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猫春娘是个属狗B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猫春娘刚出院子,蚂蚱大爷就直起身子蹶蹦了两步伸头看了看猫春娘的后脊梁影子,回头向小米说:“小米呀,猫春娘这个老娘们儿,说句村子里该打嘴的粗话,她是个属狗b的女人,能进不能出。啥东西能往他们家进,要想从他们家拿出啥东西,那可就难了。今儿她嘴上说着回去给咱们照鸡蛋,还让你午上去他们家拿。到时候你就只管看了,一准他们家的鸡蛋都是谎蛋,没一个能抱出小鸡儿的。她这个老娘们儿要是说个啥儿,你就当一阵风儿,别想着她说的话是真有那么一回事儿。”

  小米很清楚猫春娘是啥样儿的一个人,要是她能跟别的女人实打实地处了,豁牙女人也不会趁着长脸娘骑着她的脖子的时候,偷着在她屁股上腾棱腾棱跺上那两脚。她看着蚂蚱大爷,笑了一下说:“咱也不指望她能咋的,就想着她能在猫春爹跟前说句话,让猫春爹能快点儿让半里湾的那个闺女跟豆子哥相看了。”

  蚂蚱大爷看了看小米,转过头把院子里瞅了瞅,叹了一口气,说:“是啊,眼下豆子的事儿是这个家里最要紧的事儿。”

  “长脸娘说的也没错儿,她是一个爱占小便宜的人,给她点儿便宜让她占,多少她会把事儿往心上放点儿。眼下,只要豆子哥的事儿能有个着落了,她就是看上了咱的几只羊,咱也舍得!”小米看着蚂蚱大爷,说,“再说得厉害点儿,只要她能把豆子哥的亲事儿给操心成了,哪怕是她要我的命,我也给她。”

  “豆子有你这个妹子,那真是他上辈子积德了!”蚂蚱大爷听了小米的话,心里也是一阵子的难受,算起来村子里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孩子也好些了,没哪个孩子能比得上小米这闺女这样知道顾家,也没有哪一个孩子能像她小米这样懂事儿。他看着小米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小米,大爷倒是想跟你说句话,豆子这事儿也不是你一个人心里着急就能成的,啥儿都得看命。命里有,不管咋的,都会有的。命里没有,不管咋的,也不会有。咱们的豆子老实厚道,老天爷也不忍心就让他这样了。”

  “大爷,咱也别指望着老天爷有睁眼的时候。他要是真的能睁眼,我们姊妹几个这些年也不会是这样的日月了。”小米向蚂蚱大爷笑了一下,说,“不管命不命的,咋的咱得想着法子给豆子哥撺掇这事儿,撺掇成了是他该着,撺掇不成也是他该着。咱要是不撺掇,这事儿到哪儿也说不过去,就是我爹在地下躺着,他也会骂我不知道给豆子哥操心。”

  小米的话还没落音,豆子拉着架子车从外面进来了,后面跟着谷子和玉米。豆子一瞅见小米,先是脸色一惊,很快就显出放心的笑来。

  “大姐!”玉米一下子从架子车后面向小米扑过来,眼里竟然还一下子淌出眼泪来。

  “傻玉米,这是咋的了呀,咋的还淌眼泪了呢?”小米抱着了玉米,拍着玉米的后脊梁说,“咋的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大姐,你昨个儿没回来,想坏我们三个了。昨个儿夜里我们三个把红芋片子旋了,都三更天了,豆子哥还去村口看了几趟,说是怕你地走回来晚。”玉米在小米的怀里像哭了一样地说,“一大早我们三个就起了,去村口看你是不是回来了。豆子哥见你没回来,说吃过早饭就一准回来了。吃过早饭我们三个就把旋出来的红芋片子拉到地里撒开了,这不,刚撒好你就回来了。”

  小米拍着玉米的后脊梁,看了看豆子和谷子,低头向玉米说:“大姐这不是回来了吗?”

  豆子瞅着小米,一直没有能说出话来。

  谷子站在那儿紧盯着小米,嘴巴绷得紧紧的,眼眶子里也有了泪水。

  这姊妹几个,打娘撇开他们那一天起,不管咋的,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小米去大舅那儿送麦子,一走就是一个晚晌又一夜,还加了一个早上,在家的这姊妹三个能心里坐得安稳睡得踏实了吗?

  “昨个儿晚上要回来的,大舅不让,带着我跟麦子去了趟市场,大舅给麦子买了衣裳和新书包,也给我买了一身衬衣衬裤。本来大舅想给咱们姊妹几个一人买上一身的,听大舅的邻居说,大舅这些日子为了能让麦子进一个好的学堂,花了不少的钱,手头上紧了。”接下来,小米把大舅带着她和麦子去看了麦子要进的学堂啥的说给了豆子他们三个。

  “大姐,还当你昨个儿晚上能回来呢,我们三个和大爷没吃晚饭时就开始等着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