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十五(1/2)

加入书签

  浑身冒香气的女人搂着那个男人的脖子越来越近了,似乎这个女人忘了刚才她对小米撇嘴的事儿了,只是一个劲儿地搂着那个男人的脖子,把脸贴着男人的脸嬉笑着说些啥子话。

  小米瞅着这个女人,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掉进了云彩眼儿里一样,这城里人就是这样的不规矩?满大街的人来来往往的,这一男一女的两个大人咋的就没羞没臊当着这么多人搂得这么近呢?这要是在黄庄子,还不给人戳断了脊梁骨?她不由得向旁边的行人看了看,旁边的行人也真怪了,这样没羞没臊的稀奇事儿,都好像没看见一样?这到底是个啥地方啊!

  那个身上冒香气儿的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从小米身边过去了,没事儿一样向那个男人说了一句:“想我了吧?跟我睡觉舒坦吧!今儿再来两火儿?”

  男人向身上冒香气儿女人说不上名堂地一笑,回了女人一句:“今儿呀,不是两火儿,不论火儿,就在你身上不下来了!”

  天哪!这两个人睡觉的事儿都能拿到大街上说叨了?这城里人,真不是个好东西!小米瞅着身上冒香气儿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从身边走过去,这两个人说的话让她不光觉得害臊,还让她觉得恶心。谁家要是养了这样的闺女,这事儿要是给传到爹娘的耳朵眼儿里去,做爹娘的还不羞臊得找个地裂缝儿钻进去?

  “小米,瞅他们干啥,脏咱的眼!快走吧,马上就到大舅家了。”小米的大舅见小米瞅着这对男女咬牙瞪眼的,招呼了一声小米,“到家咱好好歇会儿。”

  “大舅,这城里人咋的就这样不要脸了呢?”小米回头看着大舅,很不能明白地问。

  “有句老话咋说的来着?林子大了啥鸟都有。这城市里住着这老些人,啥人没有啊!”小米的大舅摇了摇头,说,“一个村子里也是一样,啥人都有。”

  “村子里没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小米板正脸色说,“你看这两个人,都啥成色儿!”

  “这个地方比村子大多了,人情世故也复杂多了。”小米的大舅叹了一声,说,“别看这个县城不大,每天天南地北的人来往不少,啥事儿在这个地方都能碰上,没啥稀奇的。”

  “啥?这还不稀奇?”小米的两眼一下子瞪得老大,她瞅着大舅说。

  “不稀奇!你看,大街上的人有几个拿这事儿当稀奇事儿看了?那是因为这样的事儿人们在大街上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稀奇了。”小米的大舅又摇了摇头。

  “人们在大街上见得多了?那……这是一个啥样的城市呀?咋的那么多不要脸的人呢?”小米给大舅的话说得愣怔了。

  小米的大舅给小米的话说得止不住笑了一下,说:“小米,这个地方不像村子里那么简单,老少爷们们大都是一家人传下来的,不管远近,还都能顾着祖上的面儿,都能互相用心相处着。这个地方,哪儿来的人都有,张王李赵的,互相之间也没有啥情分,人大都很势利眼儿,眼皮儿活。再说了,这儿的人没啥体力活儿,照麦子的话说,整天吃饱撑得没啥事儿干,就有些人整天琢磨些歪门邪道儿的事儿。大部分还都是本分人家,老老实实地过日子。”

  小米听大舅这么说,这才觉得这个城市有点儿正常了,要是整个城市里住的都是像刚才那个身上冒香气儿的女人和那个男人,这个城市就脏得跟家里的沤粪池子似的了。

  麦子模糊地听着大舅和大姐两个人说话,一直没有言语地瞅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孩子必定是孩子,不管他会多么懂事儿知理儿,但是,面对着稀奇的事物,他的整个心思就会完全被稀奇的事物,满脑子都会是对稀奇事物的疑问。在麦子的心里,放羊已经不是稀奇的事儿了,因为在今儿以前,她几乎天天放羊,羊这种东西,包括羊的生活习性,都已经在她的意识里很深地存在了。薅草,这事儿在麦子的心里也不再是稀奇的事情了,因为在今儿以前,她几乎天天薅草。同样,家里地里的那些活计在她的心里也不再是稀奇的事儿里,因为在今儿以前,她天天要接触家里地里的那些活计。但是,今儿,这个城市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稀奇事儿,因为在今儿以前,城市是个啥东西,她不知道,更不用说城市里会有些啥东西了。今天,这个城市忽然一下子就摆在她的面前了,以前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忽然一下子摆在她的眼前了,以前从没有见过的东西忽然一下子就在她的眼前了,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