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三十(1/2)

加入书签

  小米看着麦子满头满脸的沫沫子,不由得很开心地一笑,这个张咪儿,以后要是麦子能经常跟她在一块儿,自己也就很放心了。吃穿住用上有大舅支应着,平时有张咪儿照顾着玩耍,麦子在这个地方要比在家开心得多了。

  那两个一肥一瘦的女人从喷水头儿下面出来之后,就趿拉着澡堂子里自制的木底儿布襻子的呱嗒鞋咯啷咯啷地上去了。顿时,这个有着两个水池子的屋子里只剩下小米她们三个人了。小米瞅了瞅这个静下来的屋子,还没等她回过神儿来,这个屋子里咯噔一声响,紧接着就是啥东西昂昂啷啷地叫唤。小米给这样的声音吓了一怔,四周瞅了瞅,也没有瞅到有啥子东西。没啥东西咋会有这昂昂啷啷的叫唤呢?

  “咪儿姐,这是啥响啊?这老大的声音。”麦子闭着两眼抬头问张咪儿。

  “吹水呢,给池子里的水加热。”张咪儿向麦子说。

  “这水不是在下面用柴烧的呀!”麦子很吃惊。

  “不是,是锅炉。锅炉烧出来的热气吹到水里,水就加热了。”张咪儿说。

  还有不用柴就能烧出来的热水?小米也迷糊了。在家时就听说,驴堆儿集上的那个澡堂子是用柴烧热水的。说是下面是一个大铁锅,铁锅的沿子和池子的底儿一样平。前半夜把池子里对上大半池子的水,下半夜人就起来点火从锅底下面烧。等烧得锅上面水热了,就一个人站在池子的边上用一个大水舀子来回把池子里的凉水热水撺活开了。等人下池子洗澡了,怕有人掉到锅里给烫着,就在锅上面的池子上用几根木棍给拦起来。好像也听说这样拦也不大管用,赶到年前人多的时候还是有人给挤掉到了锅里,连屁股带脚的烫突撸了一层皮。这个地方的澡堂子倒好,一开始进来的时候还以为里面的那个池子地下就是一口大铁锅呢,不用柴烧水,里面那个池子下面就不是大铁锅了。

  麦子用两只小手一抹脸上的沫沫子,也犯着迷糊看着张咪儿。

  张咪儿用手向跟里面的水池子挨着的那个墙角一指,说;“看见墙角给木板子挡得很高的那个铁管子吗?热气就是从那个管子里往水池里吹的。澡堂子怕铁管子烫着人,就用木板钉了个筒筒子挡住了那个铁管子。”

  麦子还是不明白地向张咪儿挠了一下都是洗发膏沫子的头。

  “在家时看到过做饭时锅里冒出的热气没?锅炉就是把水烧成热气儿,再把热气儿通过那个铁管子吹到这水里。”张咪儿向麦子解释着说。

  “咋的这样费事儿呢,直接用柴烧水不就没这麻烦了吗?”麦子听了张咪儿的话,摇头笑了一下说,“这城里人真怪,放着省事儿不省事儿,还要锅炉,还有铁管子,真是吃饱了撑得费这事儿消化食儿呢。”

  张咪儿给麦子的话说得止不住扑哧一笑,向麦子说:“你这个麦子,小脑袋瓜子转得真快,这话说得也真逗。城里上哪儿弄那么多的柴去?锅炉都是用煤烧的。”

  “煤?这个我知道,每年村子里下粉条子都是用煤烧锅。再过些日子,村子里又该下粉条子了。”麦子显得对煤很熟悉似的,“大人们说媒的火硬,还比柴经着。”

  小米瞅了瞅张咪儿和麦子,笑了一下,然后埋头搓腿上的灰。

  吹水的声音昂昂啷啷地响了一阵,眨瞪就没了,里面的水池子里噗突噗突响了两声,像一张很大的嘴在水下面吹了两个大气泡儿。

  张咪儿给麦子洗完头,又用香胰子在麦子的那个地方搓了两下,然后抱着麦子用喷水头对着麦子的那个地方冲一阵儿,冲得干净了,她才把麦子放下来。

  小米来回搓着自己的腿,一撮子一撮子的灰揪揪儿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身上会有这么老些的灰,从脖子到胸前,到肚子,再到这两条腿上,都是这样一搓一堆儿的灰揪揪儿。自己平时还经常擦洗身子,也能看到擦出的脏来,这个时候还是这么多的灰。要是自己平日里不擦洗身子,那又会脏出啥样子来?搓出来的灰揪揪儿还不能装上一箩筐?

  张咪儿和麦子在喷水头儿下面哗哗啦啦地洗着头发冲着身子,大舅买的洗发膏和那块儿香胰子也都能冒出了很好闻的香气儿,把这间屋子散得都是香气儿。

  小米搓完了两条腿,就着手搓脚。这双脚,刚才还招得那些城里的女人撇着长嘴叉子翻白眼儿。倒也是,这双脚打自小就没见过啥是袜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