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驴脸给二老歪的女人喝尿裤子了!”(1/2)

加入书签

  二老歪的女人把接过来的两个碗分开了,一个放到驴脸面前,一个放到自己面前,向驴脸说:“看见了吧,今儿我跟你不论酒盅子,论碗!”

  驴脸这下真的驴脸了!他瞪着两眼瞅着二老歪的女人,刚才喝硬了的舌头这个时候更硬了:“论……论……碗?”

  “是啊,论碗。”二老歪的女人瞅着驴脸说,“你不是说我们两口子吹吗?你不是说要跟我论缸吗?咱不论缸,今儿就论碗。站着撒尿的老爷们儿说话算话不?”

  二老歪的女人把话激到这儿,驴脸下不了台阶了,硬着头皮一笑,说:“论碗……就论碗!咱先说好了,把你喝倒了……不是我欺负你!”

  “好!倒酒。”二老歪的女人向驴脸一笑,喊着要人往两个碗里倒酒。

  还真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拎着塑料壶就咕咕咚咚把两个碗倒满了酒。

  二老歪的女人要跟驴脸拼酒了,这让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瞪大了两眼伸着脖子瞅稀奇了。

  “这女人能喝酒?”

  “听说这女人当闺女的时候能喝着呢。跟了二老歪,二老歪管不起她酒喝了,就把酒给忌了。她娘家人都说她喝酒就跟喝凉水似的,咕咕咚咚一碗酒不歇气就没了!”

  “该不会她肚里有酒虫子吧?”

  “要真是这样,驴脸今儿脸就更长了。”

  ……

  “今儿咱们就喝个公道。”二老歪的女人见人把两个碗倒满了酒,先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老少爷们儿们,然后盯着驴脸说,“刚才你喝酒了,不管你喝了多少,哪怕就一盅子,我也先把这碗酒喝了,抵上你喝的酒,然后咱俩就一替一碗地喝。”说着,她端起面前的酒碗,一仰脖儿,一碗酒一滴子不洒就进了肚了。然后,她把喝空了的碗往桌子上一放,又嚷了一声让人倒酒。

  塑料壶又噗噗突突地把二老歪的女人面前的酒碗倒满了。

  “公道吧!”二老歪的女人盯着驴脸,把刚倒满的酒碗端起来向驴脸一晃,说,“端起来呀,咱就一替一碗喝了!”

  驴脸这个时候心里倒觉出怕来了,但是,这些老少爷们儿们面前,咋的也不能丢了自己的这张脸,病驴拉硬屎,也得拉得掉到地上噗噗通通地响!他端起脸面前的酒碗,看着二老歪的女人说:“公道!一替一碗喝!”

  “说好了,这酒都是钱买的,喝的时候不能洒不能漏!洒一滴子罚一碗,漏一滴子罚一碗。”二老歪的女人板着脸向驴脸说。

  “成!”驴脸答应着说。

  “那好!是你先喝还是我先喝?”二老歪的女人盯着驴脸问。

  “你先喝,让你!”驴脸说。

  二老歪的女人一听这话,一碗酒一仰脖儿,咕咕咚咚又没了。她把喝空了的酒碗往桌子上一放,让人又倒上了酒,然后盯着驴脸,说:“该你喝了!”

  驴脸牛不喝水强按头端起酒碗,一手挠着头,脸上苦笑了一下。

  “喝吧!还磨蹭个啥呀?”二老歪的女人紧瞅着来了,催着说。

  驴脸两眼一闭,喝毒药似的把那碗送到了嘴边。

  院子里的人们见二老歪的女人连喝了两碗酒,脸不变色身子不晃,就是满脸满脖子地出汗,都不由得向着二老歪的女人喊好,同时,也喊着要驴脸快喝。

  小米咋的也没有想到二老歪的女人这样有酒量,她本来想上前劝着不让和二老歪的女人驴脸拼酒,可是,瞅着二老歪的女人喝酒像喝凉水似的,一下子就愣在那儿了。

  驴脸的一碗酒总算是喝完了。虽然二老歪的女人前面就讲了,这酒喝得不能洒不能漏,但是,他面前的衣襟还是给他洒漏下来的酒弄湿了一片。他把手里的空碗往桌子上一放,整个人就开始风摆柳似的坐在板凳上摇晃起来。

  院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瞅着驴脸坐在板凳上不安稳了,有人就嘴里噙着饭菜喊了起来:“驴脸驴脸了吧!让一个娘们儿给喝驴脸了!”

  “驴脸能跟二老歪的女人比喝酒?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量了!看见没?二老歪的女人浑身都有酒漏子,喝进肚里的酒都顺着汗毛孔出来了!”

  “跟身上有酒漏子的人喝酒,咱整个院子里的人加起来也不是个儿!身上长酒漏子的人喝酒,嘴里喝进去了,顺着身上的酒漏子又出来了。咱们这些人,嘴里喝多少,肚子里就装多少,能是个儿呀!”

  “你还别说,这些年了,老少爷们儿们还真没看出来,二老歪的女人比酒坛子还厉害!”

  “驴脸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