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猫春娘的哑巴恨(1/2)

加入书签

  小米一笑,说:“敌百虫粉可不能乱用!那东西说是毒性不大,弄不好也能把人给毒害了。上次说是谁家用敌百虫给猪打虫,虫给打死了,猪也给打死了。”

  “不就是长脸娘她个烂b圈子的女人家嘛!”猫春娘提到长脸娘,牙咬起来说,“咋的没把她个烂b圈子的女人给打死呀!你看刚才她那个凶吧的劲儿,恨不得要把我吃了似的。”

  “都在火头儿上了。”小米又用手巾蘸了些水往猫春娘的头上拧,说,“其实吧,不管是谁,只要少说一句,也没有刚才那事儿了,你们两个的性子呛到一块儿去了。”

  盆里的水慢慢就变成了红芋片子面熬成的糨子一样。

  “嫁到咱们黄庄子都半辈子了,还真没碰到有谁敢像她这个烂b圈子的女人今儿似的跟我犯茬子。”猫春娘很盛气地说,“今儿让她这个烂b圈子的女人把我这张脸给扇掉地上了。你就看着,早晚我得让她把我这张脸给我捡起来。”

  小米见猫春娘发着这样的哑巴恨,笑了一下,然后把手里拧干了的手巾交给猫春娘,说:“婶子,你擦一下头,我再给你换盆水。”

  猫春娘从小米的手里接过手巾,弯着腰把头发擦了擦,然后直起身子,看着小米进了灶房,说:“要是婶子有你这么一个亲闺女该多好!”

  小米端着上半盆的清水从灶房里走出来,笑着说:“跟你亲闺女没啥两样儿!你要是有个啥子要我伸手的,说句话就管事儿。”

  “再咋都没有亲闺女灵便。”猫春娘两手握着手巾在头上上一下下一下地糊拉着,翻着肿嘴唇子说,“等这两天猫春他爹把豆子这事儿给落实了,婶子就张罗着给你找个好人家。”

  “婶子,我倒不着忙这事儿,我还小着呢。再说了,谷子、玉米和麦子还都小,等她们三个都长大成人了,我再琢磨嫁人的事儿。”小米把上半盆的清水往那个土台子上一放,又拿起那盒子洗发膏,说,“婶子,再用这个洗一遍。一遍洗不干净,她们城里的女人都是用这洗发膏洗两遍,说头一遍祛灰,第二遍把头一遍没能祛掉的灰给祛了,还能养头发。”

  猫春娘一听小米要用这冒着香气的洗发膏给自己再洗一遍,心里一下子像爆米花锅子砰地一声响一样,满心都是花儿了。她忙伸长了脖子,把头伸进了水盆里。

  小米撩着水给猫春娘又用洗发膏洗了一遍头,这次盆里的水倒不像红芋片子面糨子那样稠了。

  猫春娘把头发擦干了,揪着一绺子头发放到鼻子前使劲儿闻了闻,栽倒捡了个大元宝似的惊喜地叫着说:“还真是,这东西洗头能在头发上留着香气儿。赶明儿我真得给猫春他哥写封信,让他回来是从城里给我捎上几盒子回来。”

  “说不准驴堆儿集上就有这样的洗发膏呢,只是咱们以前没有用过,不知道是咋的一回事儿,也就不在意这个了。”小米看着猫春娘说,“赶哪天咱再赶集的时候,到驴堆儿集上看看。驴堆儿集上要是有,就不用麻烦着让猫春他哥从城里捎带了。”

  “也真是。驴堆儿集上要是有,咱们就不用想着那么麻烦了。”猫春娘不停地拽着头发放在鼻子底下使劲儿地闻。

  蚂蚱大爷回头撇着嘴瞥了一眼猫春娘,然后又回过头去招护着那几只羊。

  猫春娘又拽起一绺子闻起来,鼻子还竟然闻出吱吱溜溜的声音来,那样子很像犯了几天烟瘾的老烟鬼忽地抽到了烟一样,那个美气。刚才给长脸娘骑着脖子扇大耳刮子,憋嘟着嘴巴屁也不敢放了的狼狈样儿也给忘了个净光。

  小米瞅着猫春娘的样子,笑了笑,说:“婶子,这东西好使吧!”

  “好使,好使!”猫春娘瞅着那盒子洗发膏说,“咋也没想到这跟猪油似的东西能洗头,还在头发上留住香气儿!”

  “好使,婶子就拿过去使唤吧,我大舅给买了两盒这东西,还有几块香胰子、洗衣粉啥的。等会儿我再给婶子拿块儿香胰子。”小米看着猫春娘说,“我琢磨着这几天婶子跟叔为我豆子哥的事儿没少费心思,家里也没有啥子新奇的东西,今儿大舅给买了点儿新奇的东西,婶子也拿着用个新奇。”

  “这哪儿成呀,大价钱的东西。”猫春娘听小米说要她把这盒子洗发膏拿去用,忙假模假式地说,“香胰子和洗衣粉我们家倒有,上次猫春他哥回来时捎了不少的回来,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