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 中第40部分(1/2)

加入书签

  小雄没作声,继续舔弄方秀玉下体凡是非“重点”的地带,引得她大叫:“宝贝你你舔我那个地方嘛宝贝,你不要逗我了呀快舔我我的洞好不好好难受啊啊”

  方秀玉急得把两手搬到自己膝弯里用力拉着,使整个下体掀得更高,而尚未被舌头舔到却早已湿淋淋的阴户,就更突显在小雄的眼里。

  一点儿不错,这时候方秀玉的阴户就像一朵沾满了露液昂然盛开的花,它娓娓弯曲的两片小阴唇,如鲜红鲜红肿得厚厚的花瓣,向两边撑张,暴露出阴唇内侧红得发紫的嫩肉。

  而两片花瓣顶端,方秀玉的阴蒂鼓得像一颗剥去皮的大花生米,光溜溜的在淫液覆盖下闪闪发亮,再加上,还有不少泛滥出的淫液,聚积在阴蒂两旁,大小阴唇交合处的肉折与肉沟里,形成一条条晶莹透亮的细线景致之美,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小雄看着这块圣地,不绝于口地赞美:“太美了方姐,你的屄,简直是太美太美了太使人迷惑令人神往了不要说我,就是任何男人见了都要垂涎三尺,恨不得马上就将它给吃了唷”

  “那,那你就快快点吃嘛宝贝,你明知道我都急死了,还说那么多干嘛哪天哪你就别再逗我了好不好舔我的洞舔我的屄嘛啊求你求求你,宝贝舔我,快舔我嘛”

  她此刻已经忘记不许小雄说粗话的警告了,自己竟然顺着小雄的话说出了她一生中第一次的粗话。

  小雄早已料到方秀玉的反应,他以舌头的行动响应,舔上饱含蜜汁的花瓣。

  方秀玉疯了般的啼唤:“啊啊宝贝,宝贝啊对了就是要你那样舔我的嘛”

  明了方秀玉阴户此时的状态,小雄舔弄阴户的舌头,是轻柔几乎体恤般的,含着充沛的唾液。

  方秀玉一方面感觉倍受小雄的怜爱,一方面急速产生舒服愉悦的性反应,开始哼唱起来:“喔真好宝贝舔得我好舒服喔喔宝贝,你好会舔喔”

  小雄将舌头在方秀玉两片细嫩的阴唇肉瓣上徘徊流连内侧舔完舔外侧,又舔回内侧,然后缩起舌头尖端,顺着唇瓣边缘的走向轻轻由下舔到上又由上往下舔

  当舌头舔到方秀玉屄缝入口时,她又呼唤出快乐的声浪,同时忍不住强烈的性亢奋,从鼻中流出更多的淫液。

  小雄就在屄缝下面,以舌头作汤匙般地接着新鲜的琼浆玉露,又像享用着蜜汁饮料似的,一口接一口地啜饮吞咽下肚

  小雄喝了不知多少口方秀玉的淫液,待他抬起头望着方秀玉时,满嘴满脸,都湿答答的引得方秀玉忍不住噗吱一声笑了出来。

  但她没说什么,只两眼情深地望着小雄,薄薄的嘴唇,如抛吻般噘呶。

  小雄笑咪咪地说:“好湿唷,方姐你的庙堂圣地竟盖在沼泽地带呀”

  方秀玉一听这妙喻,禁不住笑道:“什么哇宝贝,人家本来一向都是干干的,还不都是因为你,才泛了潮,淹水淹成这样啊宝贝,别问了嘛,反正我那儿已经湿得不象话了,你就多喝几口多舔舔我吧”

  说着,把原来一直抱住膝弯的两手按到小雄头上,往自己胯间压下去

  小雄再度舔吻方秀玉的阴户开始同时用手指捻弄阴蒂,缓缓拨动那颗硬突突的肉粒,使它肿胀得更大,表皮也因为更绷紧,而变得光滑。

  等到他把舌头舔上肉凸时,方秀玉终于又舒服得放声浪叫了:“啊就是那儿就是那里宝贝舔吧,舔我那颗豆豆舔我的阴蒂吧啊啊啊”

  小雄舔弄方秀玉的阴蒂时,并没忘记口手并用,手指移回到肉洞两旁小阴唇的肉花瓣,轻轻爱抚逗弄

  一开始,方秀玉觉得同时两处都被照顾到,十分刺激受用,便叫好鼓励他,自己也无比兴奋连连振动下体迎合。

  但一会儿,她就忍受不了似的,叫小雄停下,要他别再刺激已肿得不象话的阴唇。

  小雄机警地不再用手指逗弄她的小阴唇,改为两手移到屁股底下捧着丰臀,像捧个大碗似的,光用嘴用舌头在阴唇阴蒂,和阴道洞口的肉圈上,舔吻吮吸勾戳挑拨方秀玉唱出了欢愉的声浪,在极度陶醉中嗯哼不止。

  小雄愈吻愈热烈,方秀玉也愈加亢进,两手再度抱在膝弯里,拉着自己两腿,连连紧缩腰腹,下体阵阵往上一拱一抬,凑合小雄的舔弄

  兴奋中,方秀玉如歌如泣,唱出动人的咏叹调,交织混和着小雄在阴户舔吻时发出断断续续低沉的轻吼,和他的唇舌在娇嫩肉体上挑拨游走蠕动时造成的“唧唧喳喳噗啾噗啾”

  的水声,如一首交响曲,洋溢回响在卧房中

  “啊喔好好啊宝贝,宝贝舔得我舒服死了呜哦我从来没被舔得这么舒服喔喔喔啊天哪宝贝,我真爱死你的舌头了”

