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狗比爹扇自己大耳刮子(1/2)

加入书签

  可能是一块儿红芋填不饱一个狗肚子,那只叼了狗比爹碗里的红芋的狗一边跑着一边往肚里吞着那块儿红芋,在狗比爹手里的那块儿红芋像稀牛屎一样在它屁股后面四处开花儿的时候,它嘴里的那块儿红芋已经给它吞进肚里了,尽管那块儿红芋外面不是像刚出锅那么烫了,但是,红芋里面不容易散出来的热劲儿还是烫着了它满嘴的牙齿,让它张着嘴巴仰头钢钢唧唧地叫唤了一阵子,然后它又回过头来,伸着舌头把狗比爹甩得在地上四处开花的红芋舔了个干净,又贼溜溜地盯着狗比爹脸面前儿的红芋碗回来了。

  那几只鸭子见小屁孩子的大人抱着小屁孩子离开了这个饭场子,估摸着也不会再有啥人两手一扬一扬地“呕哧呕哧”赶它们了,就跩着身子一晃一晃地回来了,咕嘎咕嘎的叫声炫耀着它们的得意。

  狗比爹见老少爷们儿们今儿都给小米出阁嫁人这个信儿弄得掉了魂儿似的离开了饭场子,也觉出自己像掉魂儿似的。他背靠着那棵不算太粗的椿树,屁股似着地似不着地儿地蹲着,叹了口气四周围瞅了瞅。那只叼了他的红芋的狗给他这一瞅,忙紧了身上的毛,趔着身子一副准备逃跑的架势。

  这人呀,也真是,这几个孩子够难为的了,咋的还会跟他们这姊妹几个找难为呢?琢磨到这儿,狗比爹伸开巴掌在自己脸上噼噼啪啪地扇了几下,当初狗比他娘耍浑,欺负他们姊妹几个,自己倒帮着狗比他娘使劲儿,这是自己也跟着耍浑啊!前些日子豆子成亲,村子里的不少老少爷们儿们好不容易逮上一顿鱼肉,撑得蹿稀冒肚子,自己跟狗比他娘瞎琢磨啥子他们姊妹几个往饭菜里放巴豆了,这不是明摆着糟践他们姊妹几个吗?这些年,打豆子他爹死了娘跑了,小姊妹几个风里雨里的往前奔,水里泥里的糊巴着日子。就算是那样,这姊妹几个也没有遭人嫌弃的地方,谁家要是有个啥子紧手儿的活儿,这姊妹几个还会咬牙使出吃奶的劲头帮上一把手儿。这姊妹几个好不容易长大了,自己跟狗比他娘倒越老越混蛋了,跟他们姊妹几个找这样亏心的别扭。说重了点儿,这都不是人能做出的事儿,可自己跟狗比他娘做出来了。他又抬起手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狗比爹扇自己大耳刮子的举动让那条狗迷糊了,它远远地瞅着狗比爹,尽管两眼仍贼溜溜地盯着狗比爹脸面前儿的那碗红芋,但它还是给响亮的耳刮子声音给吓得不敢向狗比爹靠近半步。那几只鸭子也站在那儿伸着脖子摇着脑袋看着狗比爹,咕嘎咕嘎的声音也不敢叫出来了,只在喉咙管子里一抖一抖地响。

  狗比爹扇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之后,仰着头向天上叹了一阵子气。

  就在狗比爹仰着头这阵儿,那条狗一下子瞅准了机会,嗖地蹿到狗比爹跟前,咔哧一口从狗比爹的碗里叼起来一大块的红芋,扭头追兔子似的跑开了。

  那几只鸭子见那条狗占了便宜,也瞅着狗比爹碗里的红芋,摇晃着身子往狗比爹的跟前去。只是这几只鸭子晚了一步,狗比爹已经给那条狗闪电一样利索的来去惊得瞪着两眼醒过了神儿,翻着白眼咬着牙而又无可奈何地瞅着那条狗跑得远了。这几只鸭子这个时候想再从他碗里捞到啥子便宜,已经不可能了,虽说碗里的红芋给那条狗用气儿吹了,但他还是不会舍不得把碗里剩下的几块红芋施舍给这几只已经流了口水的鸭子,必定自己家里还养着些畜生,这几块红芋喂了自家的畜生,还能下个蛋啥的。要是这几块红芋扔给这几只鸭子了,别说鸭蛋,怕是连鸭子屎也落不得。他一手端起地上的碗,一手按着髁膝盖从那棵椿树下站起了身子。倒是在这个时候,似乎一只鸭子看着那个碗里的红芋会随着狗比爹站起身来会变得高不可攀了,扑棱着两个膀子把那张扁嘴伸进了狗比爹手中的碗里,但是,它的那张扁嘴太笨了,就连一丁点儿的红芋皮儿也没捞到嘴里,还遭得狗比爹一脚把它踢飞了老远。

  “今儿这个饭场子上咋的了?咋的没啥人了?”就在狗比爹要端着手里的碗离开这个饭场子的时候,猫春的二大爷二倔巴一手里一筷子串着两个两掺面的卷子馍馍,一手端着半碗辣椒泥,很不明白地瞅着整个饭场子走过来。

  “你还没听说?小米这个月就要出阁嫁人了,是为豆子换亲,才要出阁嫁人的。”狗比爹把要抬起的步子又着了地儿,瞅着二倔巴说,“老少爷们儿们听说这个信儿,连吃饭也没心气儿了,都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