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十四(1/2)

加入书签

  大舅的话让豆子很高兴,她回头伸着脖子看了一眼小米,说:“等我念书念得出息了,我还要给大姐买一件粉红的纱巾,就是拨浪鼓担子里挑着的那种。”

  小米向麦子笑了笑说:“等咱家麦子以后念书念得出息了,就先把自己打扮打扮,回到咱们那个村子里让老少爷们们看看,咱们没爹没娘的孩子照样有出息。”

  “你小米姐说得对,没爹没娘的孩子咋的了?只要下功夫,比村子里谁家的孩子都有出息!”小米的大舅接着小米的话向麦子说。

  麦子给小米和大舅的话说得脸上笑得像阳春三月里开着香味的桃花儿一样。

  就在小米跟着大舅渐渐走过这个胡椒大的县城郊区马上要进入县城中心的时候,一阵像敲破瓢一样的声音从街道旁边的一个店铺里传过来。

  小米很好奇地顺着这种“恐其嗒其”的声音瞅过去,这是一个没有在门前放着花花绿绿的东西的店铺,倒是这家的店铺门口一边立着一个黑颜色的又长又扁的箱子,这种敲破瓢一样的声音好像就是从那两个黑颜色的箱子里传出来的。让她更觉得稀奇的是,这家店铺的门口有几个留着胡子和长头发不男不女的人正跟着这样敲破瓢的声音神经病一样摇晃着脑袋瓜子,下面的腿和屁股还跟虱子咬了一样前后左右地晃荡。这些都是啥人呀?长着胡子还留着长头发,长头发还给弄成木匠推出来的刨花似的卷卷儿。这些人是男还是女呀,说是男的吧,长头发,身上还穿着花衣裳?说是女的吧,他们还长着胡子,这几个人该不会像村子里狗比他们家的那只老母羊前年下的那窝羊羔子吧,说公不是公,说母不是母的二裔子阴阳人吧?这真是稀奇了,村子外面的世界真是啥人都有!

  “大姐,你看见没?”坐在车杠上的麦子也看出了这些人的稀奇,转回身伸着头瞅了一眼小米,说:“这是几个神经病吧?看他们穿的衣裳,上面是花格子的褂子,下面的裤子上面瘦得跟春上柳条子拧下来的笛笛儿一样,下面裤脚又肥得像个打水桶,又像把笤帚,扑闪扑闪能扫地呢。不是神经病,哪能穿这样的衣裳当着这么多人抽这疯儿。”

  麦子的话把大舅说得呼哧一笑,说:“这些人哪儿是神经病呀,他们是在跟着音乐跳舞。”

  “啥叫音乐?啥叫跳舞?这就是跳舞?我咋瞅都是神经病发神经了。”麦子仰脸皱着眉头看着大舅说,“这些人不干活吗?”

  “音乐,就是那两个黑颜色的箱子里传过来的‘恐其嗒其’的声音,那两个黑颜色的箱子叫音箱。跳舞,他们这些人现在摇头晃脑颠腿扭屁股的就是在跳舞。”小米的大舅低头向麦子说,“他们这些人不干活儿,日子轻闲着呢。”

  小米的大舅话音没落,麦子扑哧一笑说:“这就是跳舞呀,就是这些人吃饱了撑得得了羊羔疯子病。让这些人吃饱了扛着钉耙扒二亩地出来,就不会得这样的病了。”这句话说完,她马上拉下脸色问,“他们不干活儿,吃食儿从哪里来呀?”

  小米的大舅给麦子的这句话说得一愣,在麦子这样幼小的心里,她还是这样认为,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干活儿劳动。但是,她现在只是听自己说这些人不干活儿,还没有真正看到城里人的日子。如果有一天她发现城里的有些人不需要任何的劳动,日子过得比神仙还要自在的话,那个时候她的心里又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和想法儿?他不由得又低头看了一眼麦子,他无法儿向她解释,如果她知道家里的姊妹几个每年受着那样苦累和委屈,种出来的庄稼一半儿上交公粮,上交的公粮把这些人养得吃饱了撑得抽羊羔子疯病,那她又会是啥样的无奈和伤心啊!他向麦子笑了一下,说:“他们这些人有人供养着。”

  “谁这么傻?供养得他们吃饱了不干活儿,撑得在这儿抽羊羔疯子病!”麦子很不理解。

  “反正有人养着呗,你管谁养他们干啥。”小米见麦子没完没了地问大舅,插话拦住了麦子,说,“今儿跟大舅来县城进学堂念书识字儿了,你就只管把自己的书念好就成。”

  小米的大舅推着自行车,前杠上驮着麦子沿着大街向前走。

  虽说麦子给小米说得不吱声了,但她的两眼仍不时地左右瞅着大街两边的行人和商店。已经在这个世上生活了七、八年的麦子哪儿见过这样的世面儿?满大街的行人形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