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洗发膏诱发两个女人的战斗(1/2)

加入书签

  小米从大舅那儿回来,招得村子里的女人像赶集似的围满了小米家的院子,这个一句那个一句像麻雀开会一样,吵得整个院子爆米花似的热闹。

  “小米,在城里都看到啥稀奇了?听说城里的女人身上都会冒香气,这个是真的吗?”一个豁牙的女人瞅着小米,嘴里跑气漏风地问。

  “有的女人身上冒香气,有的女人身上不冒香气。”小米瞅着豁牙女人说,“冒香气的女人都不是啥子正经女人。”

  “咋的城里的女人身上会冒香气呢?咱们这些人整天一声臭汗的。”豁牙女人揉着毛烘烘的头发眨巴着两眼自言自语似的琢磨着说。

  “啥子她们身上会冒香气呀,都是擦的香脂啥的香东西。”小米撇了撇嘴说。

  “怪不得人说城里的女人身上冒香气呢,都是搽脂抹粉倒腾出来的香气。我还以为是从她们身上冒出来的香气呢。”豁牙女人听小米这么一说,两个嘴角子撇得老长说,“我就纳了闷儿了,都是女人,咋的咱们身上冒汗臭味儿,她们身上咋的就冒香气了?”

  “城里的女人不像咱们,年把半年的不洗一次澡,她们差不多天天洗。洗澡又勤,身上有点儿汗味也洗下去了。”小米说,“再搽点儿啥子冒香气的东西,身上能不冒香气吗?”

  “小米这次进城也洗澡了吧?你看,这脸上、脖子上,都透出粉嫩来了。”一个女人听小米说城里的女人洗澡勤,就瞅着小米的脸和脖子来回地看,嘴里琢磨似的说,“打一进这个院子我就瞅着小米变了,变得白净多了。”

  “我瞅着也是!你看,这头发也变得顺溜了。”一个女人随和着说,又把鼻子向前凑着闻了闻小米的头发,然后一惊一乍地喊开了,“小米的头发上还有一股子香味儿呢!”

  “真的吗?”那个豁牙的女人不相信地问了一句,然后把鼻子凑到小米的头发上狠着劲儿闻了闻,也一惊一乍跑气漏风地喊开了,“还真是!小米的头发上有香味儿,好闻着呢!”

  豁牙女人这一喊不打紧,眨眼间的工夫,很多女人都把鼻子凑经小米的头发狠着劲儿闻了又闻。有的女人不过瘾似的还把小米的头发用一手托着放到鼻子底下使劲儿闻。

  “这香味儿,是好闻。小米这是往头发上搽啥子香东西了呀,咋的这么得意闻呢?”一个女人托着小米的头发连续闻了几气儿,舍不得放开似的放开了小米的头发,瞅着小米问。

  “啥也没搽,就是在澡堂子里用洗发膏洗了洗头。”小米打昨个儿从澡堂子里出来就一直很稀奇,咋的用那样猪油似的洗发膏把头发一洗,头发上就粘了香味了呢?

  “没搽啥香东西咋的就会香了呢?”一个女人见小米说没往头发上搽啥香东西,很不相信地皱着眉头问小米。

  “真的没搽啥香东西,就只用了猪油似的洗发膏洗的头,就在头发上留着这香味儿了。”小米向这个女人辩着说。

  “啥猪油似的洗发膏能洗过头能在头发上留这么长时间的香味儿呀?”旁边的一个女人倒是相信小米的话,但她对能在头发上留着香味儿的洗发膏很新奇。

  “就是这样的洗发膏。我拿给你们看看。”说着,小米进屋拿出了一盒子的洗发膏,然后拧开了上面的盖子给女人们瞅。

  女人们瞅了瞅半截茶缸子似的洗发膏盒子,又瞅了瞅盒子里的洗发膏,还真的跟猪油似的,就是颜色不像猪油的颜色,猪油的颜色是白的,这洗发膏的颜色蓝格盈盈的很好看。这个东西洗头能在头发里留着香味儿?有点儿像做梦似的不真切!

  有女人用鼻子闻了闻洗发膏,还真的有香味!

  很多女人也用鼻子闻了闻洗发膏,还确实有香味儿!

  猫春娘这个时候把头发一披散,端着小米家的那个破洗脸盆从小米家的灶房里弄出半盆水往院子里的那个铺着木板的土台子上一放,向小米说:“婶子先洗洗试试,要是真能在头发上留香味儿了,赶明儿我就让人给猫春他哥写信,让他回来的时候给我也从城里买上几盒洗发膏回来。”说着,她从那根晾衣裳的绳子上拽下小米他们家的那条破洗脸手巾,呼呼啦啦地就把头发给弄湿了。

  猫春娘是要给豆子哥做媒人的,这个新鲜该尝尝。小米用二拇手指头从洗发膏盒子里抠出小半个鸡蛋那么大的一疙瘩洗发膏摸到猫春娘的头上,向猫春娘说:“婶子,你把它在头发上抹匀了,再用手指头擓头发,等起了大沫子再用水冲干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