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二十七(1/2)

加入书签

  “你这个办法倒成,可你得逮住他往咱身上上呀?”手上缠着手巾的女人很没办法似的说,“他往身边一睡,跟死猪似的没个动静儿,能咋整?”

  “你呀,真笨!你就不会逗他?把他的火儿给逗起来了,他还不干?干一火你就等会儿接着逗他,一夜让他来个两、三次,保证第二天他没那个精力往别的女人身上上,就算他有那个想法儿,下面也没那个劲头儿了。”胖女人很经验地向手上缠着手巾的女人说,“第二天他腰酸得都直不起腰来了,就是给他面前放个光着身子的仙女儿,他也没那个能耐了。”

  淋着淋浴的女人们这个时候也都像小学生听老师讲课似的一声不响地听着胖女人说话。

  小米看了看淋着水的那些女人,不会这些女人家里的男人也跟手上缠着手巾的女人的男人那样吧?这叫啥事儿呀,城里的男人女人咋听起来都跟疯了一样的让人觉得糊涂了呢?

  张咪儿已经鼓励着麦子完全坐进了水里,她瞅着麦子眯缝着眼笑着问麦子:“这样洗澡舒坦吧!”

  麦子向张咪儿点着头,两只小手却在水里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小脚丫。

  “往后啊,咪儿姐就经常带你来洗这样的热水澡,一个星期洗一次,咋样?”张咪儿见麦子向自己点着头,盯着麦子问。

  “咪儿姐说的是真的吗?”麦子听张咪儿说要一个星期洗一次这样的热水澡,很惊喜地看着张咪儿。

  “当然是真的,以前咪儿姐就一个星期洗一次。”张咪儿很肯定地向麦子说,“以后你在城里跟着你大舅念书识字儿了,再也不能像在老家一样不注意卫生了。”

  麦子又向张咪儿点了点头。

  渐渐地,小米觉出了整个身子都给这样的热水泡得从心肝肚肠子里往外发热,头上也开始像在冒汗了。她觉得嗓子眼里这个时候很干,恨不得从哪儿弄来一瓢凉水咕咚咕咚地全喝下去。顺着嗓子眼往下,心肝这个地方像着火了一样,很热,却很舒坦。心肝下面的肠子肚子暖烘烘的咕咕噜噜地在动,动得让自己觉出饿来了。这热水澡一泡,舒坦是舒坦,咋的还让人觉出饿来了呢?自己晌午饭吃得也饱了呀,还没到晚饭的时候,今儿咋的这肠子肚子就叫唤起来了呢?

  “小米姐,烫出汗来了吧?”张咪儿转脸伸着脖子眯缝着眼看着小米问。

  “出汗了。”小米向张咪儿一笑,回应着说。

  “那我就给你搓搓背!”张咪儿从水里站了起来,蹚着水向小米靠过去。

  “这哪儿成!”小米也从水里站了起来,慌忙向张咪儿推着说,“你是城里的千金小姐,我是村子里的土丫头,哪能让你给我搓灰!”

  “小米姐,你这说的什么呀,什么城里的千金小姐,什么村子里的土丫头,都一样!我先给你搓,待会儿你再给我搓。”张咪儿从小米身边的台子上拿起小米的新毛巾往池子里湿了湿,然后拧干了,把毛巾叠了几下,给小米看着说,“先把毛巾拧干了,这样来回折叠几下,再这样往手上一缠,搓起来去灰还不疼。”

  小米见推不过张咪儿,很难为情地向张咪儿笑着说:“咱不睡到这台子上搓,不好看。”她又一次想到了村子里杀年猪。

  “不躺着搓。”张咪儿向小米点了一下头,说,“你就坐在这台子上,两腿放到水里去,我到上面给你搓。”说着,她从水池子里上去了。

  小米坐在水池子的台子上,两腿放在池子里,两只手撑着屁股两边的台子,张咪儿用手上的毛巾在小米的身后很熟络似的带劲儿给她搓着后脊梁。

  “小米姐,你身上的灰真多。”张咪儿很用心地搓着说,“怕是有些日子没有洗澡了吧。”

  “咪儿妹子,村子里哪像这城里呀。”小米听了张咪儿的话,回头看了一眼张咪儿,说,“村子里一年四季都有地里的活儿干,整天都是一身汗一身水的,再有风刮土扬的,身上没有个干净的时候。讲究一点儿的人,晚上回来洗脸盆里添上两碗水擦一把。再咋的擦,洗脸盆也比不上这老大的水池子能洗个干净。再说了,村子里也没有这样的澡堂子,身上哪能不脏?要是身上不脏,那也就不是庄稼人了。”

  “小米姐,以后麦子在城里念书了,你也经常能来城里了,每次来的时候,咱们还一块儿过来洗这热水澡。”张咪儿向小米说着,把手里的毛巾放到池子里蘸了水拿到池子外面揉了揉,然后拧干了重新叠着缠到了手上。

  “成,只要咪儿妹子不嫌弃我是个村子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