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你放狗屁!”xshuotxt(1/2)

加入书签

  牛望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爹和望春在想些什么了,在东西两个院子里不停地忙来忙去。

  东西两院子里的客人倒没有注意到牛二筢子和牛望春的心思,只瞅见面前满桌子的大鱼大肉,只瞅见桌子上的酒壶和酒盅子。

  牛二筢子见有了望春来回在两个院子里忙活,心里多少要比刚才轻快了些。虽说他心里还在迷糊着望夏对望春的那个白眼儿,但是,这个时候人来客去的应酬他省事儿多了。

  客人们一轮儿吃过又换上了一轮儿,眼看着就要晌午顶儿上了,四轮儿宴席才算散了。俗话说——客去主家安。客人稀稀落落地去了,整个院子里也渐渐地显得宽敞了,但是,一股子说不明白的空落落的滋味儿让牛二筢子看着冷清不少的院子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人哪,说不明白是咋的一回事儿,有一院子的亲戚邻居在,不光是这个院子里显得热闹喜庆,整个心里也觉得热闹,觉得踏实。这亲戚邻居慢慢地去了,咋的就会觉出空落来?

  “都弄点儿吃的吧,打一大早到这个时候,都忙了半天了,还都没吃上一口呢。”牛二筢子的女人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来回瞅着院子里自家的几口人和帮忙的几个邻居说,“想着说也都该饿得不轻了。”

  “半晌的时候觉得饿,这个时候倒不觉得了。”西院过来帮着烧火的望春二婶子笑了一下说,“可能是给饿大劲儿了。”

  “爹,娘,我先吃点儿垫垫,得紧赶着给望秋送点儿饭去。”望夏把收回来的空盘子往那个洗碗的大斗盆里一放,抬头看了看爹和娘,说,“望秋打一大早也没吃东西呢,这个时候他也该饿得够呛了。两边院子里的桌子板凳啥的先别动,等我回来再收拾着给人家送去。”

  牛二筢子听了望夏的话,抬头看了看望夏,又转头看了看望春,难怪老古语话说——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呢。这望春、望夏和望秋他们哥儿仨,都是自己的种,都是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他们哥儿仨还真不一样。他向望夏点了点头,示意望夏赶紧吃点儿垫吧垫吧。

  望夏见爹允了,从灶房里抓出两个馍馍来,三口两口就咽下去了一个。可能是他吃得太急了,噎得他脖子抻着,喉咙管子里压着气儿四处找水喝。

  “看,把孩子噎着了吧。”望春娘见望夏给噎着了,回头看了一眼牛二筢子,抱怨似的说,“孩子一大早到现在没吃上一口,你还催着要他赶紧吃点儿垫吧垫吧。他得了你这话,还恨不得把头拔下来往喉咙管子里塞东西?他是啥样的一个性子你还不知道?”

  牛二筢子转头瞅了一眼望春娘,刚要开口向望春娘说啥子,几个陪着小米那个远门子叔吃饭的老少爷们儿们这个时候陪着小米那个远门子叔进了院子。牛二筢子一见送亲的过来了,马上喜笑着迎了上去,寒暄着吃饱喝好的话。

  “这不是她叔说了,客人都去了,他过来跟侄女儿说句话。”一个陪着小米这个远门子叔过来的人向牛二筢子笑着说,“今儿你们让俺们几个陪着她叔吃饭,也不知道是不是陪得好了,让他喝酒,他也不喝酒,让他吃饭吧,也不知道他是作假儿了还是咋的,吃得也不多。”

  “今儿他作假儿就饿他了。”牛二筢子笑着向小买卖的这个远门子叔说,“到自己家里再作假儿,那就有点儿外道了。”

  “哪儿能作假儿!”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回着牛二筢子和几个陪着他的人,笑着说,“今儿来到咱们自己家了,咋的也不能外道!今儿我把侄女儿送给你们老牛家了,我这过来再安持她几句,以后在你们老牛家要好好过日子。”

  “进去吧。”牛二筢子笑着说,“你们爷儿俩说说话儿。”

  小米的这个远门子叔向牛二筢子点了一下头,回头看了看陪着他过来的几个人一笑,抬腿就进了堂屋。

  堂屋里还有几个在和小米闹哄的老小见小米这个远门子叔进了屋子,都很规矩似的躲了出去。

  小米一眼瞅到她这个远门子叔,眼眶子一下子就热了,这是黄庄子里的老少爷们儿呀,耳朵根子蹭耳朵根子十多年了。自己这样嫁过来,以后再也不能跟黄庄子的那些老少爷们儿们整日价地守着那个村子,相帮相衬着奔日月了,再也不能整日价看着那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撵鸡唤狗追着日头东升西落了,再也不能震天价跟着那个村子里的那些老少爷们儿们一年四季迎春送冬耕种收藏了。她从床沿儿上站起身,紧瞅着这个远门子叔。虽说平日里她没咋的觉得跟这个远门子叔

章节目录