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十(1/2)

加入书签

  小米的大舅给豆子的话说得不光是愣怔了,就这几句话,像一阵的闷雷一样震得他心肝肚子肺都疼,这就是自己的外甥!他盯着豆子看了半天,说了一句:“眼下有大舅了!”

  豆子冲着大舅一笑,说:“大舅,眼下你连自己也顾不了,外甥还能把你也给拖累上?”

  “豆子,再咋,你大舅比咱活泛些。”蚂蚱大爷接着豆子的话向豆子说,“眼下你大舅就一个人,他不帮着拉扯你们姊妹几个还拉扯谁呀?”

  豆子回头看着蚂蚱大爷,说:“前些年妗子和表哥两个人已经把大舅拖累得够呛了呀!”

  蚂蚱大爷眨瞪就不说话了。

  “豆子,蚂蚱大爷说的对,不管咋的,大舅手里还是比你们姊妹几个活泛,比着你们姊妹几个,日子好过多了。你们姊妹几个,一年四季就指望着地里的两季儿庄稼,碰个啥子的灾荒,地里的庄稼也指望不上,就像前两天地里的萝卜,眼看着就能收成了,眨瞪一场冰冻就抛废了。”小米的大舅看着豆子说,“眼下你就只管想着把亲事儿定准了,大舅以前的亏空也要不了多少日子就能补上了,多少我每月都有工资,到日子就开资。眼下有了大舅,啥事儿你就只管把心往开了放。”

  豆子看着大舅苦笑了一下,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大舅在拿话让他宽心了。大舅这些年两个病人的药锅子早已经把大舅的骨头油都熬干了,大舅要缓上这一口气儿,也不是像大舅说的那么容易。

  “听说半里湾这个闺女家也没啥要求,这样一来,只要相看得准成了,把事儿办了也花不了啥大开销。”小米的大舅看着豆子说,“再说了,你都这个年龄了,亲事儿也往下拖不起了。越往下拖,年龄就越大,年龄越大也就越犯难为,小米她们几个心里也就越着急。就算是为着小米她们几个,你也得应承着把这事儿给早点儿定准成了。”

  豆子听大舅说到了小米她们几个,心里一下子更沉了。他眨巴了几下两眼,坐在那儿不说话了,皱起的眉头也在琢磨着姊妹几个这些年的日日月月。

  “豆子,就听你大舅的吧。”蚂蚱大爷见豆子坐在那儿犯着难为不说话了,向豆子咳了一声,说,“这人活着,就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要是你这样拖着不定亲不结亲,这家的这支香火也就断了。说得白了,人结亲这事儿,也不光是为了活着的人,还为死去了的祖宗。祖宗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香火要是在咱这儿续不下去了,以后咱也没脸去见祖宗。”

  豆子听了蚂蚱大爷的话,仰头出了一口很重的气儿。

  “蚂蚱大爷说的对。咱们草头百姓活着为的是个啥?就是蚂蚱大爷说的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小米的大舅接着蚂蚱大爷的话看着豆子说,“书上说的这主义那主义的咱也不懂,咱也不需要懂,那些离咱草头百姓都很远。咱草头百姓讲的就是能活一家人家,一家人守在一起把日子能过得有吃有穿有滋味儿。眼下你们姊妹几个守在一起,可迟早小米她们几个要出阁嫁人的,到时候这个家就落你一个人了。一个人就不是一家人,日子也不能叫日子。”说着,他看了一眼蚂蚱大爷,“我说这话也不是想揭蚂蚱大爷心里的伤疤,说了,蚂蚱大爷你也别生气。这个时候蚂蚱大爷为啥想跟你们姊妹几个合到一块儿过日月,是因为蚂蚱大爷觉得心里单,没个人在眼前晃荡着。跟你们姊妹几个合到一块儿过日月,吃好吃歹,穿好穿孬,那都是另一回事儿,最起码他每天瞅着你们姊妹几个在他面前来来回回的,心里踏实暖和。”

  蚂蚱大爷给小米大舅的这几句话说得踏巴着两眼落下泪来,他擦了一下两眼,向豆子说:“还是你大舅说得准!你这个时候把亲事儿给耽搁了,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了,出来进去的就一个人,偎,没地方偎,靠,没个地儿靠,整个人整天就跟空落落的一个骨头架子似的。这几天你也觉出来了,觉出我跟前些日子不一样,那是因为我看着你们姊妹几个在眼前晃着,像你大舅说的一样,心里暖和,心里踏实,整个人都觉得有靠山,有奔头儿了。”

  “豆子,不管你再咋的想法儿,我跟蚂蚱大爷都是半辈子的人了,蚂蚱大爷他家人比你妗子和你表哥走得早,不管谁先落单吧,眼下我跟蚂蚱大爷都是落单的人。他心里是啥滋味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