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三十五(1/2)

加入书签

  大舅的话让小米出了一声长气,城市这个地方不是自己的家,以后来还是不来,好像都对自己姊妹几个的日月没啥牵扯。来了又咋的?不来又咋的?就算是麦子在这个城市里念书识字儿了,但她和姊妹几个的日子还得靠着黄庄子的那片土地养着,她和姊妹几个日月还是在黄庄子那个地方一起一落。黄庄子离城市很远,原来自己还当是几十里路呢,从今儿在城里转上的这一圈儿来看,不是几十里路,而是远得不知道有多远了。她来回看了看周围的行人,看了看周围的街道,看了看周围的店铺,原本这些自己想也想不到的东西今儿忽地像做梦一样在自己眼前晃荡了这么一回,也算是自己开了一次眼。等明儿回到黄庄子,这些又像做梦一样飘走了,跟自己的日子、跟除了麦子之外的姊妹几个的日子都没有任何的牵扯。姊妹几个会想到麦子,但不会想到这个城市,因为这个城市不是生养自己姊妹几个的地方。

  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出了口气就不说话了,也出了一口长气,转头看着张咪儿说:“走吧,咱们找个地方先垫吧一口吧。”

  张咪儿一直在很心酸地瞅着小米,这个时候给小米的大舅一声招呼,她才愣过神儿,向小米的大舅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过头来喊了一声小米:“小米姐,走吧,等电影散场了咱们再过来,这个时候咱们先找个地方垫上一口。”

  小米给张咪儿喊了一个警醒,回头向张咪儿一笑,啥也没说就跟着大舅和张咪儿往别处去了。

  “咪儿,你看你们女孩子平时都喜欢吃点儿什么,咱们就先垫吧点儿什么吧。”小米的大舅没有问小米喜欢吃什么,没有出过家门的小米也不会知道这个地方都会有些什么村子里见不到的东西,即使自己问了小米,即使小米知道这个地方都有什么好吃的,就小米的这个性子,她也不会挑拣着要吃什么。

  “陈老师,那样吧,咱们一个人来两个茶鸡蛋垫吧垫吧。”张咪儿瞅着小米的大舅说。

  “那也成。”小米的大舅点着头说。

  茶鸡蛋是咋的一回事儿?小米听张咪儿说茶鸡蛋,心里又是一个愣怔,鸡蛋这种东西在村子里,要么是煮着吃,要么是煎炒着吃,要么就是炖着吃,从来没有听说啥子茶鸡蛋。茶鸡蛋又是咋的一个做法儿?这城里人真是,不下地干活儿,得闲就数掰着琢磨些花样儿吃!

  “电影院门口有个老人专卖茶鸡蛋,他的茶鸡蛋吃起来要比别人的茶鸡蛋有味儿。别人的茶鸡蛋,味道只在外面一层儿,进不到鸡蛋里面去。他的茶鸡蛋从里到外都有味道,并且鸡蛋黄儿和鸡蛋白儿不是一样的味道。”张咪儿似乎对这个县城里的小吃很内行,“一开始听同学这样说,我还不相信。有一回学校组织看电影,我买了一个尝尝,还真像同学们说的那样,鸡蛋黄儿有一种茶叶和奶的香味儿,鸡蛋白儿又是一种香味儿,咸咸的,很劲道,没有一点儿鸡蛋的腥味儿,有点儿像锅巴的味道,又有点儿像蹄筋,说不出来有多少种味道在里面。打那之后,我就记住了那个老人的茶鸡蛋。不过,就吃过那么一回。”

  吃一回就能让她张咪儿这样记心里了?那个老人的茶鸡蛋又会是咋样的一个做法儿?小米瞅着张咪儿看了看,其实,她的心里在琢磨着咋样做法的鸡蛋才叫茶鸡蛋。

  麦子一直在瞅着张咪儿和大舅两个人,咋的这两个人说出来的都是些稀奇的东西?她眨巴着两眼,但她没有去问这两个人。

  草庙县电影院与县体育广场仅隔着一条马路,广场的东门与电影院的大门稍偏了一点相对着。体育广场的东门口,沿着大街给人拦了很长的网子,网子里停了不少的洋驴,每个洋驴前面的把上还都拴着一个啥子牌牌子,好像那些牌牌子是用竹子做的。在网子出口儿,一个满脸灰土一样的老人坐在一把木椅子上,还把脚像门闩一样翘在另一把木椅子上,刚好把网子的出口儿拦了个结实。老人一手握着一大把的毛票子,另一只手里滴哩呱拉提溜着一大把的像那些洋驴把上的木牌牌子,很得意似的瞅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老人的旁边还立着一个牌子,上面跟鳖爬的似的写着几个字。小米不认识牌子上写的是啥,但瞅着那字写得像猴子耧豆叶,东一筢子西一筢子的凑不到一块儿去。倒是那个老人,朝着大街上瞅一阵就会用那只握着满把毛票子的手一指那个牌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