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米长大了!一(1/2)

加入书签

  这是一个四季分明土壤肥沃的地方,在谷子黄穗的季节,小米来到了这个世上。爹娘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伤心,瞅着田里的谷子挠了挠头说,就给她起个小米的名字吧。倒是稍微知事儿的哥哥,听说爹娘给他添了个妹妹,一蹦一蹦地咧着嘴围着她笑个没够。谷子割倒了,田里又安排上了别的庄稼。等下一季的谷子又要黄穗儿的时候,小米拶巴着步子会走路了,也能“爹娘”地喊了,喊得最清楚的两个字就是哥哥。

  哥哥当然高兴,就扯着小米的小手满院子里转。就在这两个孩子满院子撒欢的时候,屋子里一声婴儿的啼哭,小米的爹娘又给这个家从床下扒出了一个妹妹。哥哥听到屋子里传出来的婴儿的哭声,先是一怔,小米在院子里跟自己在一起,怎么会跑到屋子里哭呢?哥哥扯起小米的手就往屋里去,刚好撞到了端着破盆往外走的爹。哥哥抬眼看了一下爹手里的破盆,破盆的上血淋淋的让他觉得害怕,这是怎么了?跟在哥哥身后的小米给爹手里的破盆吓得“哇”地一声哭了。

  “哭啥子嘛,你娘又从床地下给你们扒了个妹妹出来。”爹见小米哭了,咧了一下嘴说。

  “娘给钉耙碰着了?要不怎么这么多血?倒是哥哥显得镇静,抬头看着爹问。

  “你娘没碰着。”爹说。

  “那是妹妹给钉耙碰着了?”哥哥挠了一下头。

  “妹妹也没碰着。”爹眨了一下眼。

  “那怎么会有血呢?”哥哥更不懂了,呼嗤呼嗤使劲儿挠了几下头。

  “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啥!”爹不知该怎样回答孩子的问话,翻了一下白眼说。

  见爹翻了白眼儿,哥哥也就不再问了,扯着小米的手就进了屋子。

  娘大约摸是用力使唤钉耙累了,躺在床上眯上两眼不说话。在娘的身边睡着一个娃娃,娃娃给包了起来,只有头在外面露着。小米的个子太小,不能像哥哥那样能看个清楚,就两手扒着床帮翘起两个小脚往床上瞅。瞅了一阵儿,还是没能瞅见娘港从床下扒出来的小妹妹。

  这个时候,哥哥不再瞅娘身边的小妹妹了,而是弯着腰往床地下踅摸着来回看,可是,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还是没有瞅见床地下有娘用钉耙扒过的印记。

  也就在这个时候,娘转了一下头,睁眼瞅了一下弯着腰的哥哥,然后又把眼合上了,有气无力地问:“豆子,你在干啥子了?”

  豆子直起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娘,挠着头皮说:“我看你从床地下哪个地方扒出来的小妹妹。”

  “傻孩子,小妹妹是娘从树上摘下来的。”娘没有睁眼,仍是没有力气地说话。

  “我爹说是你从床地下扒出来的。”豆子开始两只手挠头了,是爹说了瞎话,还是娘在骗人?

  小米不知道豆子哥哥在跟娘说些什么,仍旧扒着床帮两只小脚一翘一翘地往床上瞅。可能是她瞅得累了,一下子竟然放声哭了起来。

  “豆子,带小米出去到院子里玩去吧。”娘有些心烦了一样说。

  豆子扯起小米出了屋子。

  小米给哥哥扯出了屋子,仍不时地回头往屋里看

  “小米,咱不哭了,哥哥给你抓蚂蚁玩。”豆子见小米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