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七(1/2)

加入书签

  麦子相信了大舅的话,但是,她还是想不明白不种地咋的能就能把日子过得滋润了。她皱着的眉头一直没能松开,眨巴着两眼紧盯着大舅。

  “麦子,现在不管我咋说,你都想不明白,但要记住这一点,跟着大舅上学读书了,就一门心思把书读好了,其它啥也别想,包括小米他们几个会在家里咋样累咋样的苦,都不要想。”小米的大舅也一直紧盯着麦子,说,“就记住大舅的话,以后你要是出息了,小米他们几个都能跟着你沾点儿光。”

  麦子瞅着大舅,也向大舅很重地点了几下头。

  小米的大舅见麦子向自己点了点头,心里的酸痛就更重了,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女孩子家,自己的这些话是不是给她压了很重的担子?可是,麦子跟着自己去读书了,这些都是她必须挑起来的担子,也是她将来必须要考虑和面对的问题,她不是要为自己去读书,而是要为这一家姊妹几个去读书啊!

  灶房里的风箱声停了下来,透过灶房门和窗子蹿出来的烟雾也变得稀薄了。

  小米端着一盆热水从灶房里走出来,喊着麦子要给麦子洗头。

  麦子听了小米的喊,看了一眼大舅,就出了屋门。

  “先到窗户台上把上回砸的皂角拿过来。”小米喊着出了堂屋的麦子说。

  麦子依着小米的话,很熟悉地把那盒儿砸碎的平日里用来洗衣裳的皂角从西间窗户台子上拿了过来递到小米的手里,看着小米,说:“要是有胰子就不用使这皂角了,使这皂角还得先使劲儿把它揉出沫沫子来。”

  小米没有说话,从那盒儿里捏出一撮子的碎皂角放到手心里,从水盆里撩出一些水来,在手心里把碎皂角拌了拌,然后两手搓着皂角使劲儿地揉着对麦子说:“你自己先把头弄湿了,马会儿就能把它搓出沫子来了。”

  麦子自己把衣裳领子往外翻了翻,蹲下来用手试了试盆里的水,然后伸着头自己用那条破洗脸手巾往头上撩水。

  小米的大舅瞅着院子里的小米和麦子,城里的孩子洗头开始用什么洗头膏洗发露了,自己的这两个外甥女儿洗头还用从皂角树上勾下来的皂角,与城里的孩子比来,自己的这两个外甥女儿还生活在原始社会。同一个天空下的孩子,差距就是这样天壤之分啊!

  小米搓了一会儿手里的皂角,问了一声麦子是不是头发都湿透了。

  麦子披散着给水撩湿了的头发,脖子伸在脸盆上答应了一声小米。

  小米把手里搓出来的皂角沫子抹到麦子的头上,要麦子再等上一会儿,就接着继续搓着她手里的碎皂角。

  麦子把头伸在脸盆上,一动不动地等着小米。

  “麦子,晚晌咱就要去大舅那儿送你进学堂,进了学堂,你就是一个学生了。知道学生该干好啥吗?学生就该把书念好了,就像咱该把地种好了一样。咱要想把地种好,就得一门心思地琢磨咋样才能把地种好。你成了学堂里的学生,就该一门心思地琢磨着咋样才能把书读好,家里的事儿你就不能操心着咋的咋的了。”小米又搓了一阵手里的皂角,把满手搓出来的皂角沫子又摸到了麦子的头上,放开手里的皂角,为麦子搓着头发说,“你成了学堂里的学生,家里的事儿就是哥哥姐姐的事儿了,也用不着你操心了。”

  麦子低头答应着小米。

  “还有,你也不小了,十来岁了,人家都说你很懂事儿了。到了大舅那儿,也得像在家里一样懂事儿,不能啥事儿都靠着大舅,自己的事儿要自己动手去干。缝缝洗洗,在家你自己都能干了,得空儿的时候帮着大舅洗洗缝缝。”小米一面帮麦子搓着头发,一面安持着麦子,说,“还有,在学堂里跟一个学堂里的其他学生不能使家里的这个性子。一个学堂里的学生就跟亲姊妹似的,得心里想着,疼着,就像一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在一起一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要是有个啥子不是,能忍的,咱得忍着,能让的,咱得让着,因为咱是去读书识字儿的,不是跟别人置气儿。实在忍不住让不了,也不能跟在家里一样跟人家不依不饶的耍性子。忍不住让不了就去找先生,让先生给个说道儿。”

  小米的大舅在堂屋看着小米给麦子洗头,听着小米对麦子这样的安持,心里越发觉得小米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姑娘家了。在小米的身上,他看到了她心灵深处最真切的东西。从小米的身上,他似乎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