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二十五(1/2)

加入书签

  小米跟着张咪儿进了一个挂着棉被一样的门帘子遮住的走道,潮乎乎的空气马上让人觉得出气儿都有些堵了,走道的尽头传出来呼呼啦啦的水声和女人们的说话声。她来回看了看整个的走道,倒觉得这个走道很安静。

  张咪儿掀开了一个棉被一样的门帘子,让着小米和麦子先进去了,随后把门帘子往身后一放,整个人闪身就进了这间屋子。

  这间屋子不算太大,靠着门口的地方放着一张带有三个抽屉的桌子,桌子旁边一个煤球炉子上坐着一个水壶,水壶里正吱吱啦啦地发出水开前的声响,一个很胖的女人穿着一身绑在身上一样的衣裳坐在桌子前的一把椅子上。这个胖女人见小米她们进来了,眼皮抬也不抬地用手敲了一下桌子,肚子的场子骨碌出来的声音一样说了一声:“票。”

  张咪儿把手里的三张票递到这个女人的面前,女人接过票往桌子上的一个铁丝上一戳,这三张票就像秋季儿串红辣椒似的串到了铁丝上。

  小米瞅了瞅给串在了铁丝上的票,原来串票的铁丝有好几根,每一根上都串了一大摞子的澡票。

  胖女人把澡票串到铁丝上之后,就没事儿了一样往椅子上一靠,喉咙管子很粗但又喘不过来气儿似的身子忽闪忽闪地喘着气,咋听都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像得了齁喽子病似的。

  张咪儿在靠墙的一个分着很多小柜子的大柜子前瞅了一会儿,找出了三个空闲出来的小柜子,告诉小米和麦子,衣裳脱了之后就放到小柜子里,然后把小柜子上了锁,钥匙套在手脖子上别弄丢了。然后,她就开始解扣子脱衣裳。

  在这个地方脱衣裳?小米一下子愣了,她四周围瞅了瞅这间屋子,可不是咋的,柜子前有两个女人已经把身子脱得不剩一丝线了,光溜溜的身子没有一点儿羞耻地能让人看得叽里旮旯儿里都不剩。她很难为情地又瞅了瞅整间的屋子,对着门的那两把长条椅子上有个头发湿漉漉的女人正光着腚用手里的手巾擦头发,两条耷拉下来的腿还敞开着,像是给那个地方吹风似的。咋的了,咋的这个地方的女人都不是女人了,那个地方也敞开着不怕别人看见?她觉得很奇怪,村子里的女人天热的时候,晚上结伙下水洗澡还怕别人瞅见自己的身子啥样了。咋的城里的女人都这样呀?光着身子还唯恐别人瞅不见似的把两腿分开了,连一点儿的遮挡也没有?她琢磨着这样的怪事儿,唯恐别人瞅见了她的身子一样开始有些不大情愿解衣裳扣子。

  就在小米还没有把头转过来的时候,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用洗脸手巾擦着身子从另一个门里进来了,一个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巾擦着那个地方,还叉开了两腿低着头往那个地方瞅了瞅,嘴里一惊一乍地说了一句;“水太热了,差点儿把这儿烫突撸皮了。”

  “你当你那儿是纸糊的经不住热水烫呀!”另一个女人也把手里的手巾在那个地方擦了擦,看着那个说水热的女人笑了一下说,“其实,今儿的水正好,不热不烫的,洗着多解乏。”

  “我的皮儿薄,不经烫。”说水烫的女人又晃着头把那个地方瞅了几眼,说,“医生说我的皮肤比婴儿的皮肤还薄呢。”

  “皮肤薄了显年轻。”另一个女人瞅着说水烫的女人说。

  “是这样的,平时人家都说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十来岁呢。”说水烫的女人得意地笑着,手里的手巾在身上来回轻轻地擦着,说,“我这皮肤,娇贵着呢,不能碰,劲儿大一点儿就会破皮儿。你看,平时洗澡的时候我就不敢搓,稍微用点儿劲儿就跟揭皮一样,火辣辣地疼。”

  小米瞅着这两个女人,轻轻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裳。

  张咪儿安持着要小米和麦子锁好了小柜子,手里拎着洗澡用的东西,领着她们姊妹两个就往有水池子的那个房间里去。

  就在小米转身的空儿,那个说水烫的女人已经往那把长条椅子上铺了一块手巾坐下来了,她瞅着小米的胸,差点儿叫出声来,手捂着嘴巴往小米的下身看,然后斜着眼向那个跟她一块儿进来的女人指了指小米,撇着嘴小声说:“看她的胸,我还当是个男人呢。看了下面才发现也是个女的。”

  “个子大,年龄小,没发育呢。”那个女人以为是啥稀奇,顺着说水烫的女人的手看了看小米,笑了一下向那个说水烫的女人说,“这很正常。”

  那个说水烫的女人瞪大了眼睛瞅着那个跟她一起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