿就像是活的一样,还会咬我呢。”

  “唉呀我的小祖宗你你就别别玩儿了求求你了我真的痒死了”

  陈雅洁拼命用阴户寻找着肉棒,可怎么都不能如愿,这回是真的哭出来了,都有两滴亮晶晶的水珠顺着脸颊从紧闭的眼角中滚落下来。

  “真的这么想要啊想要就得叫好听的,叫我大鸡巴老公,你一叫,我马上就给你插进去。”

  小雄快要乐死了,折磨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

  “老公老公大鸡巴老公快快插进插进来吧”

  堂堂卫生检疫局的局长已经被小雄整成了床上的淫娃。

  小雄遵守诺言,“呲”的一声将整根鸡巴全塞入了陈雅洁的屄缝中,“爽吧爽就叫得再大声点儿,再淫荡点儿。”

  “天啊爽死了大大鸡巴老公啊啊嗯”

  陈雅洁不顾一切的大叫着,阴道壁不断的收缩,给予进入的鸡巴更大的阻力,那种被磨擦到麻痹的感觉快把她美疯了。

  小雄的上身下伏,双臂别在女人的腿弯里撑住床面,臀部以难以想象的频率做着活塞运动,大鸡巴像打桩机一样,将屄缝中不断涌出的淫液凿得四下飞溅,“噗哧噗哧”的交媾声不绝于耳

  陈雅洁体腔内柔软又有弹性的膣肉拼命蠕动着,想要将侵入的硬物留在身体里,但却敌不过男小雄强有力的抽插,一次又一次败下阵来,子宫被撞击得越来越麻痹,小屄内媚肉的收缩越来越短促,她知道自己离高潮不远了,双臂向下一落,将小雄的头套在了其间。

  小雄被拉得向下一压,两人的嘴就对在了一起,“唔唔”的接起吻来。

  妇人的身体猛的一阵抖动,火热的阴精从大张的子宫颈口喷洒而出。

  小雄也不忍耐,借着龟头被烫得舒爽非常的机会,也把精液射进了陈雅洁的屄中,知道她做过结扎,没有怀孕的危险。

  “呼呼呼”

  陈雅洁的呼吸急促得很。

  小雄却不给女人喘息的机会,把半硬的鸡巴顶进了她的菊门内,在她张口大喘的时候,又开始大力的抽插,随着快感的增强,鸡巴又恢复到了完全勃起的状态,“咱们再来,我还没爽够呢。”

  “啊啊美啊好舒服屁眼麻死了啊”

  既然情人有能力继续,陈雅洁是决不会反对的,更何况这肏屁眼的快感是不同于肏屄的。

  “嘀铃铃,嘀铃铃”

  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妇人吓了一跳,小雄也停止了肏干

  小雄伸手拿起无绳电话,放到妇人的右耳边。

  陈雅洁满脸的潮红,尽量调节着呼吸,“嗯喂。”

  “妈,我是阿力啊,今天我不回去了”

  “你你去干什么”

  “你不是让我出国吗几个朋友给我饯行,今晚就住朋友家了”

  陈雅洁听到电话那头有女孩的笑声,她说:“你别惹祸啊还有,别乱搞啊,出去要见到你爸爸了,你别弄出病来,让你爸爸好骂我教子无方”

  “知道了,你真罗唆”

  啾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