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十八(1/2)

加入书签

  张咪儿笑着凑近了麦子手里的书,被叫做眼镜的玻璃片子差点儿能挨到书上了。她瞅着麦子指的图片看了一会儿,抬起头眯缝着两眼,笑着向麦子说:“这个就是火车!听说过吗?一个火车头后面能拖上几十节儿的车厢,好几里路那么长呢。”

  “那么老长呀!”麦子瞪大了两眼盯着张咪儿说,“以前听村子里的人说过火车,就是不知道火车是啥样。”

  “这回知道了吧。”张咪儿笑着向麦子说,“等你念到了初中,你还会知道火车的动力原理,知道火车为什么可以在后面拖那么多的车厢。”

  “你这个时候跟她说动力原理,她听不懂。”小米的大舅听了张咪儿对麦子说的话,笑着向张咪儿说,“这个时候你要是跟她讲什么原理,本来她就晕乎,你越讲他就更晕乎。”

  张咪儿向小米的大舅笑了一下,说:“那是,等她上了初中,老师一讲她就明白了。”

  小米看着大舅和张咪儿,独自笑了一下,就转身端起按有大舅的脏衣裳的洗脸盆。

  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又着忙着要给自己洗衣裳,叹了一声,向小米说:“你这闺女呀,就是闲不住。我看了,这几件衣裳你要是洗不上,心里就踏实不了。”

  小米回头向大舅一笑,问:“大舅,水缸在哪儿呀?”

  “大舅这儿没有水缸。”小米的大舅向着小米说,“大舅这儿有自来水。”说着,他走出房门向旁边一指,“看到那个水池子没,那儿就是自来水。”

  小米跟着大舅走出房门,顺着大舅指的方向看了看,心里却觉得纳闷儿,那就是一个水池子,水池子旁边轴着一根铁棍儿,哪儿有水呀。

  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弄不明白自来水,就头前向自来水池子走去。

  小米端着盆跟着大舅来到了水池子旁。

  “看见没?这样一拧,就有水喷出来了。”小米的大舅来到水池子旁,一手拧着水龙头向小米示范了一下,“这样一拧,水又给关上了。”

  这城市里真的稀奇了!不用打井,大舅的手那么一拧,这个东西就能哗啦喷出水来。再倒过来一拧,水又眨瞪没了。小米瞅着大舅手里的水龙头,皱着眉头琢磨着这东西是咋的把水给从地底下弄上来的。

  “这是自来水。先用抽水泵把水从地下抽到水塔上,水塔上再放下来。”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对眼前的自来水感到稀奇,就向小米大致说了自来水。

  小米明白不明白地向大舅点着头,问:“大舅,我刚才咋的没瞅见你这儿有皂角呀?”

  小米的大舅笑了一下,说:“哪儿还用皂角洗衣裳呀?”

  “村子里大多数的人家都是用皂角洗衣裳。”小米说。

  小米的大舅一下子想起了小米给麦子洗头的情景,用皂角洗衣裳啥的,那是很原始的办法。在当今这个社会,如果把小米他们还在用皂角洗衣裳这个事儿说出去,绝大多数人会毫不犹豫地说是传说或者是故事。但是,这是自己亲眼见过的事实。想到这儿,他伸手从小米的手里夺过那个脸盆,向小米说:“今儿大舅教你洗衣裳!”

  小米给大舅的话说了个愣怔,咋的?大舅当自己不会洗衣裳了?她很迷糊地看着大舅,心里咋的也琢磨不透大舅为啥会说教自己洗衣裳。但是,她还是跟着大舅重新回到屋里去。

  小米的大舅进屋之后,把脸盆里的衣裳拿出来,端起旁边的一个热水瓶往盆里倒了些热水,又从洗脸盆旁边的一个只有小半桶水的水桶里舀出一塑料水瓢的水倒进洗脸盆里,用手把盆里的冷热水搅了搅,伸手又从脸盆架子下面拿出一袋儿洗衣粉,向小米说:“这是洗衣粉,先倒出一些在水里化了,再把脏衣裳放到水里泡上半顿饭的工夫,这样再洗就省力了,也能洗得更干净了。”

  小米看着大舅从那个花袋子里倒出一撮子给大舅说成是洗衣粉的红芋片子渗子一样的粉末子放进了水盆里,用手那么一搅和,水盆里眨眼起了满满的泡泡儿,心里更觉稀奇了。这办法要是能洗衣裳,真比用皂角洗衣裳容易多了。

  小米的大舅把放进盆里的衣裳来回按了几下,整个衣裳都给浸透了,他甩了甩两手,用毛巾把手擦了擦,向小米说:“这样泡上一会儿就能洗了。”

  小米见大舅这样把脏衣裳泡了,一下子真的觉得不会洗衣裳了。

  “小米,今儿你别急,看大舅咋的洗衣裳。”小米的大舅见小米瞅着自己跑进盆里的脏衣裳直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