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这场喜事儿让牛二筢子心堵(1/2)

加入书签

  牛二筢子听见望春娘的招呼,忙回过头来,看着望春娘说:“没琢磨啥子。”

  “这个时候你去送亲的那一桌瞅瞅吧,招呼着那些陪送亲的人要把送亲的给陪好了,别让人家过后说咱们家的长短。”望春娘看着牛二筢子说。

  牛二筢子听女人这么一说,倒觉得是该去送亲的那一桌上看看了,打一大早到这个时候,这个院子里一直也没咋的消停过,老拐女人跟癞包爹,接着又是大棒子和二猛子,这又是牛老歪,这一波儿接着一波儿,一直也没得闲去送亲的那桌上看看。他向大灶上安持了一声不能节省着用菜,要让老少爷们儿们吃到嘴里东西,然后就出了院子西东院儿里去了。

  望春娘见牛二筢子去了西院儿,放心似的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挨着牛二筢子家这个院子西面的一层院里,两路排开六张大方桌,黄庄子过来的二十几口人相挨着坐了三桌,其它三桌坐的是牛二筢子他们家的亲戚。堂屋当门儿还摆着一桌,迎门而坐的是黄庄子小米那个远门子叔,桌子左右和靠门的这边坐着牛二筢子安排的能吃能喝又能说的人物,相陪着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喝这顿酒吃这顿饭。

  牛二筢子先是在院子里围着六张桌子转了一圈儿,挨着桌子劝说几句多喝多吃的话,然后就奔着堂屋过来了。

  这张桌子上的人见牛二筢子过来了,纷纷起身跟牛二筢子说着些客套的话。

  小米的远门子叔也从板凳上站起身,向牛二筢子一笑,说:“孩子的事儿你多操心了!”

  “该的!”牛二筢子向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笑着说,“你坐吧,以后都是亲戚了,不用这么客气着。”

  小米这个远门子叔并没有马上就坐下去,而是站在那儿一直向牛二筢子笑着,说:“这没有啥子客气的,都是自家人了,也用不着客气。自家人要是一客气,就显得别扭了。”

  牛二筢子给小米这个远门子叔的这几句话说得抬手挠了挠没有几根毛的头皮,向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点着头说:“是,是,是。”

  “刚才我还在跟这几个老少爷们儿们说,待会儿找你说几句话。这个时候你过来了,也就在这个场儿跟你说吧。小米这闺女年龄小,有时候也不知道桌高凳低的,嫁过来了,以后你们也要多担待点儿。话又说回来了,也不能因为她年龄小就宠着她,该说叨的地方,你们还是要说叨。”小米这个远门子叔按着人们常有的套路说着这些话,“以后她就是你们老牛家的人了,三乡五邻的,十里八村的,谁都知道你们老牛家的名声,我们黄庄子把这闺女交给你们老牛家,都很放心。”

  牛二筢子看着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点着头说;“小米的好名声我们这边也早有听说,能娶她做我们家的儿媳妇,是望春那孩子的福气,也是我们老牛家的福气。”

  桌子四周围陪着小米这个远门子叔的老少爷们儿们见小米这个远门子叔没有坐下,也都杵在那儿听着他和牛二筢子说话。小米这个远门子叔似乎觉出了这样让这些老少爷们儿们陪自己站着不大合适了,忙招呼着要老少爷们儿们都坐。

  “都坐下吧。”牛二筢子随着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让着要老少爷们儿们都坐了下来,然后从桌子上端起一杯酒,向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说:“咱们现在也算是亲家公了,平时我也不喝酒,今儿我就破个例,敬上亲家公一杯酒。这杯酒呢,一来感谢你们黄庄子给我们老牛家养了这么一个有着好名声的儿媳妇,二来也感谢你这个亲家公把我们老牛家的这个儿媳妇给送来了。”说着,他把手中的酒盅子向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一亮,一仰脖子,吱溜一声就把酒盅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净,然后龇牙咧嘴地把喝空了的酒盅子向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又亮了亮,“我这就先干为敬了。”

  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也端起了一盅子酒,又从板凳上站起身,向牛二筢子说:“平时我不喝酒,也不会喝酒。今儿是咱们两边的大喜日子,也破个例喝上这一盅子。这盅子酒,我也不知道有些啥子说道儿,就是有啥子说道儿,都在这酒里了吧。”说着,他仿着牛二筢子的样子把酒盅子向牛二筢子亮了亮,然后一仰脖子。他这一仰脖子,可没有牛二筢子把酒喝得那么利亮。他仰着脖子,两眼挤成了疙瘩,嘴巴撮得像鸡屁股眼儿似的,一盅子酒吸了老半天,才算勉强喝了干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