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蚂蚱大爷的后脊梁影子让小米很心酸(1/2)

加入书签

  女人们见老蚂蚱进了院子,立马都没了言语。

  “这是咋的了?”蚂蚱大爷先是皱着眉头看了看骑在猫春娘脖子上的长脸娘,又瞅了瞅大马趴的猫春娘,然后瞅见了小米,见小米从城里回来了,对小米一笑,然后板着脸色指着地上的猫春娘和骑在猫春娘脖子上的长脸娘,问小米这是咋的一回事儿。

  小米大致说了个来去,蚂蚱大爷听了之后,脸色一下子憋得像地里这个时候的紫茄子。他转过头把整个院子里的女人看了看,一声吼——“滚!都滚!”

  女人们谁也没有想到,这多年没有言语的老蚂蚱这个时候能有这样的底气,这一嗓子,跟他整个肚肠子里都装满了炮药似的,铳得整个院子里的地面都打呵闪。骑在猫春娘脖子上的长脸娘也给老蚂蚱这一嗓子铳得一个哆嗦,拽住猫春娘的头发的那只手一松,猫春娘的湿头发就像一滩稀牛屎似的,呼啦一下子堆散到地上去了。旁边的女人见长脸娘松开了猫春娘的头发,拽起长脸娘就像院子外面去了。吃了亏的猫春娘这个时候倒来了力气,趴在地上又是扒胳膊又是蹬腿的敞开了喉咙管子叫唤起来——“长脸娘,你个黑心烂肺b里生蛆的女人,你个两眼长疔俩奶生大疮的女人,你个肉里长刺骨头里生疥的女人,你个……”

  “你个骚b女人有能耐就这个时候出来,咱别搁人家小米家的院子里比划,有能耐你就出来!出来,我就把你的骚b给撕叉了!”院子门口传进来长脸娘的嚷。

  “有本事出去跟她对着嚷去,还搁在院子里叫唤个啥!”老蚂蚱仍板着脸色,瞅着猫春娘嚷了一句。

  “婶子,你也少骂两句,起来把头洗洗吧。”小米劝着猫春娘。

  不知道猫春娘是给蚂蚱大爷嚷住了,还是心里还惦记着小米家的那盒子洗发膏,眨瞪一下就没了声音了,只是还趴在地上没有起来。

  小米上前拉着猫春娘的一条胳膊往上拽着要猫春娘起来。

  猫春娘先是老豆虫弓腰似的把屁股向上蹶弓了一下,顺着小米拽她的劲儿势一手按着地先起了上身儿,身子一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手把披散的头发往脸两边扒拉了两下。

  猫春娘这一扒拉,小米这才算看清猫春娘的脸。长脸娘的手也太重了,就只扇了几个大嘴巴子,猫春娘的脸就给扇得乌青乌青地肿了起来,两片嘴唇也肿得像缸沿子似的,嘟嘟噜噜地向外翻着。也多亏给人拽住了长脸娘的手,要不,再有几个大嘴巴子,还不把猫春娘的这张脸给扇成了烂轰柿子?

  小米帮着把猫春娘上身衣裳上的灰土给拍了拍,猫春娘身后的衣裳给长脸娘骑湿了的地方粘了些泥,这个倒没办法给拍掉了,只能等她猫春娘回去把衣裳脱下来洗了。

  在小米拍着猫春娘衣裳上的灰土的当儿,猫春娘两手一按地,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

  “都是几十岁的人了,你多说一句少说一句还能咋地了?变大了还是变小了?这点儿事儿,就不嫌丢人打起来了!”蚂蚱大爷见猫春娘从地上站起来,瞅了一眼猫春娘,说,“都是一个村子里住着的人家,犯得着这样?”

  “你就没听见她咋的咒我。”猫春娘没有了底气地说了一句。

  蚂蚱大爷像没听见猫春娘的话似的转身问小米:“麦子进学堂了吗?”

  “没呢,明儿就能进学堂了。”小米向蚂蚱大爷笑了一下,说,“她去的那个学堂我也进去瞅了,四周围都是楼房,比驴堆儿集上的学堂好多了。”

  “那是。”蚂蚱大爷笑了笑,脸色马上又沉了下来,“麦子这一进城念书识字儿,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能回来一趟呢。”说着,他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小米看得出来,这是蚂蚱大爷想麦子了,只是这么一个晚晌和一个夜晚,蚂蚱大爷就这样想麦子了,要是有个十天半个月的麦子不回来,蚂蚱大爷不知道会想成啥样子。

  “大爷,麦子可能得两个星期不回来,大舅想趁着这两个星期给麦子把这段时间没念的书没识的字儿给补上来。”小米心疼地看着蚂蚱大爷,笑着说,“大爷,麦子不在家还有我们姊妹几个在你身边呢。”

  蚂蚱大爷看着小米笑了笑,但是,那笑让人看了有点儿心酸。

  小米瞅着蚂蚱大爷的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她知道,就是这几天,蚂蚱大爷原本空了的心思一下子又充实了,所有的心思都全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