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狗比二大爷的稀奇事儿(1/2)

加入书签

  狗比二大爷见老少爷们儿们把他的话又当成了一回事儿,马上变得更加拿架子摆劲道儿了。他先是瞅了瞅锅里已经开始翻开起来的水,接着就弯把堵住锅门儿的铁片子拉开了,从地上拿起那个大铁火钩子往锅底下搂了两下,又用大煤铲子往灶膛里上了两铲子的煤,封上锅门儿,向老少爷们儿们说了一句:“细粉能下锅了!”

  “你这个家伙,说了句半截话就撂那儿了。”又有人对狗比二大爷不满意似的这样说了一句,“城里的稀奇事儿谁没见过咋的?还这样拿着劲儿了!”

  “你还别说,这稀奇你们还真没见过!要是你们见过了,早就在村子里喇叭筒子似的传开了。村子里没传这样的稀奇事儿,那就是你们没有见过这样的稀奇事儿。”狗比二大爷听了有人这样说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勾魂逗馋地向老少爷们儿们一笑,很得意地说,“村子里老少爷们儿们进了城,要是瞅着啥子稀奇了,哪个不是回来饭也不吃,恨不得敲锣打鼓地满村子显摆。村子里没人显摆这事儿,就是村子里没人瞅见这个稀奇。”

  老少爷们儿们给狗比二大爷的话勾引得心里给猫抓了一样的不安生了,这个老东西到底在城里瞅着啥子稀奇的事儿了?

  “赶紧架瓢下锅吧,锅里的水都滚开得要翻到锅台上去了!”狗比二大爷还是没有说出他在城里看到的稀奇,而是催着老少爷们儿们喊了一嗓子。

  老少爷们儿们见狗比二大爷没有马上说出他在城里见到的稀奇,都有些丧兴了。但是,心里给猫抓猫挠一样的滋味儿还是让他们觉得没法儿踏实下来了。

  很快,打瓢的声音还是呱唧呱唧地响了起来。

  老少爷们儿们给这样的打瓢声催着各站其位了。

  一把粉瓢架到了锅台上,猫春爹围着粉锅看了一圈儿,然后瞅着粉瓢下面往锅里下着的细粉,皱了一下眉头,向打瓢的家伙问:“这盆粉打着有些犟了吧?”

  打瓢的家伙回应着猫春爹,点了点头。

  “后来的糊子和少了,也和稠了。掐了吧!”猫春爹见打瓢的家伙向自己点了头,马上就让打瓢的掐瓢,这样的细粉要是硬着今儿下下去,断粉就多了,一大斗盆的粉面子也下不出几杆子像样的细粉来,就全是碎细粉了。

  打瓢的很快就放下了粉锤子,伸开手掌向粉瓢下一斩,这瓢粉就给掐断了。

  “再和上半磁盆的粉糊子倒进大盆里搋搋,粉糊子要和得稀一点。”猫春爹见粉瓢掐了,向老少爷们儿们说。

  但是,没有人敢伸手和这粉糊子,因为这粉糊子关系到这盆粉是不是能够下得顺当。在很大的程度上来讲,和粉糊子凭的是经验和眼力。大盆里的粉面子搋得是啥程度,需要兑上多少粉糊子,兑啥样的粉糊子,这要搭眼一瞅大盆里的粉面子就能在心里琢磨出来。

  “豆子,你伸手和吧。”猫春爹见没人愿意伸手和粉糊子,就喊着豆子说,“你先看一眼大盆里的粉面子是啥成色,再用手扒一下它的劲道儿。把看到的成色和手觉出的劲道儿在心里琢磨琢磨,跟上一盆的粉面子有啥不一样,要是和粉糊子进去,要多少啥样的粉糊子才能赶得上上一盆的粉面子。”说着,他从旁边拿起一个磁盆交到豆子的手里,向豆子安持着,“从粉锅里和叨粉的水缸里两掺着舀出半盆水,不能凉,也不能烫,手能下得去。就大盆里粉面子的成色和劲道儿,半盆水里和上两大捧的干粉面子进去就行了。”

  豆子从猫春爹的手里接过那个磁盆,依着猫春爹的话从粉锅里和叨粉的水缸里两掺着舀了半盆水,用手试了试水,捧了两大捧的干粉面子放进了这个磁盆里,就搅和着和了半盆的粉糊子出来。然后,他把和出的粉糊子给猫春爹看了看。

  猫春爹看了看豆子和出的粉糊子,很满意,向豆子说:“以后呀,我们这一辈儿人干不动了,这下细粉的活儿就是你们这一辈儿人的事儿了。这里面的很多事儿你们都得摸透了。”

  豆子把和出的粉糊子倒进了大盆里,几个老爷们儿马上就搋着大盆里的粉面子把粉糊子掺进了粉面子里。

  “要搋得匀了,这盆粉还会跟上一盆一样下得顺当。”猫春爹见几个老少爷们儿们呼哧呼哧地搋着大盆里的粉面子,交代着说,“你们也都用点儿心,这下细粉也不是一个人的活儿。都用心琢磨出门道了,以后就省事儿多了。”

  老少爷们儿们听磁带这么一说,不觉得都点了点头。

  豆子和了这一盆粉面糊子,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