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豆子和新媳妇的悄悄话儿(1/2)

加入书签

  小米在心里向自己说着睡觉的话,也不知道有多长的时候,慢慢地她觉得模糊了。

  新房里的豆子和春梅两个人却还很精神,可能是这两个新人觉得新奇,或者是尝到了啥子甜头儿,那张他们两个睡的大床这一夜可不得安生了。

  “黄豆,六次了吧。累不?”又是一阵大床咯吱咯吱地响过之后,春梅搂着豆子的脖子说,“咱们歇着吧,估摸着马上天就要亮了。”

  “还想!”豆子亲了一下春梅的脑门子,说。

  “今夜就不了,别累着。打今儿起,咱们就是一张床上睡觉一个锅里吃饭的两口子了,以后我这东西就是你的了,悠着点儿劲儿。别跟要饭花子进了饭馆子似的,逮住了就吃得撑个要死。咱以后一辈子呢,怕到时候你还会腻歪了呢。”春梅也亲了一下豆子,说。

  “这事儿这么舒坦,累不着,也不会有腻歪的时候,一辈子都不会腻歪。”豆子把春梅搂得紧紧的,说,“今儿我算才知道人们为啥子会想着结亲,结亲这事儿舒坦!”

  “黄豆。”春梅往豆子的怀里又挤了挤,很娇气地轻声叫了一声豆子。

  春梅的这一声娇气的喊让豆子整个身子不由得酥了一样的得法,他亲了一下春梅的脑门子,又亲了一下春梅的脖子,在春梅的耳朵边上问:“又想了吧。”

  “想了。想了也不了,这一夜折腾的里面疼着呢。”春梅说,“咱歇着,让它也歇歇吧。要不,明儿早起间儿怕是要疼得起不了床了。”

  “我也又想了,你看。”豆子说着,把又挺起来的下身往春梅的两腿间蹭了蹭,“咱再来一次就歇着。”

  “咱忍着吧。”春梅说,“我娘跟我说了,头一夜不能多了,因为身子刚破,多了容易出毛病,以后还容易落下病来。”

  “能会出啥毛病呀?”豆子给春梅的话说的一愣,这肉蹭肉还能会蹭出茧子来?

  “我娘说,身子刚破,里面有伤,多了容易发炎。”春梅亲了豆子,说,“今儿夜里就忍着点儿,还有明儿夜里,后天夜里呢。老话说了,前三夜不能空床,得夜夜弄。今儿夜里忍着点儿,多歇出点力气留到明儿和后天这两夜吧。”

  豆子下面的铁棒槌虽说又在一蹦一跳地耍猴似的踢腾,春梅这么说了,也就只好忍着点儿了。下面不能动了,就上面摸摸吧。他的手又摸到了春梅胸前的两个大正馍。

  “别碰了。”春梅抓住了豆子的手,说,“一碰这上面,下面就酸,就想。”

  “碰这上面,下面咋的就会酸会想呢?离这么老远的。”豆子很模糊。

  “这谁知道呢!”春梅说,“我也不知道咋的会碰这上面,下面就酸就想。”

  “怪了?”豆子说。

  “是怪了!”春梅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咋的会这样。

  “女的都这样吗?”豆子问。

  “不知道。”春梅回答说,“可能都是这样吧。要不,咋的会有这样的说法——女人护胸,男人护裆?我琢磨着这话是说,女人的胸不能碰,男人的裆不能碰。碰女人的胸,女人就会想,碰男人的裆,男人也会想。”

  “我咋的就没有听说这个说道呢?”豆子很稀奇地问。

  “是你不经常跟老少爷们儿们在一块儿扯家常吧。”春梅说,“爷们儿伙儿里,啥话都能听到。有时候那些妇女在一块儿闲扯,扯得也是云里雾里都是。”

  “平时我是不跟老少爷们儿们有啥话扯,我跟你说了,老觉得站着没他们高,睡着没他们长,跟他们有啥话扯呀。”豆子说。

  “这个倒不好。有啥子觉得自己不如别人高不如别人长的?别说是一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就是一个娘的兄弟间,日子混得也不一样。”春梅说,“老少爷们儿伙儿里指啥勾连?就是平日里没事儿的时候在一块儿闲扯胡唠。经常跟老少爷们儿们在一块儿说东道西的闲扯,能让老少爷们儿们打心眼儿里觉得近。家里有个啥事儿,老少爷们儿们愿意帮忙。不跟老少爷们儿们闲扯胡唠,慢慢地就会跟老少爷们儿们远了,人也就走单了。以后呀,你得经常跟老少爷们儿们多牵扯,说不准这过日子会碰到啥事儿。跟老少爷们儿们走得近了,万一碰到事儿上,支应个老少爷们儿们也顺当。”

  春梅的这几句话让豆子觉得自己的新媳妇性子咋的有些跟小米一样,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以后小米要是出阁嫁人了,这个家里有了这样一个新媳妇,日子就算是还会这样寒碜下去,也一准过得舒心顺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