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豆子伤心了,小米伤心了二十九(1/2)

加入书签

  “那是因为有的人经常洗澡,就显得白净,有的人不洗澡,就显得灰土招眼的。”张咪儿向麦子说着,把麦子抱着坐到了水池子的台子上。

  麦子上下瞅着张咪儿的身子看了看,说:“咪儿姐,你的身子真好看,还白净,还胖乎乎的,不像我小米姐那样瘦。”说着,她有些调皮地伸手在张咪儿身上来回摸了几下,“你身上还光溜溜地显得很滑溜。”

  张咪儿给麦子摸着了痒痒肉儿似的把身子一缩,向麦子说:“小米姐的身上也白净,你看,这一洗一搓,显得比我身上还白多了。”

  麦子转脸看了看在自己搓着前胸的小米,向张咪儿点着头说;“小米姐是显得白净了,就是身子骨太瘦,给这些年吃不好喝不好又累给委屈的。要是小米姐能像你这样胖乎乎的就好了,一准很好看。”

  张咪儿向麦子点着头说:“是呀,小米姐再胖一点儿,画上的美女都没有小米姐好看。以后谁要是娶了小米姐,那可是有大福气的人了。”说着,她也转脸看了看小米。

  那个肥胖的女人给那个给她搓背的女人搓着前胸,嘴里不时地说着些给她搓背的女人的身材保养得好的话,那口气,就像一只饿了几天几夜的馋猫瞅到了无法儿吃到嘴里的腥鱼一样,急得四处打转转儿。她停下手里的毛巾,瞅着那个女人的肚子,点着头说:“你看你这肚子,哪像生过孩子的女人呀?”

  那个给肥胖的女人搓背的女人躺在那儿瞅着肥胖的女人,说:“知道吗?就这肚子,我也折腾得我受了老大的苦了。孩子刚满月没几天,我就一天二百个仰卧起坐,早晨先做一百个仰卧起坐再起床,晚上睡觉前又是一百个仰卧起坐。那阵子,可把我累得难受了,每天二百个仰卧起坐折腾得一天到晚肚皮都是酸疼酸疼的。后来孩子断奶了,大鱼大肉我也不敢吃,油大的菜也不吃,怕肚囊子长肥膘肉。胖起来容易,要想再往下减就不容易了。”

  “那多受罪呀!”肥胖的女人听了那个给她搓背的女人这些话,很吃惊也很害怕似的叫了一声说,“我为了减肥,跟真的似的早起跑步,没跑几天就坚持不住了,觉得太累。再说了,早起那会儿睡得正香,也懒得再起来了。”

  小米越发觉得这城里的女人活得挺别扭的,有好吃好喝的又怕胖,胖起来的女人又想着法子往下掉膘。村子里的女人倒是想胖,可没办法能胖不起来。头上是一样的天,这城里人跟村子里的人咋的就不一样了?总觉得像两股绳子不一道劲儿,拧拧巴巴的别扭着。

  那个给肥胖的女人搓背的女人也把一条腿翘到了肥胖的女人的肩头子上。

  肥胖的女人先是瞅着那个给她搓背的那个女人的那个地方看了一阵儿,这才把缠在手上的毛巾放到这个女人的腿上,有心无心地给这个女人搓着腿说:“原来我一直以为女人跟女人都是一样的,今儿我才注意到,不大一样。你看你那个地方,跟你这个人一样,显得秀气。”

  “你呀,净会瞎琢磨!女人跟女人都是一样,虽说外面看起来不大一样,里面都一样。这就跟人一样,脸面、个头上看着不一样,肚里的肠子肚子的都一样。谁要是多长根肠子多长个肚子出来,那就是畸形怪胎了。”

  城里的女人到一块儿除了琢磨这些东西,还会琢磨啥呀?小米听着这两个女人的说话,心里很纳闷儿,也很奇怪,让她们跟村子里的女人那样,一天到晚地想着一家人今儿吃啥明儿吃啥,拿啥往锅里下,该给家里的谁做双新鞋子了,该给家里的哪一个补裤子了,她们还会有这个闲心思琢磨这些吗?

  那两个女人一直还在说着些荤荤素素的话,哪个女人家的男人夜里很有劲儿,哪个女人家的男人像干面条下锅,又有哪个女人家的男人干脆就是地里的蚯蚓硬不起来。

  小米听着这两个女人的这些话,不知咋的了,竟然模模糊糊地想到了一句老古语话,贫生贼心,富生淫心。这人,看样子是穷不得也富不得。人穷了容易学坏,这人要是富了,也容易学坏。这人穷了,为了填饱肚子,就会想着偷人家抢人家。这人富了,不担心肚子挨饿了,就会跟这两个女人似的,整天就会琢磨着男人跟女人的那些事儿。她瞅着这两个女人看了一眼,走出这个澡堂子,这两个女人一准会穿得利利整整的跟仙女儿一样,让人瞅着觉得不会有啥见不得人的心思,脱了衣裳进了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