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神经病的表演xshuotxt(1/2)

加入书签

  “大舅,咱们回吧。”小米瞅了城市上面的天,回头看着大舅,说,“这大街上除了比村子里显得亮堂,也没个啥看的。”

  小米的大舅回头看了看小米,这闺女,心思都放在姊妹几个身上了,什么新奇在她眼里都不新奇。他向小米点了点头,说:“咱回。”

  就这样,他们四个人沿着大街向二中的方向走去,在他们经过草庙县政府门口时,他们瞅见了那个很亮堂的路灯下,一个头发很长又给锈成了疙瘩的男人正扯着嗓子高一声低一声地说着些没谁能听懂的话。

  小米瞅了瞅这个男人,头发疙疙瘩瘩地披散着,脸上黝黢抹黑的分不清鼻子眼儿,上身一件只有一条袖子的棉袄给炮崩了一样,上下都向外露着扑扑楞楞的棉花,下身是一条半裤腿的单裤子,裤腰里扎着的一条布条子还在下面耷拉了很长,脚上是两只不一样的两只鞋,一只下雨天穿的胶靴,一只是夏天穿的透花鞋。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带把儿的大茶缸子,那个有袖子的胳肢窝里夹着一卷子啥东西,露着胳膊的那只手女人骂架一样随着他扯着嗓子说话还东一比划西一划拉地乱指,又有点儿像大队书记在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面前开会讲话。她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神经病。可是,不管他咋的神经,家里的人总该在这个时候把他弄回到家里去呀!从他一脸的脏来看,这是一个不知道在外面呆了多少日子的神经病了。难道他就没有家人了吗?家人咋的忍心让他这样在外面呀?忽地,她想起了蚂蚱大爷,这个人要是换上蚂蚱大爷,不管咋的,就算村子里没有谁出头儿找蚂蚱大爷,自己姊妹几个也不会让他这样在外面。她瞅了瞅那个挂着牌子的大院子,这个大院子里的人也是,咋的就没有一个人出来瞅一眼这个神经病呢?

  神经病倒有一副好嗓子,高一声低一声地也不知道在这个地方喊了多长的时间了,倒听不出他有哑嗓子的迹象。这个时候他像喊到了兴头儿上似的,把胳肢窝里夹的东西连同手里的那个带把儿的大茶缸子往地上一放,戏台上的花脸一样在那儿转了几个圈儿,两个胳膊像摇柴油机似的在面前轮着大圈子,嘴里呜哩哇啦地喊了一阵分不清字面儿的话,接着就肚子一挺一挺地冲着那个挂着牌子的大院子大笑了几声,然后弯腰拿起他放在地上的东西,一撅一蹦地给狗撵了一样跑开了。

  “这人咋的了?”麦子向神经病跑去的地方瞅了瞅,回头问大舅。

  “神经病,大脑不知道上下横竖了。”小米的大舅也向神经病跑去的方向看了看,回头向麦子说,“受啥子刺激了,大脑就不正常了。”

  “他家里人就不管他了吗?”麦子很不明白地问。

  “怕是他家里人找不到他了。”小米的大舅又回头向神经病跑去的方向看了看。

  “他咋的不自己回家呢?”麦子问。

  “神经病都不记事儿,这个时候他就把刚才在这个地方的事儿忘了,哪儿还记得回家的路呀?”小米的大舅叹了一口气说。

  麦子很吃惊地抬头瞅着大舅,不管再咋,人都该记住回家的路吧?

  大街上的路灯这个时候好像发出了一种吱吱啦啦的声音,把城市的夜吵得像给油锅炸了一样。小米回头看了看那个神经病跑去的方向,那个神经病已经看不见了,但是,他那一撅一蹦狗撵了一样的身影像是村子里长在沟边田头的拉拉秧似的,把整个大街上扯的都是。城市,到底这是一个啥样的地方呀?

  神经病跑得没了,大街上闲溜达的行人仍旧那样闲溜达着,好像这条大街上根本就有过一个神经病一样,尽管刚才很多人都看见了那个神经病,尽管那个神经病现在还不会跑离这条大街。这就是城里人?对于一个神经病,没有人会放到眼里,更不会有人会放到心上。要是这个神经病在村子里,很多人家会拿出饭食先让他吃个饱肚子,还会有人家拿出衣裳来给他换上。可是,这个神经病在这个地方就没有人能像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那样,虽说这里的人的日子比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的日子好过,虽说这里的人穿戴要比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利整,虽说这里的人看起来要比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白净好看,但是,单从这个神经病的身上就能看出来,这儿的人不如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心善,不如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厚道。小米想着这些,心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