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34部分(1/2)

加入书签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这么爱护叶雨我很高兴,为叶雨有你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欣慰。我是有很多女人,但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人的人,我对我喜欢的每个女人都爱的要命”

  柯旻低下头,“那你喜欢我吗”

  小雄可以看出来她浑身都在发抖,她的表白直接而又动人,小雄突然对这个直率的女孩产生了好感。

  她的手指划来划去,慢慢刮到了小雄的牛仔裤边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陪叶雨跟你吃了饭后,我天天都盼着见到你,晚上呆在宿舍,就想着你的一举一动,我知道这样不好,你喜欢的是叶雨,我像个假小子似的,我原来一直以为我对男人没兴趣,只会喜欢女孩,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了,对你这是不是就是一见钟情呢我对叶雨也是一见钟情,但是感觉不一样。不敢告诉叶雨,又憋得很难受,我不知道是怎么了”

  她把脚缩到床上,稍稍往后挪了一挪,抬起脸来看小雄,眼里有东西在闪。

  小雄很想抱她,因为她那么可爱,但又怕自己吓到她,把手摊开,伸到她面前。

  她怯怯地把右手放在小雄手上,“你不会看不起我吧。看不起也没关系。这样总比难过死好。”

  她细声说。

  小雄没说话,轻轻捏住她的手指。

  她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喃喃地说∶“我真没用,谈恋爱也没见过我这样的,一点谱也没有就要死要活的。”

  她慢慢地把身子倾向小雄,脸蹭在我胸前,滑下去,最后就无声无息地把头枕在小雄大腿上,像个孩子般发出满足的呻吟。

  她温暖的鼻息使小雄生出阵阵冲动,幸好牛仔裤够厚,不然就麻烦了。

  “我我不会看不起你的。”

  小雄说,“反到很喜欢你的单纯和真诚”

  她的右手手指在小雄手掌心里轻轻摩擦,柔嫩的嘴唇在他的衣服上蹭来蹭去,梦呓一般地小声念叨∶“我从十四岁起,就有同性恋的倾向,我妈为此没少骂我。我从不知道喜欢一个男孩是什么滋味,知道遇见了你,嗯”

  小雄很感动,当然也很爽,竟然有女孩子这么为他着迷,松开她的手,轻轻抚摸她的脸。

  她颤抖着闭紧了眼睛,好像一只小猫,松开的右手伸到小雄背后,搂住了他的腰。

  “嗯你为什么喜欢我你不是说我花心吗”

  小雄犹豫了半天,还是问了。

  她睁开眼睛,转过头来看着小雄∶“我说了你可不要笑我。”

  “我不笑你。”

  “因为你的气味。”

  “气味”

  小雄很惊讶∶“我有什么特别的气味”

  “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气味,“她又把头转回去埋在小雄衣服里∶“好像是气味一般的东西。我也悄悄问过要好的叶雨,她都感觉不到。”

  “好闻的”

  “嗯,那当然,快迷死我了。像冬天晒过的棉被,又像刚刚削尖的铅笔。”

  她重新从小雄怀中抬起头来,指尖划拉着他的胸口∶“我只是描述我的感觉,离你越近,感觉越强。还有”

  “还有什么”

  她忽然一下脸羞得通红,把头抵在小雄胸口,说∶“现在不能告诉你。”

  她在小雄胸口定了一会儿神,又说∶“今天找你来,本来只是想找个藉口接近你,没打算告诉你。可是后来看到你坐在我床上,就想完了完了,今后一个礼拜别想在回学校睡了,还是告诉你了吧。就是这样。”

  她喘了一口气,重新坐直,两只脚挂在床沿,轻轻互相搓着。

  这动作看得小雄都快流鼻血了,深吸了一口气,凑过去吻她的嘴唇,她本能地向后一缩,但是小雄的手揽住了她的头,稍稍一用力,她就屈服了,俩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一瞬间,小雄感到她的身子完全瘫软了,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床上倒下去。

  小雄用手把身子撑住,她把两臂环住小雄的脖子。

  因为紧张,她的嘴唇冰冷,但是柔软,急促的呼吸使她紧贴着小雄的胸部不停起伏。

  她轻柔地吸吮小雄的嘴唇,动作娴熟而羞怯,纤细的舌尖偶尔舔到小雄的牙齿。

  小雄轻轻把她放平在床上,搂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紧贴自己的。

  她不自觉地挪动身子配合小雄,裸露的大腿贴在小雄的敏感部位。

  继续沉醉在亲吻中,用舌尖互相试探。

  小雄睁开眼看她,她的脸显现出美丽的粉红色,娇嫩的嘴唇散发着欲望的气息,搂着他脖子的手无意识地拨弄他的头发,弄得他很舒服。

  她的上衣被稍稍拉高了,露出了短短一节腰部,小雄的手从她背上滑下去,轻轻抚摸那里光滑的皮肤。

  她一下子绷紧了身体,紧紧抓住了小雄的头发,一条腿绕住了他的大腿,小雄可以感觉到她的脚趾全都蜷紧了。

  她的热情鼓励了小雄,把手慢慢向下滑去,指尖插入了短裤和身体之间,碰到了内裤的边缘。

  她突然惊醒了,噌地一下从小雄怀中弹开,缩到了床头,抱着膝盖,把头埋在胸前,一句话也不说。

  小雄很后悔自己这么急色,毕竟她对自己表白才不到半小时,不可能马上如此放得开。现在看起来事情要砸,得想个什么办法补救才好。说实话,她的表白使小雄对她从好感立刻达到了喜欢的程度。不是有人说过吗,“爱我的女孩最美丽。”

