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城市的夜空像黑糨子(1/2)

加入书签

  小米他们几个沿着大街走了一阵儿,小米这个时候也发现城里人都夜猫子似的精神,沿着大街有不少的人在溜达,还有不少的孩子让爹娘陪着,一手拿着一个瓶子啥的,在明晃晃的路灯下面小熊瞎子一样笨地逮从村子里飞来的蚂蚱。虽说孩子逮了半天连一个蚂蚱也没逮到,旁边的爹娘还高兴得一蹦一跳地拍着手给孩子叫好,好像孩子逮不到蚂蚱就是一种值得夸奖的事儿一样。

  “真笨蛋,连只蚂蚱也逮不住。”蚂蚱瞅着那些在路灯下比蚂蚱蹦得还欢实却逮不住一只蚂蚱的孩子撇着嘴说,“蚂蚱得迎着头逮,跟它屁股后面逮不住它。”

  听了麦子的话,小米的大舅扶着麦子的头摸了摸,低头向麦子一笑,说:“这些孩子都不如咱们家的麦子灵巧。咱们家的麦子逮蚂蚱,一个晚晌能逮老长的几大串子。”

  “大舅,蚂蚱可好吃了。”麦子抬头向大舅一笑,说,“逮回来以后,把头给它揪下来。揪它的头,连它肚子里的脏东西一下子全带出来了。几大串子揪完头以后,放到锅里用火慢慢炕,等炕得半焦不焦的时候淋上点儿盐水,再把它炕焦了,嚼起来那个香。要是用油炕出来的,嚼起来就更香了。”

  麦子讲的这些把张咪儿听得直愣,蚂蚱这东西还能吃?

  村子里的孩子,年把半年的见不到一点儿荤腥儿,就自己动手到天地里逮蚂蚱、蟋蟀,下河里捉鱼摸虾掏螃蟹,回来之后家里没有食油,就火上烤锅里炕,嘴圈子没能吃得油晃晃地亮,很多时候因为火大,把从外面抓回来的东西烤糊了炕黑了,会吃得一圈儿和满脸都是黑,但他们会吃得很兴奋,吃得很得意,好像皇帝老儿御膳房里的厨子也赶不上他们的手艺。

  “大舅,知道不,上次我逮了好几大串子的蚂蚱、大肚子的老母蚰子,回去之后收拾干净了,堆尖子两碗,让我大姐在锅里炒的,那个香,那天晚上我们姊妹几个每人上半碗就红芋面锅巴子,都多吃了半灶篓子的锅巴子呢。”麦子抬头瞅着大舅说,“今年地里的蚂蚱可多了,还都很肥。”

  “哪天大舅带你回去,给大舅逮些蚂蚱炒吃。”小米的大舅逗着麦子说。

  “好啊!咱们哪天回去呢?”麦子很兴奋地看着大舅,然后转头看了看张咪儿,向大舅说,“把咪儿姐也带着,让她也尝尝炒的蚂蚱。”

  “等些日子吧。再等些日子,你的功课能补上来了,咱们就带着你咪儿姐一块儿回去。”小米的大舅笑着向麦子说。

  麦子摇了摇头,说:“再过些日子就该上冻了,蚂蚱啥的都该没有了。”

  “那就明年再回去吃咱家的麦子逮的蚂蚱!”小米的大舅笑着说,“明年这个时候麦子就该上二年级了,个儿也长高了些,到时候会逮到更多的蚂蚱。”

  “要等到明年才能回去呀!”麦子给大舅的话说得一惊,“要是我想大姐他们了咋办呀?”

  “傻闺女,大舅是说到明年才能吃上你逮的蚂蚱。”小米的大舅又伸手摸了摸麦子的头,说,“平时咱们该回去还得回去,你想你大姐他们几个,大舅也会想他们几个。”

  小米听着大舅和麦子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话,心里一下子觉得大舅这个时候像爹一样。要是爹活着,虽说他不能带着自己和麦子在这个城市白花花的路灯下面这样溜达,但爹会在地里歇着的时候瞅着麦子逮蚂蚱,会在麦子逮不住哪只蚂蚱的时候上去帮着麦子逮,还会帮着麦子把逮到的蚂蚱用牛牛草梗子串成很长的串子,接着还会把麦子举到肩膀上驮着麦子,一手拉着钉耙或者铁锹,一路上嘴里哩咯啷咯隆地回家了。

  麦子还在跟大舅说些蚂蚱蝈蝈儿这样的话,大舅听得好像自己也是孩子了一样的高兴。

  张咪儿听着麦子和小米大舅的说话,心里觉得很好奇,原来农村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蚂蚱可以烤着吃,或者炕着吃,农村的孩子还能下水捞鱼摸虾掏螃蟹,螃蟹那么大的夹子不会把他们的手给夹着了?麦子这么大的一个女孩子,竟然一个人能放好几只羊。至于虾蟹,至于兔羊,至于很多的动物,它们在自己的生活里就像传说一样,尽管有时候可以在市场上看见它们,但是,它们离自己的生活是那么的遥远。麦子他们姊妹几个竟然能每天和这些动物打交道,这样的日子应该是多么的有情趣呀。她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