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猫春娘尿了一裤裆(1/2)

加入书签

  小米从城里回来的第二天早起间儿,小米在教着豆子、谷子和玉米刷牙,猫春娘又打鸣鸡似的一路风火地闯进了小米她们家的院子,脚步还没有站稳,喇叭筒子一样就冲着屋子里嚷开了:“小米,小米,怕你们下地给耽误了找不到你们,我就一大早就过来跟你说一声,今儿晌午人家半里湾要带着闺女让豆子他们两个相看了,你赶紧给豆子收拾收拾。”

  小米他们几个给猫春娘这一嗓子嚷得愣住了,嘴里咬着牙刷子,噙着满嘴的牙膏沫子,做梦似的回头瞅着猫春娘。

  猫春娘见自己炮筒子似的嚷,屋子里倒没能有啥子支应,回头往院子里瞅了瞅。这一瞅,她瞪着两眼吓了一个哆嗦,怪不得自己喇叭筒子一样的对着屋子里叫没人吱声呢,敢情这姊妹几个都在沤粪池子旁边站着呢。这咋的姊妹几个嘴里都插了一个棒棒子,还满嘴圈子的白沫沫子呢?忽地,她想起来了,上次猫春他哥回来的时候,有一天早起间儿也是这样往嘴里捣腾,一捣腾就是一嘴的白沫沫子,接着就喝上一口水在嘴里咕咕噜噜地漱一阵儿,再仰着脖子喉咙管子吹着漱过嘴的水咯咯啷啷地响上一阵儿,然后再扑哧一声把嘴里的水给吐了。那个棒棒儿在手里盛着水的茶缸子里咯啦咯啦地搅搅,水给倒了,那个棒棒子甩了甩。上次猫春他哥回来,自己就瞅见了一回,本想问问猫春他哥往嘴里捣腾个啥,还没来得及问,猫春他哥就着急忙慌地出门了,说是跟人找说好了有事儿。猫春他哥一出门,这事儿就个落在自己脑末勺子后面了,今儿倒看到小米他们姊妹几个这样往嘴里捣腾了。

  小米瞅着猫春娘,一下子醒过盹儿似的一惊,慌忙着喝水漱嘴,转头跟谷子他们三个说了要多刷一会儿,大舅昨个儿早上就这么教的,然后就迎着猫春娘笑着奔过来了。

  猫春娘用手向小米指着还在沤粪池子旁边的豆子他们三个,拧着上眼皮问小米:“这是在往嘴里捣腾啥子呀?”

  “刷牙呢。”小米看着猫春娘,回答说,“昨个儿早起间儿大舅给买了牙膏、牙刷子,要我们姊妹几个以后每天早起间儿刷刷牙。”

  “刷牙?”猫春娘把拧到一块儿的上眼皮挪到了眉毛间,头拨浪着像波浪鼓似的。

  “是呀。猫春他哥不刷牙吗?”小米看着猫春娘,说,“城里的人都有这个习惯,早起间儿先刷牙后洗脸。猫春他哥眼下有钱了,跟城里人也没啥子两样儿,也该会刷牙的!”

  “我倒是瞅过一次他这样往嘴里捣腾,当时他忙,我也没来得及问。我还当刷牙跟刷鞋子似的,用个鞋刷子,张大嘴了来回哧棱哧棱地蹭。我自己还纳闷儿呢,鞋刷子那么大,嘴那么小,咋的个刷法儿呢?咋的也没想到刷牙还有牙刷子,跟鞋刷子似的,小了不少呢。”猫春娘听小米说猫春他个跟城里人没啥子两样儿,拧起得眉毛疙瘩一下子就松开了,瞅了一眼小米手里的牙刷子,脸上也一下子很得意地翘着两个嘴角子笑着,说,“那倒是他有这个习惯,就是我没太多地瞅见过。”

  “那你上哪儿瞅呀,他一年四季的也回不了家几天,回来又忙着别的事儿。”小米见一说起猫春他哥,猫春娘就想翘尾巴,很替猫春娘高兴似的笑着说,“婶子,猫春他哥真的给你和叔争脸了,村子里也没有谁能比得上他出息。”

  “争啥脸呀!再争脸,咱庄户人家不都还是吃饭过日子?”猫春娘还显得乌青的脸糊了糨子一样小心地笑开了,跟一朵让人甩上了塘泥似的鸡冠花,“就豆子来说,以后结了亲也是一样吃饭过日子。”

  “婶子,你刚才说人家半里湾今儿晌午要带着闺女过来给豆子哥相看了?”小米紧接着猫春娘的话问猫春娘。

  “可不是咋的!昨个儿晚上猫春他爹说要去半里湾,没想到人家半里湾倒过来人了。我跟猫春他爹就催了人家半里湾,合计好了今儿晌午他们两口子带着闺女过来。”猫春娘说,“本来昨个儿晚上我想过来跟你们说一声呢,半夜的天了,怕你们都睡了,就没过来。今儿这一大早,我连茅房也没上,就先过来把这事儿跟你们说了。你得想着法子给豆子收拾收拾,捯饬出点儿景气来,让人家一看就能满意了。”

  小米心里像进了一窝兔羔子似的乱蹦起来,她一下子觉得整个心思落了地,又觉得整个心思有点儿害怕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