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十九(1/2)

加入书签

  小米洗衣裳绝对是轻车熟路,不大会儿,泡在盆里的几件衣裳就给她洗了一遍。她唯恐洗得不很干净,就翻过来又重新把洗过的衣裳搓揉了一遍。

  小米的大舅在旁边看着小米这样卖力地给自己洗衣裳,心酸地向小米说了一句:“不用这么费事地洗,我这衣裳上都是浮灰,见水一搓就掉了。”

  小米当然知道大舅的衣裳不会像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的衣裳那样脏,但是,老少爷们们在一起,都穿着磨刀布子一样的脏衣裳,大哥也就不笑话二哥了。大舅这就不一样,出来进去的都是跟有脸面的人在一起,衣裳要是穿得邋遢了,就会招人笑话。她抬头看了一眼大舅,说:“大舅,再是浮灰,也得多洗两下才能干净。”

  小米的大舅摇头独自笑了一下,小米这闺女,太知理儿了,以后要是嫁个踏实的后生,后生只要肯出力气干活儿,有小米在后面帮着里外支应,日子一定能过出个摸样来。

  小米把大舅的衣裳又洗了一遍,然后就起身端着脸盆出去到外面那个装有水龙头池子上去投洗。

  水龙头喷出哗哗啦啦的水来。

  小米一遍一遍地投洗着大舅的衣裳,直到水盆里的水洗得清清凉凉的看不出一丁点儿的脏来,她这才把衣裳拧干了,端着脸盆回到大舅的屋里去。

  小米的大舅见小米进了屋,招呼着小米说:“先歇会儿,衣裳放那儿我来晾。”说着,他从门后脸盆架子上面的那根绳子上取下了几个竹子弯成的晾衣架儿。

  小米有些纳闷儿了,瞅着大舅不知道大舅要干啥了,晾衣裳归晾衣裳,拿那些东西要干啥呀?那些东西能晾衣裳?

  小米的大舅用一个晾衣架儿先撑起了一件上衣晾在拴在门口两个走廊柱子上的晾衣绳子上,接着又用一个带着两个夹子的晾衣架儿夹住裤脚晾了出去。

  小米瞅着大舅这样晾衣裳,不光觉得稀奇,也琢磨着这样晾干的衣裳一准要显得板正。怪不得今儿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些人衣裳都穿得有棱有角的呢,原来是晾衣裳里面的学问!她像忽地做梦醒了一样,自己回去也能做出这样的东西来,虽说家里很难找到竹子,可家里的木棍儿多的是,只要在肩膀长短的一根木棍儿中间拴根小绳儿,晒衣裳的时候把小绳儿往晾衣绳子上一拴,比这用钩子挂着还要稳当,再大的风也刮不掉,比这样用竹子做出来的东西还要好使唤,以后再洗衣裳也能这样晒干了。

  小米的大舅晾完了衣裳,向小米笑了笑,说:“还是有外甥女儿好,衣裳洗得干净!”

  小米给大舅说得有些难为情了,笑了一下,说:“大舅,趁着这个空儿,你领着我和麦子去麦子要去的学堂看看吧。”

  “咋的?还不放心?”小米的大舅笑着向小米逗着说,“那可是咱们这个县城里最好的小学了,要不是我有个多年没有来往的熟人在那儿,还别说,麦子还真进不了那个学校。”

  “大舅,那就你多费心了。”小米很感激地向大舅说,“不是我不放心,我这回去,豆子哥他们几个要是问我麦子进的那个学堂咋样,我也好跟他们说叨儿,也让他们几个把心给放到肚里去。我要是啥也说不上来,他们几个心里也踏实不了,别跟驴堆儿集上的那两个学堂似的,整天跟个放牛场子一样,那样的学堂,学生娃子能念出啥好书来!”

  “成!待会儿大舅就领你们去一小看看。”听了小米的话,小米的大舅琢磨也没琢磨,就答应着要带小米她们去县一小看看。

  “陈老师,你能把麦子弄进一小去?”旁边的张咪儿听了小米大舅的话,很惊奇地问,“那你得走多大的后门儿呀!那个学校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干部子弟的孩子,你刚调回来就能把麦子送到一小读书,真是神了!”

  小米的大舅向张咪儿笑了一下,说:“一小有我一个熟人,事儿也好办。”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自打上次从小米家回来之后,他一方面张罗着自己的工作安排,一方面活动着麦子读书的事儿。原本他打算要求回到驴堆儿集上去教乡镇中学,那儿离小米他们家也近,照顾小米他们姊妹几个也方便。可是,从小米家回来之后,他琢磨着要带着麦子读书,不管咋说,下面的教学条件跟县城里差了一大截子。为了能给麦子创造出一个好的学习条件,他就听从安排进了县第二中学,然后,他把上面给的安家费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