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蚂蚱大爷的出酒绝招!(1/2)

加入书签

  蚂蚱大爷听人们嚷着说驴脸让二老歪的女人给喝得尿裤子了,回头看了一眼蚂虾似的躺在地上的驴脸,把手里的封子朝小米的手里一递,就蹶蹦着向驴脸奔过去了。

  驴脸的整个身子软得像稀泥,蚂蚱大爷和人们拽了几下,一拽一堆。

  “架到院子外面去,给他出酒!”蚂蚱大爷见驴脸的德行,当即喊着几个人,拽胳膊的拽胳膊,拎腿的拎腿,把驴脸像拖死狗似的架出了院子。

  小米回头瞅了一眼驴脸,心里也犯嘀咕了,听说驴堆儿集粮站的哪个头头儿就是喝酒喝死的,不知道是人们说得邪乎了还是真的,说那个头头儿喝得顺着头上的七个窟窿往外蹿火苗子。人们给他堵上面,下面屁股眼儿蹿,最后给活活地烧死了。这驴脸该不会也喝得那样,鼻子眼儿里都往外蹿火苗子吧。想到这儿,她的心里猛地一紧。

  “拿擀面杖过来。”人们把驴脸拖到院子外面,蚂蚱大爷向院子里喊了一声,“小擀面杖!”

  小米慌忙着要谷子送出去了小擀面杖。

  蚂蚱大爷他们接过擀面杖,小心着把驴脸的嘴给撬开了,然后把擀面杖门栓似的压着驴脸的两个嘴叉子。见人们把驴脸的嘴巴别得合不拢了,蚂蚱大爷又蹶蹦着从柴草垛边上捡了一根鸡膀子上的大毛,斜着眼顺着擀面杖的缝儿往驴脸的喉咙管子里拨拉。

  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驴脸背一弓,一口说不清是醋还是酒的东西从擀面杖的上下喷了出来。就这样他连喷了几口,人们这才拿开了别在他嘴里的擀面杖。

  “没事儿了,找个地方让他迷糊一会儿吧。”蚂蚱大爷见驴脸喷出来的有上半盆的东西,心里扑腾一声踏实了。

  驴脸身上的裤子尿得像水布袋一样,给他找个啥地儿迷糊?人们四周围看了看,说就把他架到柴草垛旁边躺着吧。

  “还是把他架到灶房里的锅门口儿吧。”蚂蚱大爷说,“待会儿他要个水啥的,人方便伺候他。”

  “他这一身骚哄哄的,咋的能往灶房里架?灶房里还在馏待客的馍馍呢。”有人这样说。

  “那也不能让他在院子外面躺着呀!”蚂蚱大爷说,“要不,把他抬到院子里去,放在灶棚子旁边儿的柴草堆上。”

  几个人又像拽死狗一样把驴脸架到了院子里。

  “大爷,他没事儿吧?”小米见人们把驴脸又架回到了院子里,担心地问蚂蚱大爷。

  “没事儿了,酒都出来了,现在就是迷糊了,让他睡会儿就慢慢过来了。”蚂蚱大爷向小米点了一下头,问,“封子上去了?”

  “上去了。”小米听蚂蚱大爷这么一说,心里也轻快了不少。

  “封子上去了,待会儿把抬嫁妆的打发走了,这边的亲戚邻居再有三桌就坐完了。”蚂蚱大爷松了一口气儿说,“等他们都走了,咱们就能歇会儿了。”

  小米向蚂蚱大爷一笑,说:“大爷,也没啥要紧的事儿了,你就歇会儿吧,这几天也没少把你张罗。”

  “大爷不累。大爷也就是这么一说,要想歇着,咋的也得把豆子今儿的事儿给忙得利亮了吧。”蚂蚱大爷向小米一笑,说。

  “大爷,你就挨桌子转转,让他们别喝得跟二老歪和驴脸似的,不是咱舍不得酒,喝多了他们自己也闹腾,咱们心里也不舒坦。叫他们多吃菜,今儿的菜够他们敞开肚子吃的。”小米见蚂蚱大爷仍是一身的劲头儿,笑了笑。

  “成!”蚂蚱大爷向小米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蹶蹦着满院子挨桌子转悠。

  小米瞅着蚂蚱大爷依着自己的话,满脸花儿似的满院子挨桌子转悠,不知咋的,忽地她想到了下个月的二十六,那一天蚂蚱大爷还会这样满脸花儿一样吗?

  屋子里不时传出来老娘们儿们跟新媳妇闹腾的嬉笑声,灶棚子下胡厨子手里的炒勺碰得锅底叮叮咣咣地响,帮忙烧火的邻居家婶子把灶下的劈柴火烧得雾雾腾腾地旺,院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猜拳行令的吵嚷声把整个院子喊得像集市一样的热闹。

  小米来回向整个院子里看了看,打自己记事儿以来,这个院子一直都没有像今儿这样热闹过,也从来没有像今儿这样让人觉得喜庆过。豆子哥的事儿今儿算是办成了,自己的这颗心也就着实地落地儿了。谷子和玉米她们都还小,这个家一时间也没有多大的烦心的事儿,自己下个月出门子心里也踏实了。

  豆子哥跟表弟两个人从送亲的那儿回来了,表弟手里拎着席筒子,跟豆子哥很高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