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三十七(1/2)

加入书签

  小米的大舅咋的也没有想到小米要说的是这样一句话,他瞅着小米,半晌才向小米很佩服地点了点头,说:“小米,你就跟豆子他们几个只管放心了,再咋,咱都不能让麦子丢了咱们村子里的人的本分。”

  “大舅,可能是我没进过城,可我就觉得这个地方不是啥好人呆的地方。”小米听了大舅的话,稍稍放心了一些一样,向大舅说,“你满大街地瞅瞅,一个个穿得利利整整的,可肚子里都在想些啥?大舅,我说这句话,你可别说是我没良心,本来让麦子跟着你念书识字儿是个大好的事儿,她要是跟着你学会了城里人的这些,你就是咱们害了她麦子。”

  旁边的张咪儿理解不了小米了,她瞅着小米,玻璃片子后面的那双眼眯缝成了一条线,眉头拧成的疙瘩也顶着了上面的眼镜框子。

  小米的大舅紧绷着嘴巴向小米点着头。

  “大舅,以后她麦子能识多少字儿,那是她的天分,能不能有出息,那是她的命。就是有一点,咱千万不能让她跟城里这些人学会了不知道啥是个羞耻!”小米看了看周围空场子上的搂脖子抱腰的男男女女,回头看着大舅,说,“以后就算是麦子念书念得出息了,我也不答应她有城里人的心思!”说着,她盯着麦子,向麦子指了指周围的人们,“看到没?这些都不是啥好人。好人没有会这样的!”

  麦子向四周围看了看,回头小米点了点头。

  “记住了我刚才出了澡堂子跟你说的话了没?”小米盯着麦子。

  麦子又向小米点了点头。

  “麦子,不是大姐不讲理,大姐跟你说的这些话你得记上一辈子!”小米见麦子向自己点头了,心里踏实了些。

  旁边的小米大舅不知道小米在出澡堂子时都跟麦子说了些什么,也就无法插嘴说话了。

  张咪儿瞅着小米,忽地觉得小米咋的很像自己的妈一样,说她有点儿不讲道理吧,倒在很多很多的事儿上处理得让人佩服,说她有点儿古板吧,很多的事儿她一眼就能看到底儿似的。自己的母亲能这样有礼有节地处理生活中的很多事儿,那是母亲有了年龄有着相当的生活阅历。而小米,一个年龄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女孩子家,怎么能就在这样一会儿时间里把城里的人都给看穿了一样呢?她不能理解眼前的这个只进过这一趟城的村子里来的女孩子。

  小米见张咪儿看着自己发愣,向张咪儿笑了一下。张咪儿不懂得自己为啥会这样安持麦子,因为她张咪儿没有看见过自己这姊妹几个受过的委屈,不知道活成一个人需要啥样的秉性;因为她张咪儿没有在村子里呆过,不知道村子里老少爷们们为人处世的尺子;因为她张咪儿好从小到眼下一直在学堂里呆着了,没有跟四周围的大人走动过,还不知道人心是隔着两层肚皮的。不管别人咋的,这人活着,不论到了哪一步儿,都不能去坑人害人,都不能在背后落下话把子让人说长道短的,更不能让人在背后指着脊梁沟子骂。麦子眼下来城里念书识字儿了,整天碰到的也都会是城里的这些人,要是不给安持得紧了,怕时间一长就会学着城里这些人的坏毛病,变成让人认识不了。

  小米的大舅瞅着麦子,不管小米安持了她什么,她这样听话地向小米点头,在城市里已经渐渐看不到这样懂事儿的孩子了。他心里涌起了一股子很沉很厚又很空的滋味儿,无论从哪儿说起,麦子这闺女都远不及城里的孩子,吃穿住用、学前教育,还有什么音乐、舞蹈训练,麦子都远远比不上城里的孩子,但是,现在城里的孩子又有多少能像她麦子这样懂事儿呢?城里的孩子都知道孔融让梨的故事,都能说出谦让二字的意识,但是,在日常生活中,真正能模仿着孔融的孩子越来越少,真正做到谦让的孩子也越来越少了。看来,一个孩子是不是懂事儿,跟一个家庭的吃穿住用没有什么关系,跟接受的什么学前教育、什么培训没有什么关系。一个孩子是不是懂事儿,那就要看走在他前面的大人是不是懂事儿了。他抬头看了看小米,然后看着麦子说:“麦子,你小米姐的安持你得牢牢地记住了!不管以后碰到什么事儿,你都得先想想你小米姐对你的安持。”

  麦子看着大舅,向大舅点了点头,说:“大舅,以后我就只想着念书能念得出息了,能帮着小米姐他们几个,别的我啥也不想。”

  小米的大舅伸手拍了拍麦子的头,说:“麦子知道争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