  这其中也有一份男性的虚荣心在作怪吧。现在如果弄僵了,小雄还真是很舍不得。

  小雄看着她,想着要说什么赔罪的话,她先开口了∶“你们男生都是这样的吗”

  “呃可能是天性如此吧对不起。”

  小雄小心翼翼地说。

  “刚认识就动手动脚是天性吗”

  她的话语里听不出生气的意思。

  “呃这我是你太漂亮了吧吸引了我”

  她跪坐起来,凑近小雄,催眠般黑色的眼睛认真地注视小雄,问∶“这是真心话吗我是不是挺胖的”

  “你不胖,你这是结实,我看到你墙上的奖状了,你学过武术”

  “嗯我从七岁时候就开始学武术了,我叔叔是个武术教练,咏春拳”

  “哦”

  她不转睛地看着小雄,然后垂下眼帘,说∶“对不起,刚才我很害怕,很紧张。你别生气,好吗”

  “没生气。”

  她小心地咽了一口口水,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其实很舒服。但是现在太快了,我怕。”

  小雄想开口说什么,她按住他的嘴,说∶“再亲我一次吧。刚才好棒,我真以为自己会昏死过去呢”

  “我看你接吻很熟练啊”

  “我只和女孩接过吻,和男孩是第一次你不会以为我”

  “没有我”

  小雄还没有说完,她竟跨坐到小雄的大腿上,发出满足的叹息,闭上了眼,她悄然靠近小雄,玫瑰花蕊般的嘴唇微微噘起,等待着小雄的吻

  那后来的整个晚上他们都消磨在爱抚之中,没有激烈的抚摸和火辣的深吻,只是轻柔的拥抱,互相品尝般的接吻。

  十点时小雄不得不离开她家,因为她的父母就要回来了,她一声不响地把小雄送到门口,拉着小雄的手轻声说∶“今天谢谢你”

  小雄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说:“夜深天凉了,你回去吧有时间我会给你电话的”

  她点点头,却拉着小雄的指尖不放,“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守护叶雨的,不允许任何男生碰她”

  小雄轻轻勾勾她手指,她听话地靠近他,站着的时候,她的下巴刚好到小雄的肩头。

  门口的草丛被微风吹拂,发出沙啦啦的响声,使夜显得越发安静

  小雄回到家中时候已经快是午夜十一点了,洗了个澡躺到床上,想到今天和柯旻的约会,怎么也睡不着,爬了起来,来到顶楼。

  顶楼的灯只留下秋千架边上的那盏还亮着,一个绰约的女人坐在秋千上,双腿叠放在一起微微的动荡着。

  小雄走过去的脚步声惊动了她,她扭过头来,小雄才看清是冷艳,“冷姨,还没睡啊”

  “啊,你不也没睡吗”

  冷艳微笑着说。

  小雄坐到她身边的另一个秋千上说:“怎么,想家了”

  “唉我们哪里还有家啊”

  冷艳叹息着说。

  小雄看着她说:“别这么说,冷艳,如果你不在愿意回到澳洲去,这里就是你和辛西雅的家啊”

  “谢谢你”

  冷艳穿着丝袜的长腿舒展了一下说,“总不是长久栖身之地啊”

  “怎么是我们对你们不好吗”

  “那到不是,总归我和辛西雅跟你们无亲无故的,怎么好长久的打扰呢”

  她瞟了小雄一眼,昏黄的灯光下,小雄分明看到她眼中一丝幽怨,这幽怨对于一个常年厮混在女人堆里的小雄意味着什么。

  他起身走到冷艳身边,蹲在她的身前说:“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们无亲,但是不能说无故吧”

  “唉那到也是,你们一家人帮助了我们,真的算有故了啊”

  小雄看到她微微荡动的双脚,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惹人心动,一双高跟皮鞋被脱掉放在一边。

  小雄拿起了冷艳的高跟鞋说:“我怎么看你总是穿着这双鞋啊”

  冷艳见小雄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唯一的一双高跟鞋,有些尴尬的说:“我”

  有我”

  小雄有些恍然的说:“你,就这么一双高跟鞋吗”

  冷艳更不好意思了,把头扭到一边。

  小雄看她这双高跟鞋的鞋跟都已经磨损的很厉害了,不禁有些暗暗谴责自己心粗,竟然没有想到她的生活已经窘迫到这种程度。

  小雄记下了她鞋子的尺码后放下来,看到冷艳的肉色丝袜脚尖处有一丝脱线,他叹了口气说:“对不起,冷姨”

  冷艳转过头来问:“什么为什么道歉”

  小雄伸手握住她那只丝袜有点脱线的脚说:“是我太粗心了”

  冷艳的脚缩了缩,她知道小雄发现了她袜子的脱线,更加不好意思了。

  小雄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