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小米坐上了手扶拖拉机(1/2)

加入书签

  外面的鞭炮声不光炸得小米心里霍霍地疼,也炸得屋里的几个老娘们儿心里悬了空似的不踏实了。小米这闺女,就这样要离开这个村子了,不由得她们的心里像过电影儿似的想起了小米在这个村子里的很多很多的事儿。谁家要是有个紧手儿的活儿,谁家要是有个缝补浆洗,谁家要是有个油短盐缺的,只要她小米瞅见了,只要她小米得信儿了,就会伸出手来。这闺女这样一嫁,往后村子里谁家再有个啥子,就再也不容易看到这闺女了。

  谷子、玉米和麦子给这嘟噜鞭炮炸得一下子又都上去搂住了小米,她们仰着脸,都是眼泪汪汪看着小米。

  小米低头看了看谷子她们三个,抬起头转过脸看着窗户外面的那个羊圈的门儿,眼泪在她的眼里不停地打转儿。她硬着嗓子说:“大姐今儿出阁嫁人是咱们家的一件大喜事儿,都不能哭!”可是,她的这句话刚说完,自己的两行眼泪已经顺着眼角儿淌到脸上了。

  “大姐,今儿你就别出阁嫁人了!”玉米一下子哭着向小米喊。

  小米抬起一只手偷着把脸上的眼泪擦了擦,回过头来强装着向玉米笑着说:“傻玉米,这是大姐的喜事儿,哪能说不出阁就不出阁不嫁人就不嫁人了。”

  从卧牛岗子过来接小米的两个闺女这个时候走了进来,说时辰到了,该出门子了。

  小米松开谷子她们三个,两手抬起来抹了抹脸,回头把整个这间房子来回看了几遍,打自己记事儿起,这间房子自己已经住了十来年了,今儿这一出阁,以后就很少再有啥子机会在这间房子里住下了。她回着头抬起了步子。

  从卧牛岗子过来的那两个闺女中间的一个见小米有了动身的意思,就忙着走的了门口把手里的那把红伞撑开了。

  麦子一下子又从小米的身后拽住了小米,撕开了喉咙似的哭着喊了一声——“姐!”

  小米一下子定住了两脚,回身搂住了麦子,两行眼泪呼呼啦啦地淌到了麦子的头上。

  “小米,不是婶子向外撵你,时辰到了就走吧!”邻居家的婶子也抹起了眼泪向小米说,“时辰都是算命先生给掐准了的,别耽误了时辰!”

  小米擦了一下眼泪,疼着心松开了麦子,转身向门外走去。

  停在院子外面的那台脑门子上贴着一个大红喜字的手扶拖拉机这个时候已经给人摇得突突嗒嗒地响了,绑在手扶拖拉机后面的架子车上也给人垫上了一张新苇席,苇席上铺着一床新铺盖。相比着前些年牛拉大车接新媳妇来说,手扶拖拉机接新媳妇算是排场的了。

  两个从卧牛岗子过来接小米的闺女,一个在小米的头上撑着那把红伞,一个搀着小米的胳膊向院子外面的手扶拖拉机走过去。

  随着这两个闺女过来的一个毛头小子见小米上了手扶拖拉机后面的架子车,从口袋里掏出一嘟噜鞭炮点响了。

  手扶拖拉机在这一嘟噜的鞭炮响过之后,就噗噗突突地拉着小米走了。

  谷子、玉米和麦子她们三个见手扶拖拉机把小米姐拉走了,疯了一样跟着手扶拖拉机跑了一阵,但是,手扶拖拉机噗噗突突的声音还是遮住了她们三个声嘶力竭的呼喊,手扶拖拉机奔跑的速度还是让小米含着眼泪看着慢慢被甩在后面的谷子她们三个。

  小米就这样被那台噗噗突突的手扶拖拉机拉走了,顿时,似乎整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都觉得这个村子一下子变得空了。

  一直没有言语的小米的大舅这个时候也止不住仰起头来,把两眼克制住没能淌出来的泪水往脑壳廊子里控。

  “小米她大舅,”蚂蚱大爷这个时候两个眼圈子已经给他自己擦得像蜡碗子一样通红通红的了,他见小米的大舅心里也不是咋的舒坦,硬着嗓子喊了一声,说,“小米今儿出阁了。”

  小米的大舅没有低下头来,他很清楚自己两眼框子的眼泪还没有完全控到脑壳廊子里去,只能点着下巴回着蚂蚱大爷说:“是啊,小米今儿出阁嫁人了。”

  “待会儿送亲的你看着咋的安排呀?”蚂蚱大爷痛着心思向小米的大舅说。

  “昨个儿晚上不是都安排好了吗?”小米的大舅低下头来,两手交替着擦了擦两眼,心里沉沉的看着蚂蚱大爷说。

  “依着我说呀,这个亲还是有你来送最合适。”蚂蚱大爷早已琢磨出啥子道道儿似的向小米的大舅说,“按理儿说,这是小米她至亲的叔伯的事儿。可她没有至亲的叔伯,找个远门子叔去送亲,咋的也没有她跟你这个大舅吧。再说了,你去送亲,还能跟牛二筢子他们多交代着以后别让小米在那个家里受啥子委屈,小米这个远门子叔就不会想着跟牛二筢子他们安持这些。昨个一夜我都没睡,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事儿。咋的琢磨,我都觉得该你去送亲。”

  “昨个儿晚上都安排好的事儿了,再换人去就不合适了。”小米的大舅也觉得蚂蚱大爷的话有点儿理儿,他琢磨了一阵儿,向蚂蚱大爷说,“还是让小米那个叔去送亲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