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三十一(1/2)

加入书签

  “那个地方一天到晚地给捂住,不通风不透气儿,容易滋生细菌啥的。”张咪儿见小米对城里的女人洗澡很注重清洗那个地方不理解,向小米解释着说,“这样好好用水冲洗冲洗,就很容易把附着在那个地方的细菌给冲没了。那个地方的细菌少了,就不容易感染得病。”

  还有这个说道儿?小米给张咪儿的话说了个一惊,倒是村子里的女人不这样洗这样冲的,也没见哪个女人那个地方有啥毛病呀!小米对张咪儿的话似信不信,但她的手已经把那个地方揉出了很多的香胰子沫沫子,接下来她要学着张咪儿她们的样子,向前挺着屁股让喷水头喷出来的水对着那个地方使劲儿地淋。这样向前挺着屁股像个啥样子呀?她很难为情地试着把屁股往前挺,但是,屁股没能向前挺着,倒把肚子挺出来一些。

  张咪儿瞅着小米的样子,想笑,但没能笑出来,每个女孩子第一次洗澡时都会是这样。

  小米把身子往后又挺了挺,这下倒能让更多的水顺着肚子向下流到那个地方了。她用手揉着那个地方,很多的香胰子沫沫子给水冲得顺着她的腿流到了地面上,然后一绺子泡泡儿地流向了地面上那个往下漏水的铁篦子里了。

  小米还没有完全冲净那个地方的香胰子沫沫子,一阵杂乱的咯啷咯啷的呱嗒鞋拖地的声音传进来,随着这咯啷咯啷的声音,几个女人晃动着胸前的两个大包摇摇摆摆地进来了,一个女人嗓子像擂鼓似的向旁边的几个女人说:“还好,没啥人!”

  小米慌忙直起身子,再咋,自己也不能让这些不认识的女人瞅见自己的那个地方。她下意识里用一只手把那个地方捂起来,转身让后脊梁对着这些女人,这才松开捂在那个地方的手。她两手捧着手里的手巾接着水,待手巾里的水接满了,一手把手巾贴在那个地方握住手巾,让手巾里的水淋到另一个手里,然后再往那个地方洗。

  下水的女人好像没有看见小米她们三个一样,唧哩哇啦地说着些打牌输赢的事儿。

  一个女人很不在乎似的说:“不多,就输了二百。”

  输二百块钱还不多?小米心里一怔,那多少是个多呀?二百块钱,那得一个庄稼人在地里吭哧吭哧干上一年的呀!一个庄稼人一年四季的血汗在这个女人的眼里竟然是这样的不值一提,这是一个啥世局呀?

  “都让这个逼赢去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疼输出去的钱,“我也输了二百多呢。”

  “你净一嘴胡子不扎牙说逼话呢,我赢的不到三百块钱,她二百,你二百多,都四百多了。那一百多哪儿去了?”赢钱的女人很委屈似的嚷着说。

  “那就是给大马猴的女人赢去了!”是那个说输了二百多的女人的声音,“大马猴的女人这段时间手气也好,哪一场赢多赢少她都赢。”

  “你真是一嘴胡子不扎牙说逼话!”这个时候,又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女人,人还没完全进来,嗓子就先踢脚尥腿进来了,“今儿我还真没赢,赢三十多块钱能算赢?”

  很明显,这个嗓子会踢脚尥腿的女人就是她们说的大马猴的女人。

  “那这一百多块钱给谁赢去了!”说输了二百多的女人声音会瞪眼似的说。

  “你根本就没有输二百多,咱就挨着算吧,咋算你也没有输二百多。”大马猴的女人很知道似的说,“你要说你输了百十块钱,那倒像一回事儿,张开逼嘴也不怕鸟打牙,舌头一卷就来了,还二百多块钱呢。往桌子上坐的时候我就瞅见了,你带的也不到二百块钱。”

  说输了二百多块钱的女人这下像吹足了气儿的猪水泡给啥子戳了个窟窿一样,撒气儿了,瘪了,没有一句言语了。

  这城里的女人,除了琢磨跟男人的事儿,就是打牌赌钱,就没有其它的营生了?村子里的女人可没有这样轻闲,哪块地该浇水了,哪块地该薅草了,哪块地又该下锄了,哪有功夫、哪有心思琢磨这些。就是得点儿闲工夫,心思还都放在一家人的缝补浆洗上。小米听着这些女人像旱鸭子下水似的把水池子里的水砸得扑扑腾腾地响了一阵之后的这些说着输赢的话,心里越发觉得这些城里的女人没啥正经事儿。她慌慌忙忙地把那个地方洗得干净了,就着忙着把头也洗了洗,然后一扯张咪儿和麦子,催着她们两个和她一道儿快点儿上去。

  “钥匙都在吧。”张咪儿提醒了一句,但两眼眯缝着很不理解地瞅着小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