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五妮儿性子倔招来急病(1/2)

加入书签

  张老先生把五妮儿的脸上扎得像刺猬一样密密麻麻的都是针,然后张老先生又取出一根半尺来长的银针,要小米松开掐着五妮儿人中的手,这根半尺来长的银针斜对着脑顶盖子就给张老先生捻进去了一多半。张老先生扎了五妮儿的头脸之后,又开始对着五妮儿的脚底板儿扎。两个脚底板子扎满银针之后,张老先生又从药箱子里拿出一个很小的瓷瓶儿,揭开瓷瓶盖儿,对着五妮儿的鼻孔滴了几滴儿啥子药水。张老先生还没来得及把瓷瓶盖儿合上,就听见五妮儿的喉咙管子里一阵呼呼噜噜地响,紧接着就看见五妮儿的嘴巴一下子张开了,一口粘嘟嘟的白沫也一下子从喉咙管子里涌了出来。

  小米见五妮儿嘴巴张开自己往外涌粘嘟嘟的白沫了,提溜起来的心这下子慢慢地就放了下来。她凑上去想用手给五妮儿擦去嘴巴里涌出来来的白沫子,却给张老先生拉住了。

  “别急,得一阵子吐呢。”张老先生见躺在地上的女娃子嘴巴里开始往外涌粘嘟嘟的白沫了,一直绷紧的脸色也放松了。他摸了一下下巴,自己点了几下头。

  豆子在旁边看了看五妮儿,又看了看张老先生。张老先生独自在那儿点头,让他豆子一下子长出了一口气。

  “先生,我家五妮儿这是咋的了?”豆子问。

  “肺里受了风邪,中焦寒热,上焦凝滞。”张老先生说。

  张老先生的话让豆子像一口气喝了几斤老白干一样晕乎。他瞅着张老先生眨巴着两眼,不管咋的,他也弄不明白肺里受了风邪是咋的一回事儿,也弄不明白中焦寒热,上焦凝滞是啥子说叨儿。不管是啥子说叨儿吧,只要张老先生能把五妮儿的命给救回来,他张老先生爱咋说就咋说吧。

  躺在地上的五妮儿呼呼噜噜地吐了一阵粘嘟嘟的白沫之后,脸上的颜色也慢慢地显出些常色儿来。

  张老先生瞅了瞅五妮儿的动静,先是拔去了脚底板子上的几根针,又拔去了脸上的几根针,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