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不能糟蹋这闺女呀!”(1/2)

加入书签

  “我咋瞅着觉得像你嫂子她大舅呢?”牛二筢子伸着脖子皱着眉头向远处的路上的那个人瞅了又瞅,嘴里止不住地向望秋说。

  听爹这么一说,望秋不由得一怔,瞪着两眼又仔细地看了一阵,说:“我瞅着觉得也有点儿像,咋的会呢!咋的他这个时候也不会来咱们这儿呀!”

  “越瞅越觉得像呢!”牛二筢子回头看了一眼望秋,说,“你看那个头,那做派!跟你嫂子大舅虽说就见上那一次,可他的做派记得很深。”

  “咱得过去瞅瞅是不是他!”望秋回头看着爹说,“不管是不是他,咱都得过。”

  那个人瞅着村口出来了两个人,也向着村口看了一阵儿。

  “望秋,你看他,是不是也在往这边看呀!”牛二筢子见那个人好像也在瞅着他们看,急忙喊着望秋,让望秋给再仔细着看看。

  “爹,他是在往咱们这边瞅呢。”望秋看了一下,回头向爹说,“估摸着还真会是他呢。”

  “咱们赶紧上前看看去。”牛二筢子忙催着望秋,脚下也抬起了步子。

  牛二筢子和望秋瞅得没错,远远里村子站着的就是小米的大舅。本来他想直接进村子去找牛二筢子和望春的,可是,进了村子的路口,他又停下了步子,思忖着这样直接奔着牛二筢子家不大合适,外甥女儿前脚刚嫁进来,自己后脚就跟着来说事儿了,这样就会招人笑话。于是,他就喊着村里吵闹着的孩子,让孩子们给牛二筢子传话,自己就退出了村子。

  牛二筢子和望秋两个人紧赶着步子迎着小米的大舅走了过去。走得近了,果真是小米的大舅!牛二筢子紧赶上几步,一把拉着小米大舅的手,很是热情地扯拽着就让小米的大舅回家里坐着吃上一顿热饭。

  小米的大舅笑着向牛二筢子摇了摇头,很难为情地说:“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说着,他看了看望秋,眉头一皱,问,“望春怎么没过来?”

  “我哥他……”望秋脸一沉,说。

  “望春这不是给牛大锤的儿子牛笔喊去了,不得空儿过来。”牛二筢子慌忙截住了望秋的话,信口扯个谎儿说,“牛笔不是咱驴堆儿集乡镇副镇长嘛,两个人打自小就玩得要好。望春平时也不在家,两个人很少见面。今儿赶在这个大喜的日子,两个人碰到一块儿去了,牛笔就扯着望春出去了,说是坐一块儿好好说说话儿。”

  小米的大舅还是听出来了牛二筢子在说谎儿,就算是两个人再要好,再没有见过面,赶在这个日子,咋的牛笔也不会把望春给拽出去。他不由得心里一沉,看样子来说,望秋没能说出来的下半句话倒是望春没能过来的真实原因。他脸上很不自然地一笑,说:“本来呀,今儿我不该赶过来。说句心窝子里的话,你也别生气,我对小米不放心,毕竟她还是没有成人的孩子。今儿我赶过来,就是想当着你的面儿和望春说几句话。既然望春躲着不肯见我,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倒是把该说的话跟你说了,回去见着望春,你把我的话传给他。当初定这门亲事儿的时候你说过的一些话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在心里,你说小米这闺女年龄小,嫁过来你们先把她当成自家的亲闺女养着,等她有了大人的模样,你们再安排着给他们两个圆房。今儿我过来,就是要提醒着望春现在别动小米。说个打嘴的话,望春这个时候要是动了小米,那可是在糟蹋这闺女呀!”

  牛二筢子向小米的大舅不停地点着头,嘴里随和着说:“记得记得!你就只管放心了,现在咋的我们也不答应望春跟小米同床儿。”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米的大舅向牛二筢子点了点头,说,“咱们说话可得算话!”

  “你就只管放心了!”牛二筢子很板正地向小米的大舅打着保票。

  “那我就没啥事儿了,你们爷儿俩该回去忙就回去忙,家里一大摊子的客人呢。”小米的大舅稍稍放了点儿心,向牛二筢子说,“我这也得急赶着回去,豆子他们那儿还有些事儿。”说着,他就抬起步子要往回走。

  牛二筢子死死地拽住小米的大舅,说这都到家门口儿了,咋的也得回去吃口饭喝口水。

  “别拉了,只要你们爷们儿记住你们以前说过的话,要比留住我吃这顿饭还要让我心里觉得踏实舒坦。”小米的大舅向牛二筢子说,“今儿早上这顿饭,你就说颇大天,就是你们爷儿俩都上来拽,我也不会跟你们回去吃的。”

  牛二筢子见实在留不住小米的大舅,也就只好松开了拉住小米大舅的手。

  小米的大舅往回走了,但心里还是觉不出实落来。望春已经是眼看着就要三十岁的人了,牛二筢子咋的心里都会想着早一天能抱上孙子,让望春这个时候不动小米,那只可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事儿。虽说牛二筢子那些话说得落到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