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这闺女会不会生孩子?”(1/2)

加入书签

  这个时候的卧牛岗子,显得那个喜庆,离村子老远的地方,就能听见高音喇叭里传出来的唢呐吹奏的啥子《百鸟朝凤》、《抬花轿》,一曲儿接着一曲儿,响得整个天上都哇哩哇啦地亮堂。再往村子走近一些,那个喜庆就显得更热闹了,时不时响起的炮仗声和人们猜拳行令叫嚷声搀和在一起,满村子里横冲直撞。走进去这个卧牛岗子,孩子们捡了几块儿水果糖似的,咧着嘴巴屁颠屁颠儿的满村子乱冲乱跑,嘴里还高一声低一声地叫嚷着,不时地他们还会把刚才捡到的带着捻儿没能炸响的炮仗嘡啷一声放响了。孩子们这样的兴奋决不是因为这个村子今儿早上娶进来一个新媳妇,而是简单地因为他们最喜欢的炮仗,简单地因为他们最喜欢的热闹,甚至简单地因为他们能和大人们坐到一张桌子上吃一顿平时不容易吃到的东西。对于村子里的大人们来说,别人家的喜庆似乎跟自己没有多大的牵扯,但是,人情赶在面子上,凑个份子送张笑脸是多少年来的风俗了,也就依着这个风俗添个热闹。

  村子里的孩子们这样的兴奋,老少爷们儿们又都添上一张笑脸,牛二筢子脸上那个花儿开的,就跟新被单子上印着的大牡丹似的。

  “二筢子这下算是把心放肚里了。”有人向牛二筢子说着这样道贺的话。

  “那是,那是。”牛二筢子咧着嘴巴摸着头毛没几根的脑袋瓜子笑着回应说。

  “二筢子,望春这一成亲,你还添置了不少时兴的玩意儿,这高音喇叭给那个啥子录音机带得,没个累,没个歇。”旁边一个人手里端着酒盅子,抬眼一瞟拴在树上的两个大高音喇叭,脸上有点儿馋了似的笑着说,“赶明儿谁家要是有个喜事儿,就借着你们家的这套家伙什儿照死里放,要比请上两班子的喇叭手吹得还过瘾!”

  “可不是咋的,别说两个喇叭班子,十个八个也比不了它!以后谁家要是用得上的话,就拿去!”牛二筢子也随着这个家伙的两眼抬头看了一眼那两个喇叭筒子,低下头来笑着说,“只要有电吹着,你就听着它唱,听着它吹吧。”

  “亏着上个月扯上电了,要是没电呀,这个叫啥子录音机的东西还真只能当个摆设放在那儿瞅着。”说高音喇叭筒子比喇叭班子厉害的家伙把手里的酒盅子往嘴边儿一送,一仰脖儿,吱扭一声把酒盅子里的酒喝了下去,龇牙咧嘴了一阵儿,说,“这两天我也去买个这东西,年节间儿就让它不停地唱。”

  “手里宽敞就买一个吧。”牛二筢子又抬眼看了一眼树上的那两个高音喇叭筒子,回头笑着向这个家伙说,“也要不了几百块钱,买个这东西,想听个啥就听个啥。”

  “二筢子,这大儿媳妇今儿娶到家了,啥时候望夏成亲呀?”有人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样招呼着牛二筢子,喊着说,“到时候这两个高音喇叭筒子多放点儿梆子戏。”

  “过了年春二、三月的。”牛二筢子转头看着向他喊话的癞包爹,抬腿向癞包爹坐着吃饭喝酒的那张走过去,笑着向癞包爹说,“过了年儿就找个算命先生给望夏栽个日子,正月间儿有好日子就正月间儿给他娶亲,二月间儿有好日子就放在二月间儿。”

  “你这事儿也够连着的。”癞包爹听牛二筢子这么一说,很是觉得惊奇似的。

  牛二筢子又是一笑,说:“孩子都大了,早一天把他们的事儿办了就早一天省心。”

  “理儿是这个理儿。这一宗子事儿接着一宗子事儿的,换了别人家还真受不住这样的折腾。这哪一宗子事儿下来不得个万二八千的,发嫁闺女,再连着娶两个儿媳妇,房子还不算,这钱花的,那可有几个数了。”癞包爹咂磨了一下嘴,琢磨着说,“这些年你筢子似的搂法儿,怕是这几宗子事儿下来就差不多了。”

  牛二筢子很开心地笑着点了点头,说:“望秋的事儿还得几年,估摸着到时候还能给望秋忙出些眉眼来。”

  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酒桌子上和牛二筢子说着这些家庭大事儿的话,那些老娘们儿们守在一起,就着望春今儿成亲这事儿却有着别的说道儿。

  “新媳妇儿叫啥子来着?”几个还没有上桌儿吃饭上了点儿年纪的女人守着院子的一个角儿,一个老娘们儿眨巴了两下眼问。

  “好像叫黄小米。听说也是一个苦水里泡大的孩子。”一个老娘们儿把握不准地回着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