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猫春娘讨情(1/2)

加入书签

  小米在爹的坟上跪了很久,也跟爹说了很多的话,在她转身离开爹的坟墓时,不由得心里的委屈还是让她两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哗哗地顺着眼角儿淌下来,自己咋的跟别人家的闺女不一样啊!别人家的闺女没有这么多的世故,别人家的闺女就是个闺女。寥野里的风不紧不慢地把她额头前的头发吹了起来,也吹着她脸上的泪水。她怕爹看见了似的偷偷地用袖子擦了一下两眼,然后仰头看了一眼头上的天,这才向村子里走去。

  蚂蚱大爷招呼着老少爷们儿们吃酒叨菜,忽地觉得小米不在院子里这场喜事儿就少了不少的东西似的。他回头招呼了一声豆子,让豆子招呼着老少爷们儿们吃酒叨菜,自己就蹶蹦着出了院子。

  “老蚂蚱,这要干啥去?”蚂蚱大爷刚出院子,猫春的二大爷二倔巴迎面走过来,他瞅着蚂蚱大爷问。

  “二倔巴,不是让你陪着送亲的吃饭喝酒吗?”蚂蚱大爷给二倔巴问得一惊,抬头瞅着二倔巴看了一阵儿,说,“送亲的那一桌吃好了喝好了?”

  “差不多了,我就是过来看看,待会儿送亲的要过来安持新媳妇在这个家里以后的该咋的过日子。”猫春的二大爷看着蚂蚱大爷,说,“你这就回院子里安持着别让人跟新媳妇闹哄了,让他们躲会儿。”

  “你进去安持一声儿吧,我这去找小米这闺女去。”蚂蚱大爷看着猫春的二大爷说,“这闺女出去一阵子了,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会去哪儿了。”

  “啥?小米不在院子里?”猫春的二大爷听蚂蚱大爷这么一说,两个眉头拧了起来,他紧盯着蚂蚱大爷问,“这个时候她不在院子里能会去哪儿?”

  “这个哪儿知道呀!”蚂蚱大爷瞅着猫春的二大爷,也是不明就里地拧着眉头说,“我琢磨着这闺女这个时候可能去她爹的坟上了,把今儿豆子成亲的事儿跟她爹唠叨唠叨。”

  “你这样说还真有这个可能。”猫春的二大爷听蚂蚱大爷这么一说,眨了两下眼,琢磨了一下说,“你去她爹的坟上看看去,我这就进院子里安持安持。”说完,他向蚂蚱大爷摆了一下手,示意蚂蚱大爷赶紧着去找小米,自己就抬步进了院子。

  蚂蚱大爷紧蹶蹦着向村子外面赶,小米这闺女,豆子的亲事儿成了,心里的担子也去了,这会儿去她爹的坟上,怕是要跟她爹唠叨着让她爹放心,怕是再跟她爹唠叨些心里的话儿。小米这闺女,心里也委屈着呢。换上别人家,这么大的一个闺女家,哪儿会有这样的操心?哪儿会这个年龄就要出阁嫁人?都是闺女家,她跟别人家的孩子咋的就不一样的命啊!

  小米从爹的坟上回来,几步一回头地看着爹的坟,自己也说不清这个时候心里是啥滋味儿,豆子哥的亲事儿今儿办成了,豆子哥以后就能跟人家一样像模像样地过日月了,爹可以安心踏实了,自己马上也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自己的姊妹几个,离开这个黄庄子,嫁到那个叫卧牛岗子的村子里,嫁到牛二筢子家里,跟着那个比自己大了十来岁的叫望春的男人生儿育女,一辈子要守着那个男人,守着跟那个的那个家,跟村子里的女人们一样慢慢守到满脸的褶子,慢慢守到一头稀黄干枯的头发,慢慢守到满嘴的牙齿掉光了,然后像走了的人一样两眼一眯缝两腿一伸,走了。

  蚂蚱大爷蹶蹦着往村子外面赶,赶一步他就抬头向村子外面打着眼罩子瞅上一眼,小米这闺女,性子太倔,平时心里有个啥子的都在心里自己扛着,从来不愿意跟人说叨。一个十几岁的闺女家,打自小就这样扛着姊妹几个的吃穿住用,扛着姊妹几个的日月,扛着姊妹几个的委屈,扛到今儿,还要扛着豆子的亲事儿。

  小米离开了爹的坟所在的那块地,两只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来回擦了几下,不管自己心里有多少的委屈,今儿是豆子哥大喜的日子,咋的也不能让豆子哥看到自己哭过。即便今儿不是豆子哥的大喜日子,这些年了,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也没看到过自己的眼泪。

  蚂蚱大爷蹶蹦出村子,就直奔着小米她爹的坟上过来了。刚走了几步,老远就瞅见了小米从她爹的坟上往回走,不由得心里一个敞亮,止不住就开口喊了两声小米。

  小米咋的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蚂蚱大爷会找到这儿来,她先是一怔,继而向蚂蚱大爷一笑,说:“大爷,你咋的来了?”

  “你这闺女,大爷瞅瞅不见你,心里不踏实,琢磨着你一准来你爹的坟上了。”蚂蚱大爷蹶蹦着迎上小米,埋怨似的说,“家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