  小雄沾着满嘴满鼻子的淫液,往方秀玉大腿上擦了擦,抬起头,伸出一手揉弄方秀玉的乳房,轮流轻轻揪她小小的奶头,对方秀玉笑道:“嗯方姐,我也好爱你的屄爱它那么美妙可口,那么多汁香喷喷令人开胃哩”

  在奶子上玩弄一阵之后,他又捧住方秀玉屁股,用双手在她嫩滑丰满的臀肉上一会儿轻柔一会儿用力,搓揉挤捏,揉面团似的滚滚不停把玩

  搞得方秀玉忍不住又眯上两眼换了种声调,娇滴滴地一面哼一面断续啼唤:“哦唷宝贝,你的手,把人家的屁股也弄得好舒服了哦啊唷唷啊宝贝,我连屁股都被你弄得好那个了呀”

  小雄继续把玩方秀玉的臀,笑问道:“是吗今天方姐的庙堂圣地,处处都变成了性感带啊看来,当你男欢女爱的时候,男人作个朝圣者,或探险家的比喻,的确蛮有道理喔”

  说着,他的手变成为“魔爪”状,将方秀玉的两片臀瓣剥分开一只手指探到中央的肛门口,就着方秀玉源源流下的淫液,在玲珑小巧的肉凹坑里扣挖

  方秀玉整个脸上写满彷佛是迷惑,却又像沉沦在异样快感中的表情,好想要讲,却好生害臊似的呓着:“宝贝我也不知道怎的,今天我屁股那边好像,好像特别会敏感,好容易受刺激唷喔宝贝你好会扣喔啊啊天哪,连你扣我屁股洞洞,我都会性亢进兴奋了啊”

  方秀玉再度伸出两手,把小雄的头压到自己的阴户上,嘶声喊着:“舔我宝贝,再舔舔我吧一面舔我的屄,一面玩我的屁股吧啊啊啊喔啊,啊舒服死了,我舒服死了宝贝,宝贝”

  “方姐,不许说粗话”

  小雄调笑着喝道。

  “哎唷,我不管了我顾不过来了啊”

  小雄的生花妙舌钻进方秀玉屄缝里,一戳一收地动着,她也像跟着舌头抽插的节拍,阵阵高呼出淫荡的叫声。

  而小雄的手指润滑着淫液,顶住屁眼渐渐用力时,方秀玉终于更大声叫了出来:“啊啊插进去插进去啊宝贝,把你指头插到我屁股里吧”

  小雄按照方秀玉的要求,把一只手指插入紧窄的屁眼中,同时,以舌头在方秀玉的阴蒂上快速扫动,另一手穿过方秀玉曲折的大腿底下,伸到胸脯,在两颗硬如生葡萄似的小奶头上揪捏扯拉

  方秀玉的反应愈来愈强烈,叫声也愈来愈激动,小雄就把插在屁眼里的手指,一进一出抽送起来

  没多久,方秀玉的高潮就如翻江倒海,什么也挡不住地汹涌袭卷上来她整个身子像疯掉似的,腾着扭着振着颤抖着她的头在枕上一左一右猛烈甩着;如银铃钟声叫嚷高喊:“啊啊啊对啊就这样啊啊啊用力啊啊啊啊啊哎唷嗯哼啊啊啊”

  不知过了多久,方秀玉的高潮终于从狂涛般的激烈汹涌,回复到平息静缓的地步。

  仅管高潮余波仍然阵阵袭上身子,但已不复令她神魂颠倒,只由不规则间歇的喘息,和两条大腿与屁股交接处的肌肉偶尔微微颤抖,透露出来

  方秀玉纤小的身躯无力仰躺,两腿膝头向两旁分摊,保持大大张开的姿势,屁股也不再被小雄捧起悬离床单,而是垮落在床上。

  阴阜下面,方秀玉的小屄有如被露液浸透盛开过后的一朵鲜花,两片花瓣儿不再像亢奋时又厚又肿的向外撑张,但还是弯弯扭扭的因为腿子分张而摊开在那儿,呈露它液汁覆盖下娇媚而细嫩的皮肤,被小雄舌头舔弄而殷红的色泽。

  而两片花瓣交合处顶着方秀玉私处最灵敏的阴蒂,丧失了高潮前兴奋勃起的坚挺和凸出状态,缩成绉绉小小的一团肉,被阴唇肉折所夹,半隐藏住只露出尖端微小得几乎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尿道口,被细细如丝的肉折标示出它的所在

  至于方秀玉现在已经闭锁住的屄门,和屄门下方的会阴及屁股底下,全都被液汁浸淫沾湿得晶莹亮丽,诱人无比地闪闪发光

  小雄扒在方秀玉胯下,盯着奇景瞧来瞧去,一面以指尖如鹅毛般轻轻游走,偶尔稍微触碰到她的嫩肉;一面不绝于口地赞美:“真美方姐,你这朵如花似玉的小屄,历经性高潮之后,居然还这么诱惑人,这么具有挑逗性的艳丽,真是少见”

  方秀玉被夸得脸红,半睁开蒙眬的两眼,对小雄瞟了一下,以十分不好意思的表情道:“哎唷宝贝,别盯着人家那里看了我刚刚才好见不得人的样子才完,臊死我了。”

  说着,她两膝缩了起来想把腿夹住。

  但小雄没让她,一面用手将方秀玉大腿拨分得更开,一面哄着:“别夹嘛方姐,现在才是你最美最好看的时候呀还臊个什么劲呢方姐你在享受口交时流出来的水可真多哩要把腿子摊开,才能让水早点儿干呀,你说对吧”

  方秀玉只有依了小雄摊开双腿。

  小雄又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