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春梅给豆子一夜折腾得狠了(1/2)

加入书签

  小米进了灶房,一下子就愣住了。她站在那儿静静地瞅着春梅嫂子很熟练地把热水瓶灌满了热水,心里一下子迷糊得像喝了一肚子的糨子。按说,春梅嫂子是他们那个家里的仅有的一个闺女家,就他们那个家境,还不把春梅嫂子捧在手心里疼着?从春梅嫂子今儿灌这一瓶水来看,在娘家也一准做了不少的活儿。要是换上人家娇生惯养的闺女家,今儿这瓶热水灌不到瓶里去就全浇到手上了。

  春梅灌满了评理的水,先是把水瓶放到案板上去,然后回身从水桶里舀了一瓢凉水添到锅里,向玉米说:“玉米呀,锅底下别添柴了,待会儿饭做到锅里再烧火。趁着堂屋里有热水,过去把手脸洗洗,马会儿嫂子先给你和你小米姐梳头,等头梳好了咱们再做饭。”

  “春梅嫂子,今儿明儿这两天的饭咋的也不能让你做。你是这个家里的新媳妇,虽说这个家没爹没娘了,可还有你这个小米妹子,咋的咱这个家也得依着规矩让你歇上三天!春梅嫂子,你别心急,以后这个家有你挑的呀!”小米接过春梅的话,看着春梅,心疼地说。

  春梅拎起案板上的热水瓶,向小米笑着说:“小米呀,刚才咱们不是说了吗?没那些规矩!嫁给你哥,是要跟你哥一起带着咱们这姊妹几个过日子的。走吧,咱们先到堂屋把头梳梳,这扑散着头发给人看见了多不好。”说着,她转头看了一眼玉米,又安持着玉米说,“灶膛里别留柴,当心着别有火掉出来。”

  玉米把灶膛里的烧剩下的一丁点儿柴草往里面扒拉了几下,然后就从锅门前儿站起身来,依着春梅嫂子的话去堂屋洗脸。

  这个时候,门后的鸡窝里传出来几只老母鸡纷纷扑棱膀子抖身子的声音。小米不又得向外面看了看,院子里的天已经亮了,这几只老母鸡是要出窝儿了。她蹲下身子打开了鸡窝门儿,顿时,几只老母鸡先是从鸡窝里探出头来,然后才小心着从鸡窝里走出来。几只老母鸡出了灶房门,纷纷架起两个膀子先是拉了一泡屎,接着就扑扑楞楞地抖了几下身子,这才咯咯地互相追着向院子里跑去。

  春梅手里拎着水瓶,瞅了瞅跑散在院子里的几只老母鸡,然后扯起小米的手离开了灶房。

  “春梅嫂子,我先帮你梳头吧!”来到堂屋,小米紧看着春梅说。

  “小米,咋的也理应嫂子给你们梳头呀!”春梅把手里的热水瓶放到当门的桌子上,回头向小米说,“你还是没听说吧,新媳妇进门头三天不能梳头,待会儿我自己一拢一扎就成了。让嫂子给你们梳头吧!”

  “有这个说道儿?我咋的没听说呢?”小米听春梅这么一说,马上就皱起眉头琢磨起来。

  “有这个说道儿,昨个儿早起间儿我娘还安持我呢!”春梅向小米一笑,说,“今儿知道这个说道儿了吧,以后出阁就不用别人给安持了。”

  小米给春梅嫂子说得脸一红,笑着说:“今儿头一次听说这个说道儿。”

  春梅找出了娘家陪嫁的木梳和篦子,拉过小米说:“听说新媳妇的新木梳新篦子得小姑子先用第一次,这样,嫂子和小姑子处得就木梳没说的了。家里没有小姑子的就另一个说道儿了。我的命好,家里有好几个小姑子呢。”说着,她就拽过一条凳子要小米靠着门旁坐下来,开始用心地给小米梳头。

  玉米挽起两个袖子就着盆架上的新脸盆洗手洗脸,可能洗手洗脸只把那个破脸盆放在外面那个很低的土台子上,猛地脸盆这么高地洗手洗脸还不习惯,蘸到手上的水老是顺着胳膊往袖筒子里淌。

  给小米梳着头的春梅见玉米就着盆架洗手洗脸有些费事,就让玉米把脸盆端到地上洗。

  “端到地上新脸盆就弄脏了。”玉米回头看着春梅嫂子说。

  春梅向玉米一笑,说:“我的傻妹子呀,盆地儿粘地儿有啥呀?脏了咱就再刷。”

  玉米听春梅嫂子这么一说,把盆架上的脸盆端了下来,但她没有立马把脸盆放到地上去,而是四周围瞅着找了个小凳子放了上去,这才重新就着脸盆洗起手脸来。

  “玉米,要是水不热了就再添点儿热水,一定要把手脸洗透了。天冷了,要是手脸不洗透了,脸容易皴,手容易裂。你没见有的小孩子怕洗手洗脸,整个冬天脸皴得跟狗屁股似的,两只手简直就像两只老鸹爪子。”春梅手下给小米梳着头,抬头看了一眼玉米,说,“家里有嫂子,还有你小米姐,咋的咱也不能糟践得跟别的小孩子似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