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狗比二婶子老母猪拉窝下崽儿似的(1/2)

加入书签

  “还有,豆子是咱们家的一根独苗儿,结亲也是咱这个家的一件大喜事儿。这亲戚邻居是不是都招待着喝一杯喜酒?依着我的意思,老少爷们儿们得请,这是咱们家的第一桩子喜事儿,请老少爷们儿们在一块儿喝顿酒吃顿饭,一来图个喜庆,二来也告诉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这打小没人亲没人疼的孩子照样能结亲家!”蚂蚱大爷回头看了一眼小米。

  “是啊,大爷,咱有这个心,哪有这个力呀!”小米苦笑着看了一眼蚂蚱大爷,说,“按理儿说该请亲戚邻居喝顿喜酒,可咱这个家,上下透气四面跑风,拿啥子请亲戚邻居?”

  “也是!这一顿酒席,就按十桌来算,咋的也得个五、六百块钱的开销。不济,三、五桌,就按着一桌六十块钱,也得三百来块钱。”蚂蚱大爷接着小米的话说,“不过,再咋,也要请个三、五桌,要不,就没有个喜事儿的样子了。”

  小米点了点头,说:“是啊,咋的也得个三、五桌请。要不,就像大爷你说的那样,真就没个喜事儿的样子了。”

  “小米,不知道你用心盘算没有,豆子这场事儿办下来,就算是省着,也得个五、七百块钱。好在咱们家没啥子亲戚,要请,也就是老少爷们儿们。咱们村子也不大,二十几户人家,到时候就算是都招待着,一家来一个人,也就是三桌多点儿。再加上卧牛岗子送亲的、抬嫁妆的,怕是光卧牛岗子也得个三、四桌吧。这样一合计,三、五桌倒不行。还真得按着十桌客人准备着,这样就得六百块钱花了。”蚂蚱大爷向小米合计着说,“不算计还真不知道,这一算计,这六百来块钱还真得花。”

  小米听了蚂蚱大爷的合计,也别说,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一准得请,卧牛岗子那边送亲的和抬嫁妆的也得招待。她向蚂蚱大爷说:“起初,我倒没有琢磨这么多,今儿大爷你这一说叨,那就请吧!”

  蚂蚱大爷看了看小米,仰起脖子出了一口粗气说:“这笔开销倒是能回来一些,老少爷们们喝喜酒随份子,估摸着也能收回来二百多块钱。这样一算,咱得赔上四百来块钱。一个请字说起来倒是容易,可眼眸前儿这五、六百块钱从哪儿来呀?”

  “大爷,份子不份子的倒放在旁边,老少爷们们在一个村子里住着,就是没有份子,这个喜酒咱们也得请。我和谷子姊妹几个都要嫁人,嫁出去了,就很少跟老少爷们儿们打交道了。可我豆子哥一辈子都要在这个村子里呆着,以后还要跟老少爷们儿们长远打交道,咱不能因为这个让老少爷们儿们说豆子哥的长短。万一因为这个落得老少爷们儿们有话说了,以后我豆子哥就没法儿在这个村子里招脸行事儿了。不管咋的,这个喜酒得请老少爷们儿们。”小米看了看蚂蚱大爷,把身后的棉花包往上耸了耸,说,“今儿晚晌我去二姑家,让二姑明儿过来给豆子哥缝铺盖,顺便让二姑想办法给凑点儿。我大舅也知道这事儿了,估摸着这个星期天还会带着麦子回来,多少大舅再凑点儿,这场喜事儿也能支应过去。”

  “这样倒好,这样倒好。”蚂蚱大爷点了点头说。

  两个人就这样盘算着这个月的二十六该咋的支应,不觉中已经进了村子。

  “豆子真的要结亲了?”走起路来呆拉二怔的狗比二婶子怀里搂着一抱子柴火从柴草垛上往自家的院子回,正碰上小米和蚂蚱大爷。她瞅了瞅小米身后的棉花包,又瞅了瞅蚂蚱大爷手里的布料捆儿,很惊奇地说,“我听人说豆子要结亲了,还当他们是没事儿放闲屁呢。”

  “是啊,婶子,这个月的二十六。”小米向狗比二婶子笑了一下说。

  “这么快?”狗比二婶子的两个眼珠子差点儿瞪得掉脚面上了。

  “婶子,还快呀!”小米苦笑了一下,说,“我豆子哥过了这个年就二十五了,整个村子跟他一般大的人就他一个人没成亲了。”

  “这个倒是。我是说,前几天才听说豆子相亲,这眨瞪眼就结亲了!”狗比二婶子眨磨着两眼摇了两下头,说,“从相亲到这个月的二十六,前后没一个月就结亲了?”

  “婶子,我都恨不得豆子哥头天相亲第二天就结亲!”小米笑着说,“等明儿你家狗蛋长大了你就知道是啥心思了!”

  狗比二婶子又眨瞪了两下眼,琢磨似的点了点头,说:“也是。不是自己身上的肉就不知道疼,不是谁家的人谁就不知道着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