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蚂蚱大爷的心落地儿了(1/2)

加入书签

  客人慢慢地都去了,整个院子也一下子显得安静了不少。倒是村子里的几条狗这个时候还在院子里,鼻子贴着地面在地上闻着找客人吃饭时落在地上的骨头和菜渣子,给这个院子添了不少的景气儿。

  小米张罗着安排豆子和谷子他们把从邻居家借来的板凳桌子还了之后,拽过一个木墩子往院子里一坐,长长地喘了口气而,顿时觉得整个身上像散了架子一样的累。这些天了,为了给豆子哥操办这场亲事儿,打从卧牛岗子相家回来到今儿,东操持西折腾的,自己就一直没有得闲过。今儿事儿结束了,自己也能坐下来歇上一阵儿了。她朝整个院子里来回看了看,打今儿起,这个院子这个家,就真的算上个院子算上个家了。

  小米瞅着蚂蚱大爷和豆子哥收拾着给这场喜事儿折腾得有些显乱的院子。为了给豆子哥腾出新房子,屋里的那几囤红芋叶给挪到了院子里,这样一来,整个院子里也显得满档了。卧牛岗子送来的麦子加上今年的红芋片子,也能凑合着接上明年的新麦子。这几囤红芋叶子就留着喂两头猪,今儿亲邻们随的礼份子拿出来几十块钱买上两头猪娃子,喂到明年的年底节儿,多少也能给豆子哥他们几个换上几百块钱。

  蚂蚱大爷在院子里蹶蹦着跟豆子一边向这几囤红芋叶子上盖些挡雨的柴草,一边向豆子说着些人来客去的话,豆子不停地向蚂蚱大爷点着头。

  这个时候,院子里的那几条狗可能是因为争食儿,互相龇牙咧嘴地咬了起来,叫嚷得整个院子里跟乱了营的败兵似的。

  蚂蚱大爷从院子里的那堆树枝桠堆上拽起一根棍子,紧蹶蹦着把几条狗撵出了院子,顿时,整个院子里又恢复了安静。

  “豆子呀,你的亲也成了,以后这个家就是你跟新媳妇挑大梁了。家里再有个啥事儿就该你跟新媳妇上前了,小米也能歇上几天了。”蚂蚱大爷把手里的撵狗棍子又扔回了到了那堆树枝桠堆上,看了一眼豆子,说,“以后呀,这个家里的姊妹几个就跟着你们小两口过日月了。有个啥事儿要多想着你这几个妹子,老古语话,爹娘不在了,哥嫂就跟爹娘一样。”

  豆子向蚂蚱大爷点了点头,说:“大爷,这个理儿我知道。我们姊妹几个是咋的熬到今儿的,别人心里不清楚,我心里能不知道吗?说句良心话,哪怕不要新媳妇,我也不能把几个妹子给丢了!”

  “傻孩子呀,新媳妇得要,你这几个妹子也不能丢!”蚂蚱大爷向豆子笑了一下说,“新媳妇不要,你这几个妹子心里不安生。光要妹子不要新媳妇,你这几个妹子心里不踏实。”

  豆子抬手挠了一下脑袋瓜子,叹了一口气说:“几个妹子就是我的命根子呀!”

  “大爷也知道,不管以后的日子会咋的,你都不会把几个妹子给丢在一边儿不管不问。”蚂蚱大爷向豆子点了点头说,“你们姊妹几个风里雨里熬到了今儿,搁在谁身上,谁都舍不得丢开这几个妹子。一样,你这几个妹子也舍不得丢开你呀。”

  小米瞅着蚂蚱大爷和豆子哥,听着他们两个这样一来一往地说话,心里有一股子说不清楚的滋味儿。下个月自己出阁了,就不能整天守着谷子和玉米她们了,她们有个啥子委屈呀,有个啥子头疼脑热的,自己就不能护住她们了。她们要跟着豆子哥和春梅嫂子过日月,虽说牛二筢子说过不能让春梅嫂子亏待了谷子她们,必定嫂子跟姐不一样,再咋都不会跟一个肚肠子里爬出来的姊妹透着骨血地亲。今儿豆子哥这些话,不管以后会咋,倒让自己听出了豆子哥的心思,多少也能让自己的心思敞亮开些。

  “大爷,我也不会说啥好听的话。今儿虽说我成亲了,以后咱们这个家还跟以前一样,要是新媳妇她想咋的,我也不会答应。”豆子停了一下手里的活儿,很规整地看着蚂蚱大爷说,“以后大爷还是这个家的大爷,有了,咱一起享福,没有,咱就一起受苦。”

  蚂蚱大爷怔怔地看了豆子一阵儿,咬着嘴唇向豆子点了点头说:“豆子,好孩子!大爷有你这句话,这辈子活得也值了!”

  “大爷,你这是说哪儿的话呀!咱们合到一块儿过日子了,不管会咋,都不能相互丢开了!要是丢开了,还不如不合到一块儿。既然合到一块儿了,就在一块儿守着日月过到底儿。”豆子紧盯着蚂蚱大爷说,“要是半路上再把谁丢开了,那也不叫个事儿!”

  小米给豆子的话说得不由得在心里点了点头,这个家有豆子哥,自己出阁了心里也踏实。

  蚂蚱大爷抬起一只袖子膏了一下两眼,蹶蹦了两下把身子背过了豆子。

  豆子瞅着蚂蚱大爷的后脊梁影子,绷了一阵子嘴唇,出了一口很重的气,向蚂蚱大爷说:“大爷,以后不管咋,还是那句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